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基督 反基督 8.2分

尼采论基督教

孙正达
<基督教的起源及本质:仇恨>


  尼采攻击基督教的深刻,在于他在道德观念上给予基督教毁灭性的一击,特别是他在心理上指出了基督教最丑陋的一面:基督教起源于“仇恨”。

  尼采正面攻击基督教的著作,除了1888年写的《反基督》外,另一针对基督教的著作便是1887年的《论道德的谱系》,在该书尼采阐述了基督教产生的心理根源,正如他在自传《瞧!这个人》所说:

「第一篇论文的真理就是基督教的心理学:基督教,源出于嫉妒仇恨,并不像有人认为的那样,源出于'精神'---就其本质来说,它是反抗,一种对高贵价值的统治的大反叛。」 (1)

  尼采的理解是,由于耶稣的惨死,门徒们内心激盪著憎恨与复仇的感情,于是藉信仰包藏著内心炽热的仇恨心态,加上罗马帝国的长期压迫,孕育出基督教地狱之火以及大审判等等复仇的教义,至此,耶稣的教导完全变了质。

  对教士的心理,尼采则认为教士虚构上帝的概念是源于教士们的权力欲望作祟,因为以色列的神耶和华原本是民族自信心的表现,但到了旧约,耶和华变了质,祂变成一个赏善罚恶的神,并以是否服从上帝的意志来评断人的是非,尼采说这是“无聊的拯救和惩罚,对耶和华虔诚和报偿...
显示全文
<基督教的起源及本质:仇恨>


  尼采攻击基督教的深刻,在于他在道德观念上给予基督教毁灭性的一击,特别是他在心理上指出了基督教最丑陋的一面:基督教起源于“仇恨”。

  尼采正面攻击基督教的著作,除了1888年写的《反基督》外,另一针对基督教的著作便是1887年的《论道德的谱系》,在该书尼采阐述了基督教产生的心理根源,正如他在自传《瞧!这个人》所说:

「第一篇论文的真理就是基督教的心理学:基督教,源出于嫉妒仇恨,并不像有人认为的那样,源出于'精神'---就其本质来说,它是反抗,一种对高贵价值的统治的大反叛。」 (1)

  尼采的理解是,由于耶稣的惨死,门徒们内心激盪著憎恨与复仇的感情,于是藉信仰包藏著内心炽热的仇恨心态,加上罗马帝国的长期压迫,孕育出基督教地狱之火以及大审判等等复仇的教义,至此,耶稣的教导完全变了质。

  对教士的心理,尼采则认为教士虚构上帝的概念是源于教士们的权力欲望作祟,因为以色列的神耶和华原本是民族自信心的表现,但到了旧约,耶和华变了质,祂变成一个赏善罚恶的神,并以是否服从上帝的意志来评断人的是非,尼采说这是“无聊的拯救和惩罚,对耶和华虔诚和报偿的机构”,其实所谓上帝的意志只不过是教士的意志,教士的法律;服从或违反上帝其实只是服从或违反教士的意志。

  由此,基督徒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耶稣爱”、“神爱世人”,简直是一种讽刺,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牧师狂热的权力欲,基督徒爱的背后,很多时是狂的复仇欲望,近日东南亚海啸,人命伤亡惨重,竟然有基督徒灭绝人性地说:

「这次地震带来的海难,对我来说,我并不痛心。你会说我冷血,你会说我没有爱心。但今天我脑里只有:“让耶和华争战”那个神像木偶的照片,让我想起圣经中的十灾。耶和华用祂的大能击退人所认为埃及诸神所保守的。东南亚国家正是满天神佛的国家,人民也因此为缴。今天耶和华要来一个大反击(Strike Back)要让人知道他们是假的。
今天让我对众人宣告:他们是假神!唯独我神,耶和华我神才是真正的神,唯一的主宰。」

  所以我们说,基督徒的心理状态是异常畸形的,他们对苦难的恐惧和对拯救的期望导致他们心灵异常阴暗,他们残忍地对待别人,特别是非基督教徒,他们幻想地狱来对付他们的敌人(异教徒),基督徒的最终目的只不过是渴望得到拯救,获得永生,而他们这种渴望的背后,更充满著狂热的复仇欲与变态心理。


