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的骄傲

孙正达
尼采的骄傲是渎神的骄傲,所以比神祗更高贵。 骄傲是狄俄尼索斯赐予人类的一种光荣品质,是生命感到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存在,是区别人与非人的最重要的区别之一。 骄傲不同于傲慢。傲慢是贱民的品质,傲慢和嫉妒是贱民所生养的一对双生子,傲慢时时刻刻居住在嫉妒隔壁。 贱民的卑贱和他们的地位、财产、以及所受的教育毫无关系。有许多地位卑微的人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人才。他们或者在田地里进行耕种,或者在高空从事危险的建筑工作。而贱民舒服地坐在写字楼里,饕餮我们这个时代的财富。用我所能想到的最委婉的说法,则可称之为:文明的杂种(civilizing bastard)。 那么,我们又为什么要在贱民中寻找自己的盟友,就像在沙漠上寻找水源一样? 基督认为对于人类应该怀有无差别的、普世性的爱。这种爱和尼采的幽灵格格不入。所以尼采憎恨基督。然而这又是一对复杂的矛盾。基督不属于贱民。基督具有尼采所认为的高贵情操。如果没有基督作为前提和背景,就无法理解尼采。基督如此博爱,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贱民从卑贱中部分地释放出自己的灵魂。而且,还有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调和了个性主义和启蒙主义,那就是:最优秀的灵魂可能被束缚在卑贱的肉体之中,在得到释...
显示全文
尼采的骄傲是渎神的骄傲,所以比神祗更高贵。 骄傲是狄俄尼索斯赐予人类的一种光荣品质,是生命感到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存在,是区别人与非人的最重要的区别之一。 骄傲不同于傲慢。傲慢是贱民的品质,傲慢和嫉妒是贱民所生养的一对双生子,傲慢时时刻刻居住在嫉妒隔壁。 贱民的卑贱和他们的地位、财产、以及所受的教育毫无关系。有许多地位卑微的人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人才。他们或者在田地里进行耕种,或者在高空从事危险的建筑工作。而贱民舒服地坐在写字楼里,饕餮我们这个时代的财富。用我所能想到的最委婉的说法,则可称之为:文明的杂种(civilizing bastard)。 那么,我们又为什么要在贱民中寻找自己的盟友,就像在沙漠上寻找水源一样? 基督认为对于人类应该怀有无差别的、普世性的爱。这种爱和尼采的幽灵格格不入。所以尼采憎恨基督。然而这又是一对复杂的矛盾。基督不属于贱民。基督具有尼采所认为的高贵情操。如果没有基督作为前提和背景,就无法理解尼采。基督如此博爱,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贱民从卑贱中部分地释放出自己的灵魂。而且,还有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调和了个性主义和启蒙主义,那就是:最优秀的灵魂可能被束缚在卑贱的肉体之中,在得到释放之前,没有人能够预料他是贱民或强者。所以必须把爱施加于所有的人,才能保证那些强者不至于胎死腹中。 我们有时候会变成贱民,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卑贱。这时候,基督告诉我们,这是人类的原罪使然。所以,贱民需要战胜自己的卑贱,超越这一切,才能够接近生命相对完美的状态。 然而这一切又是那么困难。因为贱民当然难以摆脱贱民的本性。世界上最脆弱的事物不是一株细弱可怜的小草,而是人类号称强大的心灵。因为人类永远难以摆脱欲望和局限性。歌德说,真理和人的本性是相悖的,因为真理使人知道自己是有局限的;而谬误则不然,它老是恭维我们,使我们相信自己无所不能。 