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歌长 天高歌长 8.4分

如歌的行板

雲水

程老就像大户人家的小儿子,家教一流,又没有顶立门户的负担,所以可以自由发展兴趣,人生道路上处处自主,即使大时代中不由自主时也能找到自己的方向。那份骨子里的优雅和从容让他在二十世纪后半叶的浮尘浊浪中依然能守住头顶的一方蓝天,护住心底的一张琴弦,所谓天高歌长,也要有一颗很轻的心才能欣赏到吧。

书中的经历已经没有多少参考价值,只能作为故事来看,但是程老的结构化思维和高屋建瓴的设计师思维却对人很有启发。在那样一个管中窥豹不见全貌的时期,这种思维方式更为难得。但这也让我更加坚信,很多好东西必须仰赖“家”和“教”,二者缺一不可,程老的父亲是留德回来的机械工程师,从小注重培养其创造力,鼓励小程动手创造,还能在理论上给予指导;1947年入学清华,那时的老师个个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大家,其中不乏钱伟长这样的大神(高晓松的外公外婆也是程老的老师)。我一直认为对于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知识性的东西也许是可以自学的,大不了就是花的时间久一点,走的弯路多一点。但是思维方式的培养和学习研究的方法一定是需要一个好老师带的,因为只有一个高杆在前面站着,你才能建立起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的审美和判断,也才知道该怎么往好的...

显示全文

程老就像大户人家的小儿子,家教一流,又没有顶立门户的负担,所以可以自由发展兴趣,人生道路上处处自主,即使大时代中不由自主时也能找到自己的方向。那份骨子里的优雅和从容让他在二十世纪后半叶的浮尘浊浪中依然能守住头顶的一方蓝天,护住心底的一张琴弦,所谓天高歌长,也要有一颗很轻的心才能欣赏到吧。

书中的经历已经没有多少参考价值,只能作为故事来看,但是程老的结构化思维和高屋建瓴的设计师思维却对人很有启发。在那样一个管中窥豹不见全貌的时期,这种思维方式更为难得。但这也让我更加坚信,很多好东西必须仰赖“家”和“教”,二者缺一不可,程老的父亲是留德回来的机械工程师,从小注重培养其创造力,鼓励小程动手创造,还能在理论上给予指导;1947年入学清华,那时的老师个个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大家,其中不乏钱伟长这样的大神(高晓松的外公外婆也是程老的老师)。我一直认为对于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知识性的东西也许是可以自学的,大不了就是花的时间久一点,走的弯路多一点。但是思维方式的培养和学习研究的方法一定是需要一个好老师带的,因为只有一个高杆在前面站着,你才能建立起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的审美和判断,也才知道该怎么往好的那一极努力,这也是我从来不支持学历无用论的原因。程老这一代人,生于忧患之中,长于各种运动,真心做事的惨遭噩运,投机取巧者身居高位,处处都是无奈和妥协,可是依然能看到人性中的光,能扛着意识形态压力坚持真理,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生命初期遇到的那些好老师们。他们教给学生的一定不仅仅只是知识。

最后八卦爱好者当然不会放过书中只言片语的爱情碎片。虽然着墨都不多,但是相比正牌夫人,提到初恋的篇幅就可以说是相当大了。

前些时间还在电视上看到程老,八十多岁的高龄仍然是清华校友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是在这本书里才知道他拉的那把琴还是初恋情人从维也纳找来送给他的,那琴已有百年历史,而他拉了一辈子。

这个初恋是谁我没去查,想来根据书中信息想查的话也不难,但是就保留一点模糊度和想象空间吧。不知道她的心意如何,但我认为程老一辈子都是爱她的,也许到后来已经不是爱情了,但那种超越了爱情的,更加隽永的爱仍然存在,贯穿程老生命的始终。两人的爱情终成遗憾,但是两人的感情却恰恰因此变得厚重而纯粹起来。用程老自己的话说是:我们的损失只能认为是我们为达到各生生命境界所作的牺牲,是我们为了生命的品质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说实话,程老作为科学工作者,文笔上很难让人产生多少情感共鸣,但他每次写到佳眉,我都有种心尖颤抖的感觉,写到两人分手时,程在心灰意冷中奏了一曲如歌的行板,我也把这曲子听了大半夜,仿佛能感受到那种理性的痛苦,寥寥几笔,写出了小言的效果,这绝对是真爱加持。这段感情,细节完美,感情充沛,直到最后也没有任何东西变丑变难看,反而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说实话,就初恋的成功率来说,这样的“失败”是非常让人羡慕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高歌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高歌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