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的必要性与理论的恰当性

焚心
对学术著作的评论无论何时都要冒着片面的风险,然而学术著作本身对于一个或诸个观点的阐释就是基于人们的思考或者对于原有认识的反思。在对于原有观念或者理论体系的整体对比之下,加之以自身的分析,作者想要表述的新的观念体系得以构建完成。但在这整个过程中,无论是新旧理念都面临着同样的质疑,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对于原有观念的熟识在心理上所造成的排异行为,另一方面在驳斥原有观念的基础之上,思维脱离体系之外,处于发散状态,使得作者所要表述的新观念被做出同样的彻底的批判与考察。当然这种阅读体验本身所造成思维状态恰恰是我们想要的某种客观性,然后对于文本阅读的意义便可以做一个有意义的转变,由对于纯粹知识的获取转变为对个人独立思考启发。在这种启发之下,我们在自由的思索中能够跨越知识体系的限制而对于所有知识体系作出客观的评判。

       由标题来看,道格拉斯的这本人类学著作关注的看似是某一简单常见主题,即污染与洁净这种贯穿于生活多数环节的自发的分类。似乎与生活和社会层面的某些重大主题并无直接关联,只是游走于这些结构之下的无碍的独立的文化现象。然而任何学术体系都有一个伟大的倾向...
显示全文
对学术著作的评论无论何时都要冒着片面的风险,然而学术著作本身对于一个或诸个观点的阐释就是基于人们的思考或者对于原有认识的反思。在对于原有观念或者理论体系的整体对比之下,加之以自身的分析,作者想要表述的新的观念体系得以构建完成。但在这整个过程中,无论是新旧理念都面临着同样的质疑,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对于原有观念的熟识在心理上所造成的排异行为,另一方面在驳斥原有观念的基础之上,思维脱离体系之外,处于发散状态,使得作者所要表述的新观念被做出同样的彻底的批判与考察。当然这种阅读体验本身所造成思维状态恰恰是我们想要的某种客观性,然后对于文本阅读的意义便可以做一个有意义的转变,由对于纯粹知识的获取转变为对个人独立思考启发。在这种启发之下,我们在自由的思索中能够跨越知识体系的限制而对于所有知识体系作出客观的评判。

       由标题来看,道格拉斯的这本人类学著作关注的看似是某一简单常见主题,即污染与洁净这种贯穿于生活多数环节的自发的分类。似乎与生活和社会层面的某些重大主题并无直接关联,只是游走于这些结构之下的无碍的独立的文化现象。然而任何学术体系都有一个伟大的倾向,或明或暗的,有意无意的,研究者都在构建一个庞大而完整的体系,任何事实的忽视或者遗漏在体系之中都是不能被接受的。道格拉斯作为一个严肃的学者,自然也无法容忍前人对于这一常见主题的忽略性概述。而从她的论述中我们也得以看到了她想要阐述的这种关联性,对于原本的理论框架做了完整的补充,充分展示了一种体系的完备性,即洁净与污染的仪式信仰或者说理念是如何作为一种有机的成分而存在于社会结构之中,并起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们也能够从中看出文化作为一种社会构架是如何参与到政治活动之中的,并对于现代文明的诸多传统沿袭而来的文化现象做出反思,这对于现代社会当中存在的多元化理念的融合与冲突也能提供很好的分析基础。

       本书的前三章实际是在多种学术观点的对比中开展对于主题的发掘论证的,这种风格也是基于人类学的特殊境况,它由形而上学即宗教神学种脱颖而出也是现代的事情,虽然相对于这些远古学科有了自身的一些方法体系,但又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实证,理论跟事实之间总有一定的距离,跨越这个距离一部分依赖象征与想象力。所以要阐述一个理论的合理性就必然考虑它在整个体系当中的恰当分量,事实是一种外在的但必要的支撑,但想要为观点提供论证还缺乏某种一致的相关性,不过已经足够为各种观点的对比作出恰当的评判,在这种对比中,就人类学的单一层面来说,作者很好的完成了这种观点阐述。这种相对性从第七章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本章中,由于缺少相应的可以作为对比的观点,作者任由想象类比完成观点的验证,为体系之必要而做的单纯的抽象弱化了其效力。我们不能说这种类比在何种程度上是不恰当的,但它总归是不完善的,并且有种随意的成分。唯一可以让作者如此做的理由就是,在一个结构体系中,即便对于体系内部的人来说,事物的象征性含义也是不明确的,因为这中功效需要一定程度的外部的客观独立的全面考察,而内部的偏狭的视角使得他们仅仅对其象征性保有某种感情态度,这种态度仅对行事作风作出一定的指示。所以从这内外两个层面来看,我们对于事实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无知,理论因此而显得必要。在公众的评判中无疑也增加了公众对于事实多种可能性的认知。

       这种方式总体来说就是结构主义的阐释方式,本书也算是结构主义在人类学领域的又一次尝试。其实我们完全无需对结构主义有何偏见,结构主义恰恰是针对以往的多种视角所做的一种客观性纠正,一种居间的然而却难以达到彻底性的认识理念。个体与世界的同构性这一理念本身就让我们难以对事实作出确切的划分,不过它本意并不是这种划分,而只是在意于这种构造本身所展示的东西,将事实融化于形式之中,对形式做完整的阐述对于事实都有了完全的把控,看似有种实用主义的味道,事实即在于他所能展现的关联性。这种理论框架永远逃不开相对应的象征体系,如污染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对于这种问题是免疫的,因为污染的本质需要在一个体系中被考察,直面字词只能得到语言学的阐释,因而只能是表层的,或者是历史主义的观点。相对性是理论的本身特质,然而对于一定领域的研究者来说却是要竭力避免的致命弱点,因为这一领域有个自在的前提,作为其方法论基础而提供了一个稳定的根基,我们不必考虑在此之外的东西。那么象征作为这种基本手法在著作中也得以充分的利用,象征是抽象的第一步,也是事物在理论中所谓一能体现的内涵,理论所要借用的就是这种特质,对于理论来说已经足够充分。然而我们永远不能居于自身领域的偏狭视角而目无他物,对于其他理论的借鉴在分析中也是机其必要的。书中多处关于哲学,社会学,宗教等其他领域论述的引用一方面可以显示道格拉斯的博学,另一方面则让我们看到作者所要竭力达到的客观性。我想说的是对于学者来说,这种博学永远是必要的,对于保持客观性来说永远不会失去其相应的功效。而道格拉斯在本书中所展示的精彩观点,无论系统性的也好,还是独立的精辟论点,都为我们了解社会体系构架以及文化政治等更复杂的功能提供了很好的思想基础,在我们对于社会生活的不间断的重新发现与认识行为中将展现长久的影响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洁净与危险的更多书评

推荐洁净与危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