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5分

林黛玉为何目无尊长

孙正达
有红学家认为,曹雪芹对林黛玉这个人物的思想性格并不满意,且有过委婉的批评。举例说,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行酒令时,黛玉抽到的是 “莫怨东风当自嗟”的签。红学家认为,这是曹公借机批评林黛玉,不该对贾府里的长辈心怀怨恨。他认为,签中诗句里的“东风”指贾府包括贾母、王夫人等人在 内的的长辈。为了表达其对另一位女主角的赞赏之情,搬来薛宝钗作比较,说薛宝钗不但不怨恨东风,而且懂得利用东风,“好风频借力”送其上青云。这个观点, 当然并非创见,脂砚斋已经说过:“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曹雪芹对林黛玉这个人物的思想性格是否满意,或者说曹雪芹心目中的黛玉是否有缺点,本文无意讨论,本文要讨论的是:“怨东风”是否林黛玉怨恨长辈的意思。


       “东风”一语,有喻指家庭势力乃至家长权威的用法。例如宋代诗人陆游《钗头凤》词中“东风恶,欢情薄”。其中东风,指干涉陆游和表妹唐婉婚姻的母亲。 《红楼梦》续作中,林黛玉本人也曾用“东风”指家庭某方势力。第八十二回,宝玉上学去了,怡红院中一时清净闲暇,想起晴雯的死,袭人兔死...
显示全文
有红学家认为,曹雪芹对林黛玉这个人物的思想性格并不满意,且有过委婉的批评。举例说,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行酒令时,黛玉抽到的是 “莫怨东风当自嗟”的签。红学家认为,这是曹公借机批评林黛玉,不该对贾府里的长辈心怀怨恨。他认为,签中诗句里的“东风”指贾府包括贾母、王夫人等人在 内的的长辈。为了表达其对另一位女主角的赞赏之情,搬来薛宝钗作比较,说薛宝钗不但不怨恨东风,而且懂得利用东风,“好风频借力”送其上青云。这个观点, 当然并非创见,脂砚斋已经说过:“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曹雪芹对林黛玉这个人物的思想性格是否满意,或者说曹雪芹心目中的黛玉是否有缺点,本文无意讨论,本文要讨论的是:“怨东风”是否林黛玉怨恨长辈的意思。


       “东风”一语,有喻指家庭势力乃至家长权威的用法。例如宋代诗人陆游《钗头凤》词中“东风恶,欢情薄”。其中东风,指干涉陆游和表妹唐婉婚姻的母亲。 《红楼梦》续作中,林黛玉本人也曾用“东风”指家庭某方势力。第八十二回,宝玉上学去了,怡红院中一时清净闲暇,想起晴雯的死,袭人兔死狐悲,联想到自己 日后是宝玉的偏房,担心有可能成为宝玉正室的林黛玉是个厉害的角色,自己便会是尤二姐、香菱的后身。于是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去潇湘馆探探黛玉的口气。见到 黛玉,袭人借着香菱、尤二姐的话题,试探黛玉道:“……想来都是一个人,不过名分里头差些,何苦这样毒,外面名声也不好听。”“黛玉从不闻袭人背地里说 人,今听此话有因,便说道:‘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便是西风压了东风。’”这里的东风、西风,实际上喻指妻妾,即大老婆和小老婆。


       但是,“莫怨东风当自嗟”中的“东风”,从《红楼梦》情节、相关诗词、林黛玉性格等方面看,都很难解读为贾府长辈。


       从《红楼梦》的情节看,林黛玉跟贾宝玉的爱情悲剧,显然尚未进入家庭斗争阶段。许多红学家认为,在曹雪芹原作中,林黛玉的死,跟贾府对贾宝玉的婚事安排 没有关系。这不同于百二十回本,黛玉的死跟贾府使用偷梁换柱“掉包计”安排贾宝玉跟薛宝钗结婚有直接关系,“当时黛玉气绝,正是宝玉娶宝钗的这个时辰” (第九十八回)。可见,林黛玉还没有“怨东风”的现实基础。实际上,续作中的第八十二回,袭人还有这样的感觉:“素来看着贾母王夫人光景及凤姐儿往往露出 话来,自然是黛玉无疑了。”即使后四十回是由曹氏原作编辑而成的,林黛玉的死跟王熙凤的偷梁换柱掉包计有关,从毒计出台到实施,时间也非常短促,林黛玉也 没有多少怨恨贾府长辈的时间。这样一来,只能解释成曹公批评林黛玉不该于临终时分怨恨贾府长辈(黛玉对紫娟说的临终遗言里有“我这里并没有亲人”的话)。 曹雪芹岂是如此不通情理、缺乏同情心之人!