尼采说:到女人那里去吗?别忘了带上你的鞭子。叔本华憎恶女人,认为女人是生命的不完整状态。叔本华所说的不完整的生命状态并非仅指自然性别,而是人性类型。将人分为男人和女人,与将人分为贱民和强者,具有对等的意义。 这个世界不是为强者设计的。因为这个世界的设计者本身就是贱民。所以,强者的生存变得如此艰难,最后被贱民所影响和同化,终至死亡,从肉体到灵魂。强者总是在贱民之中挣扎而不自觉。贱民的重要本能之一,就是伪个性主义和反启蒙主义。这样,更多的强者死去了。 贱民还有一种可怕的能力,那就是伪装成强者。这些人生活的核心就是权力、名誉、金钱——这些还不是最难以识别的贱民的标识。甚至,那些虚伪的道德者也并不可怕。最可怕的贱民就是那种似乎超越、堪破红尘的人,他们对于这个世界充满自以为是的冷漠和嘲讽,还有莫名其妙的怜悯,他们傲慢与优越感由于也是精神性的,因此容易被误认为本应属于强者的骄傲。于是,想成为、或者本来应该成为强者的人,由于害怕或者厌恶有朝一日会变成这种高高在上、惺惺作态的人,也就只好仍作贱民。所以,我说,这种伪装成强者的贱民令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坏。与其他贱民相比,这种贱民和强者之间的距离更远,不是一点点,而是一亿光年。这种伪强者主要存在于鲁迅斥责过的智识阶级,所以,如果说知识分子对于这个世界的精神堕落负有重大责任,则一点也不过分。 我知道自己尚且具有一项品质,那就是:谦卑。正是由于谦卑,我才得以在众生喧哗之中听到了那些最微弱的召唤。这种召唤造就了我对于这个世界的敬畏感。这种敬畏感不是由于害怕强权、贫困、或死亡,而是由于那些召唤力量的美好,强大,与永恒。 然而,这种敬畏感绝不是由于感动,而是出自勇气。需要顺便说明的是,从严格意义的词汇角度理解的话,感动和同情不是同一种东西。感动(sentiment)羼杂着伪强者的怜悯和优越感,有如老太太听过祥林嫂的悲剧之后,眼角挤出的眼泪,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人性的脆弱和不真诚,体现着人类个体之间的隔膜。而同情(sympathy)则是生命之间的呼应,包含着各个主体自身的生命感受,比如莱蒙托夫为普希金写的《诗人之死》,或者聂赫留多夫所感到的、玛丝洛娃的绝望。(似乎和汉语中的意义正好相反)。人最可怖的不是死亡,而是孤独。对于来自神秘力量的召唤充满敬畏,需要勇气。因为必须为此舍弃贱民的安乐窝,忍受孤独的折磨。而且这种孤独感在人群最密集的时候,将感觉最甚,直至将人扔进地狱般的恐慌之中。 我喜欢阅读那些杰出诗人的作品,他们大部分已经离开人世。但他们的灵魂对我而言,比肉体的存在更加真实。用我所喜爱的一个诗人常用的词汇来表达的话,就是:实体。诗歌和爱情对于我,也是实体。时至今日,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仍然相信诗人的灵魂会在天堂某个地方,烛照着我的存在。正是这种对于实体的信仰,使我建立起对于生命和诗歌——还有另外一些我说不出的东西——的深深敬畏;这种信仰和敬畏,又部分地祛除了我所感觉到的可怕孤独。是否有介于强者和贱民之间的一类人?尼采认为这类人和强者一样,事实上不可能存在。那么这个世界真的只能充满贱民吗?那么我所爱过的诗人呢?——他生前是一个痛苦的贱民,死后变成了受人膜拜的孤独偶像。——能这样定义吗?也许,生命是难以定义的。尼采说,如此这般的人并不存在,很可能是因为,他们从根本上难以命名。姑且称之为:谦卑者。这种谦卑和骄傲不但不矛盾,而且是人类通向真正的骄傲之途的唯一路径。最简单的解释莫过于一句谚语所说:大海之所以具有最广博的容量,是因为它的位置最低。 然而一个真理却是:从贱民到强者之间横亘着永无止境的艰难征程,犹如西西弗斯的滚石之旅,他们将永远在路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