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Ⅱ 三体Ⅱ 9.3分

中国科幻作家简评之二刘慈欣

孙正达
陈柏龄/文



简单评价一下刘慈欣,本篇先扬后抑。估计有些读者会不高兴。先打个招呼。



在刘慈欣的各种简介和书籍的腰封上基本都写着刘慈欣善于“将极端的空灵和厚重的现实结合起来”,这的确是对于其最为确切的评价。

第一次看大刘的小说是在2002年第一期的《科幻世界》上,那几年科幻世界每个月都会给中国的科幻作者搞一个作者专辑,那一期做的是大刘的,因此一口气登载了大刘的3篇文章,我记得很清楚,是《朝闻道》,《梦之海》还有《中国太阳》。那时的我才小学六年级,之前从未看过类似的小说,因此给很深的震撼了,从03年开始,自己开始买《科幻世界》,如果有大刘的文章,便会兴奋很久,以自己最慢的速度看完,怕囫囵吞枣破坏了阅读体验。我一直认为,刘慈欣的短篇科幻越到后期写的越好,像是05年的《赡养上帝》《赡养人类》06年的《山》文笔就优于之前的《地球大炮》《流浪地球》,没有那种文风粗糙的感觉。不过后来大刘不写短篇了,06年《三体》开始在《科幻世界》上连载,不过因为是连载,所以阅读起来没有一气呵成的快感,因此《三体》给我的阅读体验远不如《球状闪电》。

说到《三体》,又是群众喜闻乐见的话题。三...
显示全文
陈柏龄/文



简单评价一下刘慈欣,本篇先扬后抑。估计有些读者会不高兴。先打个招呼。



在刘慈欣的各种简介和书籍的腰封上基本都写着刘慈欣善于“将极端的空灵和厚重的现实结合起来”,这的确是对于其最为确切的评价。

第一次看大刘的小说是在2002年第一期的《科幻世界》上,那几年科幻世界每个月都会给中国的科幻作者搞一个作者专辑,那一期做的是大刘的,因此一口气登载了大刘的3篇文章,我记得很清楚,是《朝闻道》,《梦之海》还有《中国太阳》。那时的我才小学六年级,之前从未看过类似的小说,因此给很深的震撼了,从03年开始,自己开始买《科幻世界》,如果有大刘的文章,便会兴奋很久,以自己最慢的速度看完,怕囫囵吞枣破坏了阅读体验。我一直认为,刘慈欣的短篇科幻越到后期写的越好,像是05年的《赡养上帝》《赡养人类》06年的《山》文笔就优于之前的《地球大炮》《流浪地球》,没有那种文风粗糙的感觉。不过后来大刘不写短篇了,06年《三体》开始在《科幻世界》上连载,不过因为是连载,所以阅读起来没有一气呵成的快感,因此《三体》给我的阅读体验远不如《球状闪电》。

说到《三体》,又是群众喜闻乐见的话题。三体三部曲文学性和故事完整度是2>1>3,创意是3>1>2。就阅读体验而言,我最喜欢的还是第二部《黑暗森林》了,故事很完整,情节也很紧凑,点子和想法也多,像万花筒,所以我觉得最好看。相比之下,第一部更像是悬疑小说,全书靠着一个悬念推动,第三部随处散落的点子和赶工使得故事过于零碎了。





好吧,结束了这些絮絮叨叨没有营养的废话,什么九届银河奖得主,银河奖八连冠,中国科幻第一人之类的,就不说了,还是来简单评价下刘慈欣吧。

首先,其小说的主体或者说背景故事,往往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一闪而过的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仔细地回顾一下,《地球大炮》的不就是挖一条贯穿地球的隧道么?《微纪元》不就是把人类缩小么?《流浪地球》不就是骑着个地球在宇宙逛荡么?《超新星纪元》写的不就是小孩子统治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么?这些想法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基本上人人或多或少都会想想,但不会去深入的思考探究。但是大刘就把这些东西写入到了自己的小说中,并且着重于去书写落实这些“幻想”(当然,在小说中这些都成了现实)会遇到哪些现实问题。比如《地球大炮》中的隔热材料,施工时的灾难,《流浪地球》中地球环境的变化,《微纪元》中“大人”和“小人”的战争,《超新星纪元》中小孩子们对待世界的态度等等。所谓“将极端的空灵和厚重的现实结合起来”,也在于此。除了想法,还有创意。刘慈欣喜欢把一些奇思妙想肆意挥洒,在《三体》系列中就可窥一斑,比如3个面壁者对抗三体人的三个计划,随便拎出一个,恐怕都可以写成一本不薄的长篇科幻出来。

