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管理型资本主义到分布式资本主义

鱼安
和这本书同时在看的还有美国的社会心理学家马斯洛写的《洞察未来》,把经济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结合起来看,的确有助于超越以往想当然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和分析一些现象,也更能理解今后设计的发展趋势。

马斯洛所提出的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的需求分成了呈金字塔型分布的五个需求: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会需求,自尊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依次由较低层次到较高层次。

从越战纪念碑所提供的供“个人反省和独自思考的安静空间”到911事件中人们对每一个遇难者的关注,可以看到人们对个性的尊重,每个人都有其特性和不可替代性,可以说,灾难带给人的痛苦和仇恨甚至强化了人们对个人唯一性的认识。

而上个世纪西方管理型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了物质世界的空前繁荣,中国也在邓小平两次南巡讲话后,经过改革开放,经济得到突飞猛进的增长。正是这种物质的发展,使得人的需求也随之发生了质变,开始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自我实现。从新人类的职业选择可以看出,在职业好单位不好,和单位好职业不好这两难的选择题中,越来越多的人趋向于选择好的职业,选择一条有希望发展自己潜能的路。相比起前几辈人所说的“铁饭碗”这么一个对职业的描述,我们会发现,新人类...
显示全文
和这本书同时在看的还有美国的社会心理学家马斯洛写的《洞察未来》,把经济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结合起来看,的确有助于超越以往想当然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和分析一些现象,也更能理解今后设计的发展趋势。

马斯洛所提出的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的需求分成了呈金字塔型分布的五个需求: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会需求,自尊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依次由较低层次到较高层次。

从越战纪念碑所提供的供“个人反省和独自思考的安静空间”到911事件中人们对每一个遇难者的关注,可以看到人们对个性的尊重,每个人都有其特性和不可替代性,可以说,灾难带给人的痛苦和仇恨甚至强化了人们对个人唯一性的认识。

而上个世纪西方管理型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了物质世界的空前繁荣,中国也在邓小平两次南巡讲话后,经过改革开放,经济得到突飞猛进的增长。正是这种物质的发展,使得人的需求也随之发生了质变,开始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自我实现。从新人类的职业选择可以看出,在职业好单位不好,和单位好职业不好这两难的选择题中,越来越多的人趋向于选择好的职业,选择一条有希望发展自己潜能的路。相比起前几辈人所说的“铁饭碗”这么一个对职业的描述,我们会发现,新人类已经不再那么重视归属感了,对安全的需求降低了,而将自我实现的需求摆在了更前面。

新个人主义社会已经到来了,但“个性人”所追求的心理自主及按自己的方式生活无疑和现行的管理型资本主义的效率价值观,大规模秩序发生了冲突。可以说,我们如今越来越多提到的“压力”这个词正是由这两股方向相反的力量相遇时挤压所产生的。对心理自主的渴望越强烈,旧逻辑给我们造成的压力就越强烈。

新人类往往会将这种压力和失望转化为消费中的新梦想,期望通过消费来寻求心理庇护,得到支持,扩展和丰富体验。这是一种新的消费市场,我们有必要重新定义消费结构,以个性消费取代以往的“规模”或“细分”消费模式,个性消费所需要的是一种从来没有人卖过的东西——创造和维持个性生活所必需的支持。这种支持,就是作者所说的“深度支持”(deep support)。深度支持依赖于一种新经济框架和一种新技术媒体来提供具有历史开创性的东西:对整个消费经历的义务和责任。在支持型经济中,企业只有承担起消费体验方面的所有义务和责任才能实现关系价值。产品和服务只是深度支持的载体,深度支持本身才是定义新商业的“基本产品”。管理型资本主义将要经历一个向分布式资本主义过渡的阶段,它要求一种新的企业逻辑的出现。新企业逻辑的基础是关系价值的分布式结构,它是对旧逻辑的逆转。新企业逻辑的所有方面都要反映分布式的形式,包括它的生产、所有权、权力和社会关系系统。

在过去几十年中形容词“分布式”已被越来越多地用于有关的几个不同的社会经济体系,出现了一批和“分布式”有关的新名词:分布式智能(distributed intelligence),(distributed generation),分布式创造力(distributed creativity), 分布式经济(distributed economy)等。形容词“分布式”揭示了有一个横向的系统结构存在,在这个系统里复杂的行动赖以大量相连的元素平行的完成。

