夜色中行走的人们

乔安妮

作为一个理科生,我对历史的了解相当有限,对于国外的历史更是所知甚少。如果谈起文艺复兴,我能想到的大概就只有那个时期的某些非常著名的文人以及他们的一些作品。所以当我翻开这本书,看到那个时期的基督信徒们以耶稣的名义相互残杀、以惨绝人寰的激烈方式“捍卫“他们所谓的信仰时,我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以至于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每过几分钟就会在心里发出“啊?”、“呀!”“天啊~”、“我去!!”之类的声音。历史是一种进程,当今世界的样貌是历史不断演化的结果。我自然明白过去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必不可同日而语,可是就像看着眼前站着的温文尔雅、举止得体的中年男子,你无法想象他儿时顽劣、冲动的样子一样,我实在是很难想象那个时期的人们的愚昧与残暴。不过,当我静下心来以更深入的视角去探索中世纪的世界后,我仿佛又能理解那时候的人们的种种行为了。

在那个没有手表、没有汽车、更没有通讯工具的时代,人们对于自己所处世界的认知非常的有限,有限到他们以为他们目光所及之处便是世界的尽头。对于宇宙、对于星空、对于那些能够轻易夺去他们性命的病毒他们几乎一无所知。那时的人们就像在夜色中行走的路人,因为无法看清周围而心生恐惧。人们...

显示全文

作为一个理科生,我对历史的了解相当有限,对于国外的历史更是所知甚少。如果谈起文艺复兴,我能想到的大概就只有那个时期的某些非常著名的文人以及他们的一些作品。所以当我翻开这本书,看到那个时期的基督信徒们以耶稣的名义相互残杀、以惨绝人寰的激烈方式“捍卫“他们所谓的信仰时,我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以至于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每过几分钟就会在心里发出“啊?”、“呀!”“天啊~”、“我去!!”之类的声音。历史是一种进程,当今世界的样貌是历史不断演化的结果。我自然明白过去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必不可同日而语,可是就像看着眼前站着的温文尔雅、举止得体的中年男子,你无法想象他儿时顽劣、冲动的样子一样,我实在是很难想象那个时期的人们的愚昧与残暴。不过,当我静下心来以更深入的视角去探索中世纪的世界后,我仿佛又能理解那时候的人们的种种行为了。

在那个没有手表、没有汽车、更没有通讯工具的时代,人们对于自己所处世界的认知非常的有限,有限到他们以为他们目光所及之处便是世界的尽头。对于宇宙、对于星空、对于那些能够轻易夺去他们性命的病毒他们几乎一无所知。那时的人们就像在夜色中行走的路人,因为无法看清周围而心生恐惧。人们时刻担心自己会遭受各种灾难,迫切地需要某种力量来安抚自己内心的恐惧。而这时来自异教的仪式、神话、传说和奇迹正好满足了人们这方面的需求。于是人们开始崇拜上帝、信仰耶稣、紧紧地追随着耶稣在人间的代言人---教皇。

拥有信仰本不算一件坏事,只是作为当时独裁者的教皇,在尝试到权利的味道后逐渐将画风带偏了。在最初的时候,他们的职责是向世人宣扬上帝的博爱,可是后来,为了追求个人利益,他们开始将神圣的宗教用于敲诈和勒索。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错误的准则也日渐渗透到教会。“最初的牧师们远离世俗和诱惑,现在他们远离高尚。以前他们认为苦行修炼是神圣的,甚至放弃婚姻和同居。现在昔日坚守独身主义的牧师们很多都已经开始金屋藏娇,而修道院也成了杂乱之地。”教皇更是纵情性欲、生活放荡。而且他们无所顾及,面对冒犯或者反对他们的人,他们在教堂就能对其痛下杀手。

当亵渎取代了虔诚,当丑闻代替了崇拜,当永恒的恩惠也变成了对权利的追求时,信仰便不再拥有它最初的神秘力量了。而且随着一些勇敢的冒险家们航海归来,人们发现世界还存在着其它地方,那里的人们并不信仰上帝,却也不曾因此遭受恶魔的袭击。

当你对一件事物产生了怀疑的念头后,你很快就会找到更多支持这个念头的证据。比如马丁.路德就在《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中写道:“为什么教皇没有出于圣爱,或者是考虑到炼狱里的人所受的痛苦,而清空炼狱,只要他愿意用修教堂的钱去赎回炼狱的人。”如果教皇真的是耶稣在人间的代言人,如果耶稣真的是上帝之子,如果上帝真的是博爱的,他怎么能在自己有能力让自己的子民免于痛苦的情况下还让他们遭受无尽的痛苦。

在一次又一次的反思、一场又一场的辩论过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动摇。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率先抛弃了对永生的信仰,他们宣称要享受现世的幸福,因为它们相信人类将会学会理解并掌控自然的力量,领悟世界的本质,甚至决定自己的命运。

黑夜的布幔就此慢慢被拉开,天边逐渐露出黎明的曙光,虽然时间还早,前方依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艰难的路要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黎明破晓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黎明破晓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