<基督教对生命力的败坏>


  尼采的哲学打破了欧洲理性主义及基督教主导的正统文化,而开闢了非理性的领域,成为了现代存在主义哲学的先驱,他的基督教批判是立足于道德观念及生命意志的角度的,他认为基督教是一种毒害人的“麻醉剂”,对教士提倡的禁欲主义,尼采作出了有力的鞭挞,最后得出了“上帝之死”的结论。

  尼采反对基督教,在于他认为基督教是一个虔诚的宗教,从而使信徒丧失了一切生命力。虔诚导致人们只追随上帝的教诲,在这之外,信徒不会有任何生命力,他们不能发展,这种基督教信仰要求人们在信仰之外不能有任何作为。人必须全身心奉献给上帝,久而久之,信奉基督教必定是憎恶智识、智慧、勇气及一切感官享乐,从此人类一切进步的,积极的东西将被严重窒息。

  尼采指出虔诚是一种疾病,是心灵上的危险状态,它使人软弱、低下、拙劣,反对一切提高人类生存的本能,结果在基督教下,只能造就一群一群可怜的,没有生命力的“绵羊”。

  上帝从人类身上汲取精神气,使人类失去生机,病弱不堪,上帝的生,便是人类之死,有上帝的爱,便不会有生命的爱,上帝的爱从何而来?人类向上帝奉献所有的时候,也就放弃了自己的存在,这上帝之爱,在不觉间,柔化你的心灵,奴化你的道德,故此尼采说基督教是“怜悯”的宗教,做基督徒便是做“羊”,(牧师已经公然以“羊”称呼基督徒,甚至自喻自己的职业是“牧养群羊”),结果基督教道德便正正是尼采所说的“奴隶道德”。但面对实际生活矛盾及生存竞争,尼采不能无动于衷,他率先幡然一悟:这上帝之爱,原是变态的爱!基督教毒害了文化,戕杀了生命,尼采在此已把批判利刃直指上帝之心了,尼采杀死了上帝,是生命逻辑使然。

  尼采热爱生命,生命是创造、是生成、是超越、是提昇、是激盪、是向上,永无止息,尼采理解为“强力意志”,对生命之爱,纒绕著尼采的生命。


<上帝之死及其意义>


  尼采之重要,乃在他正式宣佈上帝的死亡,尼采之前,儘管已有不少思想家从理性角度否定上帝,尼采宣佈上帝之死,却是建基于他的生命哲学,尤其著眼于道德价值方面,以往的无神论者的批判,始终未能击中要害,尼采则从生存论立场对上帝做道德上的深度否定,把上帝从道德这个最后庇护所揪出,使之终无容身之所。

  对于上帝的死亡过程,学者陈鼓应先生作出了归纳:
“启示神学”,这是上帝的独裁时代,上帝为全能的创造者。
“理性神学”,上帝之为信仰及信念的合理性已遭取消,上帝的价值合理性已大打折扣,天国开始向人间靠近。

“道德神学”,以上帝居于人生意义中心,欲与科学划界而治,把外在认知领域划归科学,以道德领域划归上帝,这个时期也是尼采面对的。
“浪漫神学”,实质是“浪漫的无神学”,认为人类精神及生活各方面已无需上帝,这种神学只把上帝作为抒情工具而已。

  从启示神学,到理性神学,到道德神学,再到浪漫神学,上帝也逃不掉“盛极而衰”的法则,道德神学是上帝存在的最后形式,尼采在这个领域杀死上帝确是把力量用对了地方,尼采这样给上帝致命一击,上帝才彻底死去了。

  尼采借狂人之口宣佈了上帝之死,他大白天打著灯笼寻找上帝,上帝在哪?祂迷路了吗?躲藏了吗?狂人满脸严肃地说:「我告诉你们吧!上帝死了!是我们杀了祂!--你和我!我们大家都是凶手!」(2)

  “上帝死了!”尼采向全世界通报了这个死讯,对于上帝之死,尼采的欢笑正反映他的一片仇恨之情,尼采认为上帝是对生命最大的荼毒,导致人世间的颓废,尼采以希腊人生命本能洋溢的积极精神为至高榜样,他不能容忍上帝对生命如此作贱,如今尼采以生命对抗上帝,上帝死了,意味著生命的复兴,这是生命的胜利。


