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峰塔 雷峰塔 8.2分

入了骨髓的病症

胡博文同学

本文是我在最初一遍阅读张爱玲的自传体小说《雷峰塔》时写下的一片小随笔。文章内容主要从父亲、母亲、奶母、弟弟、继母五个角度浅要分析了幼女琵琶即张爱玲后来性格的成因。从这小说中形形色色的末世人物,我们也可以看出旧中国病入膏肓的遗症,且遗至今日,从未病愈。 虽然是这样匆急的看完了《雷峰塔》,心里终究还是空落落的,仿佛自己也被那雷峰塔囚住了一般,想呼吸都困难,心里只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不住地回想着封建家庭里的种种冷漠无情、欲爱不能;想着被新式思潮吸引、又被旧式传统拖拽的几近分裂的男男女女;想着大家族的腐朽没落、大厦将倾。自己仿佛也是琵琶一样的无比孤独、冷寂、怀疑一切,说是仿佛,又何尝不是呢? 《雷峰塔》让人感到无端的压抑,一方面对家族的终将没落、苟延残喘的贵族生活感到悲哀;另一方面又感同身受着琵琶的感同身受,走近她的内心世界。虽说小说以女童的视角写出了那些多深刻的感悟、透彻,让人觉得有点假,这是张爱玲自己也说过的。不过,读了《雷峰塔》还是能体会到张爱玲的童年经历给了她多么重大的影响,也可以想见张爱玲为什么是那样一副孤傲的姿态、瞥着这无情的世间。 琵琶四岁就怀疑一切,用外人的眼...