此外,刘慈欣的各类小说中都可以很明确地归纳出一个主题或者一个哲学命题,最典型的就是《朝闻道》:宇宙的意义是什么?或者《超新星纪元》:一个只剩下孩子的世界真的比大人的世界更和谐吗?《三体》:遇到外星人的信息我们该咋办?我们应该主动和外星人联系吗?费米悖论的真相是啥?这使得其小说很容易就被读者和评论家抬到哲学的高度进行讨论,也很容易让媒体宣传。

当然,与强大的创意和哲学性相对的,便是人物塑造薄弱这一突出问题。大刘的作品中或许有出彩的人物,但从未有过丰满、立体的人物。像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史、章北海、林云其在书中的表现,更近似于福斯特所谓的“扁平人物”,“真正的扁平人物可以用一个句子描述殆尽”,章政委无非是隐忍和智慧,林云是执着于理想的军人还带着些疯狂,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描述。即使是像罗辑这样有着多种性格的人物,不过是因为有“年轻罗辑”和“老罗辑”两个人,分开来看,也无立体感可言。

在思想和价值观方面,刘慈欣小说中显露出来其对于对于群体大众和战时的民主决策是比较不信任的。像是《三体》系列中群体对程心态度的反复,《流浪地球》中放逐科学家的情节,《三体》中审判“青铜时代”的情节都在暗示这一点。一本《三体3》,分明在以小说的形式为勒庞的《乌合之众》和莫斯科维奇《群氓的时代》作注。

还有便是刘慈欣小说中表现出的极端理性主义,说好听点便为理性主义,不好听的其实是机械主义,其小说提倡的是“因为个体是从种族中来的,所以一个个体需要为了种族发展、生存无条件地以任何形式奉献自己,即便是生命”这样的论调,刘慈欣从不愿意多费笔墨去写那些感性的个体,即使有描写,也是略带嘲讽地一笔带过。所以在刘慈欣的作品中,很难看见感性的东西和一些作家所提倡的“人文关怀”的东西,那些都被冷冰冰的机器、被理性、被信仰、被奋斗、被种族的发展和生存所取代。特别有意思的是,刘慈欣小说中的主角常常感觉是因为自己的信仰而与世界上的其他人类分割开了,在作家笔下显得特别落寞,但是读者最后会发现,这种落寞不是孤独,这种落寞包涵的往往是类似于疯狂的东西,像是云天明、林云、《地球大炮》的父子等等都是如此。

写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刘慈欣特别热爱描写那种大机器工业时代的分工合作,流水作业的美,因此许多读者一提到大刘就想到宏大叙事,就想到宇宙的终极关怀,却忽略了其对于个体、对于感性、对于社会的机械化想象。刘慈欣骨子里是比较传统的一个作家,他不懂也不喜欢现代和后现代的那一套东西,在博客和访谈中也对现代和后现代文学多有调侃(比如自己弄了个写诗软件之类),像是美国科幻黄金时代的那一批人,吴岩称之为“大男孩作家”,但克拉克、阿西莫夫笔下多少还有点人文的关怀,感性的色彩,大刘笔下,则是一片冰冷的理性了。

《三体》虽然是目前国内科幻的顶峰,但是刘慈欣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在媒体和科幻迷都因为一本《三体》乐观估计中国科幻就此兴起的时候,刘慈欣还在说,中国科幻的销量还不够,中国科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我想,就算大刘自己,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才50岁,还有至少15年的创作生涯,许多东西还不能就此盖棺定论呢。



预告,下一篇写的是《中国科幻作家简评之三:韩松》。

相关链接:

中国科幻作家简评之一:王晋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体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体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