<基督教道德:畜群道德>


  基督徒学者陈永明先生在其著作《原来尼采》一书声称无神论者大都不理解尼采,并言如果我们真正理解尼采,便会“呕心”,而“宁愿选择基督教”(3)。可是细究下,尼采哲学是否真的如此呢?   尼采哲学是冷酷的,尼采亦不讳言他是“贵族激进主义者”,所以尼采对畜群道德是深恶痛绝的,而畜群道德是弱者对强者反抗的一种,畜群道德表现之最,当属基督教,故此尼采对基督教恨之入骨,原因在此也。

  所以即使基督教表面上怎样宣扬“爱”,植根于基督教的始终是庸众对贵族潜在的复仇愿望,而基督教则正正是一个报复运动,在《论道德的谱系》一书,尼采指出,奴隶道德开始于怨恨,是一些怨恨自己的敌人,却又无法在现实上作出行动,惟有在头脑想像中实施报复,基督教则正正是奴隶道德的充分表现,它是外界压迫的产物,出于对外界的仇恨,外界就被评价为“坏”,自己则被评价为“好”,以求心理上胜过敌人,基督教的一套天堂地狱说就此形成。

  诚然,以上思想无疑会引起一般人的反感,特别是弱者,因为尼采甚至主张弱者是应该被消灭的,故此不难理解有基督教界人士直斥尼采思想变态(章力生牧师),但事实上,亦正正是这点最击中基督教要害,亦是我最欣赏尼采之处。

  尼采是冷酷的,但亦是最贴近现实的,因为世界本来就是冷酷的,尼采是一个悲剧哲学家,反感幼稚的乐观,我对之亦深有同感,因为基督教所塑造的“天国福乐”,原本就是一群不愿面对现实的弱者(下等人)幼稚可笑的幻想,教会本质上便是弱者的收容所,在这些收容所,人的自我丧失了。

  在弱者的势力坐大后,将严重侵犯弱者以外的人,基督教的一套教义,原本就是复仇心态的表现,尼采举出了基督教神学家德尔图良与阿奎那,暴露他们对不信者下地狱那种幸灾乐祸的渴望心态。


<尼采的启示>


  尼采一针见血指出,基督教与一切柔弱者,失败者为伍,它的原动力是怨恨,是败类的反抗,基督徒是心怀宿怨的群畜,他们是虚弱、愚蠢、病态、畸形及颓废的动物。

  说至此,有人可能会说,我们应该帮助弱者...尼采反对弱者,尼采是否残酷呢?我的答案:不是!尼采反而是最忠实于现实的哲学家,因为世界本来就是遵照“适者生存”的原则而行。

  尼采哲学告诉我们,基督教是一群包裹著弱者的团体,如果仅此而已,我想世上也不会存在这麽多对基督教产生强烈反感的人,我们甚至主张帮助弱者,同情他们。但现在的问题是,基督徒是一群包裹著复仇心态的畸形人,这些人虽然本质上是弱者,但因为他们人多(就基督徒人数而言),他们的势力不断坐大,由弱者组成的团体,却成了一股恶势力了。

  这一股势力团体,有他们的精神领袖(耶和华)、有他们的领导者及组织(教会牧师及教会制度)、有它们自己一套道德(基督教教义)、有它们自己一套价值观(不信者下地狱),这个团体与社会普遍标准是不同的,有时为了迎合社会,又会把自己表现得很贴近社会,关心社会,饰演著拯救世人的角色,教会本质上是仇视社会的。

  正如尼采分析,基督教道德是“一种仇恨的爱”,基督教的真面目,本来就是弱者聚合的团体,本质上是反社会的,妄想以自己社团的道德代替大众道德,他们的假面具是变了质的爱。

  尼采眼中基督教的本质了是社会的公敌,它是健全的人的敌人,他把基督教的邪恶揪出来,就是能让大家知道基督教隐藏在爱后面的真面目。

  反基督是尼采的决心,只要基督教一日仍存在,就一日不会放过基督教!
「只要是有牆的地方,我就要在所有的牆上,写下我对基督教的控诉--我所拥有的文字甚至能让瞎子都看得到。」《反基督》-- 尼采
「我说基督教是一个大祸患,一个最大的内在堕落,一个最大的仇恨本能,于它而言,没有一种手段是更毒辣、更隐秘、更卑劣、更微妙--所以我称其是人类一个永恒的污点。」(4)