显示全文

本文是我在最初一遍阅读张爱玲的自传体小说《雷峰塔》时写下的一片小随笔。文章内容主要从父亲、母亲、奶母、弟弟、继母五个角度浅要分析了幼女琵琶即张爱玲后来性格的成因。从这小说中形形色色的末世人物,我们也可以看出旧中国病入膏肓的遗症,且遗至今日,从未病愈。 虽然是这样匆急的看完了《雷峰塔》,心里终究还是空落落的,仿佛自己也被那雷峰塔囚住了一般,想呼吸都困难,心里只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不住地回想着封建家庭里的种种冷漠无情、欲爱不能;想着被新式思潮吸引、又被旧式传统拖拽的几近分裂的男男女女;想着大家族的腐朽没落、大厦将倾。自己仿佛也是琵琶一样的无比孤独、冷寂、怀疑一切,说是仿佛,又何尝不是呢? 《雷峰塔》让人感到无端的压抑,一方面对家族的终将没落、苟延残喘的贵族生活感到悲哀;另一方面又感同身受着琵琶的感同身受,走近她的内心世界。虽说小说以女童的视角写出了那些多深刻的感悟、透彻,让人觉得有点假,这是张爱玲自己也说过的。不过,读了《雷峰塔》还是能体会到张爱玲的童年经历给了她多么重大的影响,也可以想见张爱玲为什么是那样一副孤傲的姿态、瞥着这无情的世间。 琵琶四岁就怀疑一切,用外人的眼光大量自己的家,这是可以想见的。封建旧社会促成了她父母的婚姻悲剧,夹杂着时代的剧变,成了一切的根源。 首先,封建旧家庭,榆溪很难会对琵琶有父女之情,再加上失败的婚姻、与露的矛盾,榆溪会将仇恨转移到琵琶。一方面疏于照料,一方面将琵琶视作小猫小狗一样玩弄,这无疑会在琵琶心理留下阴影,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她会恨父亲,小小心里便满是报复,另外,母亲出国,小琵琶其实在心里会更依赖父亲,而父亲忙着姨太太、不回家,回家后又视自己玩偶一般,两相的落差无疑也更会疏离琵琶心里原有的爱,而变成恨。孩子小时候心里种下的东西往往是扎了根的,永远也拔不掉; 其次,露对琵琶也是极端的矛盾,一方面这样的婚姻让她不幸,她也会将怨恨转移到琵琶身上,另一方面,自来的母女情深又让她拿不准对琵琶的态度,这在和对陵的态度上就明显能感觉出来。露也会觉得琵琶是一个包袱,妨碍了她挣脱旧家庭的牢笼,奔向新世界的怀抱,不过在极端的引诱下,她还是会选择放下琵琶,解放自己,毅然决然的出国,这也一步一步的使母女之间蒙上了隔膜,琵琶会有种依恋母亲的感觉,但她又会将母亲当成外人,打碎了茶壶也要赔母亲,也要一样一样的将来都还给母亲,这也是琵琶渴望而又极端排斥的; 第三,何干也是让琵琶矛盾的人物,何干从小就照顾琵琶,琵琶对何干的感情是要远远胜于对自己的父母、弟弟及一切人的,所以,琵琶小时候会给何干这样那样天真的承诺,那么的天真、那么的童言无忌。然而,愈长大,她愈发现,何干对她也并非是那样爱她,何干爱的是她活着,这样的发现无疑对她来讲有着沉重的打击,会让她更孤独、更无助,尤其是她挨父亲打之后,伏着何干哭泣,以为是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而何干却是那样的冷漠,甚至有责备她不该这样做的意思。何干也是一个被封建旧社会夺去了人本来应该有的感情的角色。不过,虽然这样,琵琶还是难以割舍自己对何干的爱,只不过这样的爱有点变了味道,她会觉得是自己的出逃害得何干被扫地出门,她仍会给何干小时候的承诺,只不过她现在知道了那是天真的。何干走之前,她千万遍嘱托要来信,这何尝不是她对自己心中仅存的一点爱的留恋?明知那信再也不会来,明知那爱再也不会有。而何干走后,她那样痛苦,又何尝不是哭祭自己心中仅有的那一点爱的逝去和自己仅有的肉体依赖的逝去?; 第四,琵琶对陵是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尽管从小姐弟俩便有厚重的隔膜。弟弟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姐姐,但琵琶终究对陵没有放弃希望,直到他死去了,她也没有放弃希望,她会说“一件事还没有开头便搁下去了”,是那样的空落。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没有父亲母亲的爱,唯一的亲情寄托便是自己的手足弟弟了。虽然后来直到弟弟和自己并不是亲的。但封建旧家庭内固有的种种隔膜、矛盾隔绝了姐弟俩,好比秦干与何干的关系。琵琶讨厌秦干“女儿无用”的一番腔调都无形的隔绝了姐弟俩。再加上陵是那样一个自我封闭的人,他会把姐姐看做是竞争对手,当然父亲从小在家塾教育中对姐弟俩的不同态度是很大影响了这个小男孩幼小的心灵的。陵会恨爸爸不打姐姐、不逼她念书至深夜,他会恨姐姐比她有才华,他会划坏姐姐作的画。当姐姐受责难时,他会幸灾乐祸。这样的恨永远也没有消除,也永远印在了姐姐的心里,成了姐姐不能言说的伤悲。当继母过门,姐弟俩应统一战线之时,他仍因恨而抛弃了姐姐,去投靠继母,来对付姐姐,终究是站错了队,而再想回来时,生母露又断然拒绝了他。于是,陵便在这二者的夹击中悲惨的夭折了。琵琶对于陵不能不说是一种无奈,她向着陵,想替陵报仇、想解救陵,但陵又拒绝了她的好意,甚至视她为仇人对手,陵最终羊入虎口、早早夭折,这不能不说是极大的悲哀; 最后,荣珠是深深伤害了琵琶的,或者不能说伤害,因为琵琶从来就没有在意过她,她只不过是将原有的潜在的矛盾催化了而已,迟早不还都是一样的。我只不过是想说,荣珠自己本身也是一个悲剧角色,她也是被封建礼教和男权至上两堵墙挤压的剩下半条命、挤压的畸形了的可怜女子,这样的一个角色加进琵琶的家庭中来,只是会更让人觉得窒息、觉得悲哀,而不是仇恨,她对待琵琶与陵,就仿佛七巧对待长安与长白一般,都一样是戴着黄金枷锁的可怜人儿。 《雷峰塔》中的种种家族间的矛盾斗争,无论是暗流涌动还是波涛澎湃都只让人感到是即将进入坟墓的无望挣扎,也让人尽睹旧社会的种种丑态,不过这丑态不是旧社会的,时至今日,仍在我们的身边演着触目皆是,这是古老中国代代遗传的病症,入了骨髓,是再也改不掉的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雷峰塔的更多书评

推荐雷峰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