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4分

《1984》与《美丽新世界》对比

力口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入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阴霾,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为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 -《娱乐至死》

《1984》比较吸引我,但赫胥黎远见性比较强。也许是前后创作不同的原因。1984详细地深究老大哥社会体制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动机?也许是书中所写的:世界观与生活方式的相统一。也许是控制就是为了控制,只是为了维持社会状况所创造这个所谓的乌托邦。本质上不...

显示全文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入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阴霾,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为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 -《娱乐至死》

《1984》比较吸引我,但赫胥黎远见性比较强。也许是前后创作不同的原因。1984详细地深究老大哥社会体制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动机?也许是书中所写的:世界观与生活方式的相统一。也许是控制就是为了控制,只是为了维持社会状况所创造这个所谓的乌托邦。本质上不过是极权主义的维持。但是双重思想的在我看来未免牵强,不过《浪潮》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信仰的煽动十分可怕。《美丽新世界》看起来合理些,"幸福和自由",这是个问题。在那里只能二选一,大多数人一开始被自己的设定所限制,所以他们的命运也显得毫无意外。可怕的是这两本书的结合就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现在不仅有外力也有内力的限制,外力是政府一切的限制,许多东西被限制,无论是电视剧与电影,一切东西都被限定一定的题材与内容,对待国外的东西加以禁止……许多许多都与1984不谋而合。而美丽新世界就是人们无意识追崇的享乐主义,他们习惯不思考,习惯等着碎片化的知识摆在他们面前,习惯娱乐,即使是刻意地不追寻,也免不得落进这个俗套。现在的人讨论反倒把文学当做高尚的东西,其实不过是基本的修养。就像《秦腔》,你以为是苏州梨园楼上喝茶听评弹那样,其实不过是每个人会的东西,连大街上的小狗哼几句。也像我一样,看过几本书就在装腔作势那里说文学。回到主题,这个享乐至上的社会,我认为根本的是媒介,随着媒介传播方式的替换,内容也随着转变,引发思考的东西也少了许多。(娱乐至死:方式决定内容)

我所想的是人们不会把文学看过高也不可看得过低甚至不尊重文学,毕竟文学不等同于艺术。我希望纸质媒体能重回黄金时代,我希望人们思考,我希望人们的微信可以变成豆瓣,我希望新媒体能够衰落,思考变成常态,而不是自己给自己束缚。语言已经束缚了不少,文字也束缚了不少。可不能再被媒介所束缚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