      要想正确解读“莫怨东风当自嗟”,不能不联系词句的出处——欧阳修诗《明妃曲·再和王介甫》,诗云:“汉宫有佳人,天子初未识;一朝随汉使,远嫁单于国。 绝色天下无,一失难再得。虽能杀画工,于事竟何益!耳目所及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汉计诚已拙,女色难自夸。明妃去时泪,洒向枝上花;狂风日暮起,漂泊 落谁家?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东风当自嗟。”这诗是就汉朝出塞和亲的王昭君故事,发表红颜自古薄命的感慨。诗中的东风,似乎不妨解读为跟王昭君失之交臂的 汉元帝。但是,诗中的东风是顺着“枝上花”、“漂泊”而来的,因此,可以按照字面直接解读,来自东方的风,风吹花落。

 

      第六十五回,“幽淑女悲题五美吟”,林黛玉做了五首题咏古代美人的七绝,有西施、虞姬、王昭君、绿珠、红拂,其中咏王昭君一首是:“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 薄命古今同。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批评锋芒,当然是指向君王的,但这也并非黛玉一家之言,历代诗人尤其是怀才不遇的诗人,持此论点者不在少 数。


      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题柳絮词”,史湘云的柳絮词《如梦令》,引发了林黛玉、薛宝钗等人的柳絮词。林黛玉的柳絮词《唐多令》是这样写 的:“粉坠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对成毬。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拾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 去,忍淹留!”这里的东风,也没有指家族长辈的意思。就是薛宝钗的《临江仙》,“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也只是泛泛而论,难以坐实了说是贾府长辈。

 

      众所周知,《红楼梦》中的诗词,都是作者替人物量身定制的,必须符合他们的身世性情。林黛玉诗词敏感多愁绪,“东风”之类词语自然会偏多悲愁色彩。林黛玉 的才情在大观园诸女子中无疑是最出类拔萃的,空灵新颖哀伤乃是其显著的艺术特点。如果处处将其坐实,东风非要说成指长辈,就跟林黛玉的艺术风格特点相扞格 了,很煞风景。


      蔡义江先生指出,根据续书所写,黛玉根本不当“自嗟”,而只应“怨东风”才是。诚哉斯言!也就是说,“莫怨东风当自嗟”,其实是反语,真正意思是“当怨东风莫自嗟”。不光是根据续书所写,就是仅仅根据确定为曹雪芹原作的前八十回,黛玉也可以这样。

 

      事实上,“怨东风”的,并非林黛玉,而是作者曹雪芹先生。

 

     曹雪芹用含蓄、伏线千里的艺术手法告诉我们:贾府里的确存在着林黛玉命运的克星,那便是贾府的实权人物王夫人!


      这得从林黛玉离开家乡苏州投奔贾府时是怎样一个人讲起。

 

      《红楼梦》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非常细致地描写了林黛玉初进贾府时的种种情形,尤其是黛玉待人接物的言行举止。请看:

 

—— “那女学生黛玉身体方愈,原不忍弃父而往(指入京依靠外祖母);无奈他外祖母执意要他去,且兼如海说:‘汝父年将半百,再无续室之意。且汝多病,年又极 小,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兄弟扶持,今依傍外祖母及舅氏姊妹去,正好减我内顾之忧,何反云不往!’黛玉听了,方洒泪拜别……”

 

——“这黛玉常听见母亲说过,他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因此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生恐被人耻笑了去。”


——“不一时,只见三个奶嬷嬷并五六个丫鬟,簇拥着三个姊妹来了。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第三个身材未足,形容尚小。”

 

——“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因问常服何药,如何不急为治疗。黛玉笑道:‘我自来是如此,从不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未断……’”。

 

——“黛玉虽不认识他,也曾听母亲说过,大舅贾赦之子贾琏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内侄女,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学名王熙凤。黛玉忙陪笑见礼,以嫂呼之。”


——“黛玉忙站起来,一一听了。再坐片刻,便告辞。邢夫人苦留吃过晚饭去。黛玉笑回道:‘舅母爱惜赐饭,原不应辞;只是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恐领了赐去不恭,异日再领未为不可,望舅母容谅。’”

 

“老嬷嬷们让黛玉炕上坐,炕沿上却也有两个锦褥对设。黛玉度其位次,便不上炕,只向东边椅上坐了。本房内丫鬟忙捧上茶来。黛玉一面吃茶,一面打量这些丫鬟们,装饰衣裙,举止行动,果亦与别家不同。”

 

——“(王夫人)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黛玉料定这是贾政之位,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弹墨椅袱,黛玉便向椅子上坐了。王夫人再四携他上炕坐,他方挨王夫人坐了。”


 

     显然,这是一个冰雪聪明、言行举止无不得体、有着良好家教、豁达乐观(多个“笑道”可证)的孩子,除了身体不太好之外,没有任何缺点。加上丧母的不幸遭遇,理应受到贾府中所有长辈的欢迎,得到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才是。


      但事实上,贾母、邢夫人、王熙凤、贾宝玉等人和一众丫鬟嬷嬷,固然对林黛玉的到来表示了欢迎和热情,做出了关心和爱护的表示。但是,林黛玉一定也能感受到 若干长辈的冷淡。大舅父贾赦托病不见,二舅父因斋戒没见着。如果说,封建时代,男性家长欠缺温情是普遍现象,那么,身为女性又是前任当家的二舅母王夫人的 态度,则有些不合情理了。