在对可持续发展的展望下,Ezio Manzini分析了分布式系统(Distributed systems)的概念。在不同的运用领域正在浮现的一系列分布式现象揭示了从集中式系统(centralized systems)过渡到分布式系统的现实可能性。他认为大的社会技术体系和分布式系统可望成为可持续经济和可持续社会的基础构造。


-------------------------------------------------------------
以下为《支持型经济》摘抄

在对心理自主的追求中,新人类想要的一些东西是现代组织所不能给予他们的:按自己选择的方式生活所需要的真正支持。

个性消费(individuation of consumption),人们渴望成为“主动参与者”,能够作出自己的选择,控制自己的命运和财富。他们希望有人听取他们的意见,希望这些意见得到重视。他们想要成为一种新商业的主人,在这种新商业中,他们会被视做价值的源泉,一种我们称之为关系价值(relationship value)的新型经济价值源泉。”

人的变化大于组织的变化。以一种我们命名为分布式资本主义的新企业逻辑为基础的支持型经济将会在人与组织意见的隔阂中成长起来。

在每一个变革时代,那些作为新经济先锋的伟大突破无一例外的是这样一种进步:以此前无法想像的方式,以新技术为工具,来满足反映在新消费方式中的人类新梦想。

越战纪念碑——提供了一个个人反省和独立思考的安静空间。证明了大众的心理个性已经是如此的强烈。

人类体验的结构总是随着物质生活条件的变化而发生质变。

管理型资本主义创造了一个物质财富空前丰富的世界,物质的丰富又带来了教育、健康、机会、信息和空前复杂的体验,这一切正是新人类成长的温床。我们将新人类称为“个性人”。

个性化已经成为全世界大部分地区心理意识上的共同特征。

1997年的世界价值观调查(the World Values Survey)研究表明,现代化能够帮助一个社会从贫穷走向经济安全,但这并不是发展的终点。大规模社会的成功还引发了基本价值观的根本性改变——“人类生活需求”的转变。后现代主义将自治和多样性看得比权威、等级和服从更加重要。今天,人民大众的精神重心已经从安全转变为意义:从对生存安全的追求转变为对人生意义的追求。

心理个人主义最重要的源泉是富足以及富足所带来的成果:一个能够创造复杂人类体验并呼唤个人选择的复杂的社会。

代际价值观差别。20世纪中期之后的人具有一种新的精神特征。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内心深处那坚定的个人主义信念和对心理自主的极度渴望。

加拿大历史学家爱德华.肖特在其对18世纪以来心理疾病的深入研究中提出孤独是心理个人主义的致命弱点。他认为,孤独可能就是新时代人疲劳感和心理不适的来源。

全球化时代的工作压力正在转化为深度支持市场的起飞动力,正在使人类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充塑消费结构的决心变得越来越坚定。

如果社会体验能够对与树立和维护个人身份相关的行为给予肯定、支持和贡献,那人们就不会感到压力。相反,他们会拥有快乐和活力。

心理自主,是指有能力控制生命中最重要的方面,特别是个人身份。

今天的艰苦眼和压力反映了遭受到挫折的心理自主梦想。人们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新人类渴望一个能够对心理自主给予肯定、支持和滋养的世界,这样的渴望越强烈,旧逻辑给他们造成的艰苦和压力就越强烈。

新需求表达的三个主要特征,第一个我们称之为要求庇护(clam of sanctuary),第二个是渴望发言(demand for voice)。有趣的是,这些独立、自控、自我定义的需求将使新人类产生一种新的互相依赖的需要,我们称之为寻求联系(quest for connection)。

大量的正在成长的新消费行为正在以其核心思想团结起一个贯穿社会和经济各个角落的广大群体。这种核心思想是:“我要购买那些能够带给我个性化生活的东西。我要购买那些能够让我创造自己、了解自己、做自己的东西。我要购买那些能够让我实现心理自主的帮助和服务。”

历史上,工作从以体力劳动为基础的有形行为发展为管理、信息、知识和服务等抽象行为。消费也是如此,从硬产品到软服务,它经历了一个从具体到抽象的过程,将来还会走向更加成熟但也更加抽象的深度支持王国

新个人主义社会崛起了,个人需求变的复杂而又丰富。同时,全球竞争的压力迫使更多的公司用提高生产率和削减成本的方法来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热情和效率执行他们的标准企业逻辑。结果,组织变得越来越漠视和疏远那些依赖他们的个性消费者。这是一个“事物世界”,最终消费者总是被当做操纵的对象或是有待解决的问题,于是就产生了我们所说的交易危机:人们追求庇护、表达和联系,但却被商业规则当成了资产负债表上的无名符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支持型经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