附:评陈永明《原来尼采》一书

  尼采是西方哲学家中数一数二的无神论反基督教哲学家,他彻底颠覆西方传统价值,否认彼岸世界,主张超人就是大地的意义,永恒循环思想从时空上否定了上帝创世的直线观,其无神论立场是显而易见的,然而陈永明《原来尼采》一书竟提出尼采只是反对教会而非上帝(5),甚而妄断尼采从反教会中拯救基督教的意图,而“上帝之死”,是对也人的痛心疾首,神死了,人就陷入了虚无(6)。陈书的意图是欲掩盖尼采反神反基督的论断,从而达到为基督教遮丑的目的。

  无疑,尼采的反基督教并不是针对耶稣,这是因为尼采把矛头集中反对保罗及神学家对耶稣的神化以及否定神的观念对生命的毒害,尼采不仅不认为耶稣是神及神子,而是一个特殊类型的人,并判定为“白痴”(可能取自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白痴》)正如他说:「他不是去“救赎人类”,而是告诉人们必须怎样去生活。」。在这种意义上,耶稣才是一个真正称得上的“基督徒”,但这仅是一种内心状态,是一种生活方式,后期教会把耶稣神化成三天复活、是三位一体的位格神,尼采是坚决反对的。尼采之反基督,正因为“上帝”、“灵魂”这些概念都是「来自于有害本能的谎言。」(7)。因此,尼采哲学的前提是无神论的。

  陈永明妄断尼采没有否定上帝,然而他不了解尼采的逻辑是不容许上帝的存在,正如他在《瞧!这个人》的自传中已明言自己成为无神论者是「不言自明」的,而且是「出于本能」,因为他「一点也不在意这些观念,也从来没有对这些观念浪费过我的时间。」可见他对上帝存在的问题根本不屑一顾的,其心境正如不信耶稣的人向传教的基督徒不耐烦地说:“别再跟我说耶稣吧!”,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更明言「如果有上帝,我岂能容忍我不是那个上帝,所以没有上帝。」《权力意志》甚至主张对上帝最大的原谅就是上帝的不存在。」陈永明说尼采没有否定上帝,简直不可思议!他妄猜尼采有复活上帝之心,更是没有根据!

  尼采既反对生命的毒害者,自必然“宣判”了上帝的死亡,尼采曾说基督教是欧洲人的麻醉药,为了改变欧洲人的精神,就必需要打倒上帝,而上帝是人造的,自必要由人亲手杀死祂,以「让我们为自己的形象增添华丽辉耀的色彩。」(8),尼采希望杀死上帝后,去迎接一个新的超人时代。而刚杀死上帝,人类好像是迷失了,需要白天打灯笼,但这正是艺术诞生前的分勉阵痛,尼采的哲学是以超人取代上帝,以艺术来克服虚无,以酒神戴奥尼索斯酒神精神来克服无意义的世界,以建构他积极的虚无主义思想。陈永明先生说尼采白天点灯的比喻为人类失去上帝的迷惘,是因为他理解尼采哲学偏差所致。

  陈永明在其书说尼采用自己的标准衡量教会,随即又说尼采的标准正正是圣经的标准。(9)他这样论断十分脆弱,在尼采的哲学中,我们丝毫不见尼采有任何附和基督教的气息,尼采的生命哲学是意欲取而代之,超人观念正在于克服没有上帝的虚无主义,尼采嚮往的是戴奥尼索斯酒神精神,在《悲剧的诞生》一书,尼采说:「基督教既非阿波罗式的,也非欧尼索士式的,它否定一切的审美价值。」而在《偶象的黄昏》则说:「上帝的概念是生存的最大反对者。」所谓“偶象的黄昏”,顾名思义就是意欲用铁锤颠覆欧洲哲学一切价值观,从而重估一切价值,被尼采否定的首当其衝自是支配西方人1800年的圣经文化,陈永明竟敢说尼采的标准正正是圣经的标准,这可能吗?



(1) [德]尼采:《瞧!这个人》,志文出版社2001年版,第159页。
(2)[德]尼采:《快乐的科学》,第三章,125节。
(3)陈永明:《原来尼采》,中华书局2003年版,第63页
(4)[德]尼采:《反基督》,第62节。
(5) 陈永明:《原来尼采》,中华书局2003年版,第199页
(6) 同上书,第86,181页
(7)[德]尼采:《快乐的科学》,中国和平出版社1986年版,第36页。
(8) 同上书,215页
(9) 陈永明:《原来尼采》,中华书局2003年版,第198页

回到目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反基督的更多书评

推荐反基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