       见过贾母,依礼,黛玉须去拜见大舅父、二舅父。因为两位舅父都避而不见,由他们的夫人即两位舅母负责接待。大舅母邢夫人又是携了黛玉的手同坐一辆车,又 是搀着黛玉的手走进院子,最后又苦留黛玉吃晚饭。见过大舅母,黛玉来到二舅母这边,情况大为不同:迎接黛玉的,首先是陈设繁缛的房间,黛玉被丫鬟们安排边 吃茶边等待。但是,被告知在另一处房间(东廊三间小正房)会见。到了那里,王夫人已经坐在那里等她。王夫人自己坐在西边下首,却将黛玉往东边本该贾政坐的 位置上让,后来又再四拉着黛玉的手上炕坐。貌似礼遇,其实是不友好。更不友好的是,黛玉一坐下,王夫人就给她来了一番“嘱咐”:“……你三个姊妹倒都极 好,以后一处念书,认字,学针线,或是偶一玩笑都有尽让的。但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 晚间你看见便知了。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


       这叫什么事儿!年幼的外甥女因母亲过世,孤苦伶仃一个人来投奔娘舅家,好不容易有个年龄相当的表哥,舅母却又限制他们交往。如此舅母,情理何在!

 

      须知,《红楼梦》中的王夫人可是贾府前任总管,现任总管言听计从的长辈,一号实权人物,素来享有大方厚道的名声。在接待林黛玉一事上的表现,却远不如糊涂懦弱的邢夫人合乎情理,有人味。

 

      这个现象实在是令人费解。


      有人可能会说,王夫人因为长子早逝,只剩下宝玉一个儿子,这宝贝儿子又因婆婆的溺爱,已经有些离经叛道,前途堪忧。因此,一旦事关宝玉,王夫人便难以做到冷静理性。

 

       但是,面对黛玉这样一个有着良好家庭教育的小女孩,说出那样一番话,实在是有唐突之嫌。这里边应该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呢?

 

       七十四回,王夫人对王熙凤说过这样的话:“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


       这几句话,有三种可能的意思:一是王夫人不喜欢眉眼像林黛玉的晴雯,二是王夫人不喜欢晴雯骂小丫头时的狂傲样子,三是既不喜欢眉眼像林黛玉的晴雯,也不 喜欢晴雯骂小丫头时的狂傲样子。既然王夫人特意用眉眼像林黛玉指称晴雯,而且众所周知,《红楼梦》中晴雯是林黛玉的影子,形貌性情都有相似性。因此,第三 种的可能是最大的。直白地说,王夫人不喜欢林黛玉。

 

       初进贾府,林黛玉白璧无瑕,没有任何的不良举止,可以成为王夫人不喜欢她的理由。人们当然可以说,王夫人就是不喜欢林黛玉那种类型的相貌,“身体面庞虽 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原因,也未免太低估了《红楼梦》的艺术手法。显然,应该另有原因。

 

      仍然是七十四回,大观园里发现春意香囊,王夫人动了抄检的念头,想到几个未出嫁的女儿,减少服侍她们的丫鬟,心里有些凄然,提起林黛玉的母亲:“……你这 几个姊妹也甚可怜了。也不用远比,只说你如今林妹妹的母亲,未出阁时,是何等的娇生惯养,是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时像个千金小姐的体统。如今这几个姊妹不过 比人家的丫头略强些罢了。”

 

       我以为,症结就在这里。王夫人这一番话,貌似只是叙述林黛玉母亲当年未出嫁时的养尊处优。但透过字面,我们不难读出她对这位小姑子的羡慕乃至嫉妒之情!试问,家里有个娇生惯养、金尊玉贵的小姑子,新媳妇的日子会好过吗?二者可是天敌。

 

      有了王夫人,林黛玉的人生命运就很堪忧,斥逐晴雯导致其悲惨死去,是一种影写。我认为,《红楼梦》第三回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描写黛玉初进贾府时的情形,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映衬她日后的不幸命运。

 

       当然,林黛玉进贾府后的不幸命运,不光是因为有王夫人这样一个宿敌,还有其他许多东西。比如生活习惯,比如贪婪的贾府中人。第三回,贾府饭后要饮茶,而 林黛玉父亲林如海当年是“教女以惜福养身,云饭后务待饭粒咽完,过一时再吃茶,方不伤脾胃”,“今黛玉见了这里许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不得不随的,少不 得一一改过来”。贾府破坏了黛玉家传的养身之法。

 

      有一种说法,林如海身后留下了数百万资产,都被贾琏占去。《红楼梦》中没有明文交代林家有巨额财产被贾琏据为己有。但是,揆之情理,五世袭侯爵,自身又是 探花出身任职肥缺盐政,林如海怎么可能没有留下巨额财富呢?有理由相信,陪林黛玉返苏州料理林如海身后事的贾琏,不会是白忙一场的活雷锋。

 

       如果说,林黛玉日后有爱使小性子、多愁善感、说话尖酸刻薄、得理不饶人之类缺点,导致她遭遇的不幸,那么,贾府长辈尤其是贾母、贾政、王夫人诸人负有相当的教养之责。这个意思,细读第三回,不难得之。

  丁启阵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