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空虚无聊的问题——读《后物欲时代的来临》

鱼安
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饥饿心灵取代了饥饿肚皮的世界。

解决温饱,这在人类史上一直是长久以来大多数人们为之奋斗的目标。从20世纪中叶往前推,全部人类历史都是为生存而挣扎的历史。

温饱解决后,我们遇到了新的问题——空虚与无聊。人为什么会感到空虚无聊呢?西方大文豪萧伯纳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长久以来,人们为了生存而努力,为了解决温饱问题而奋斗,不需要为此操心的只是少数的贵族,他们是靠剥削别人而生存。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物质辉煌和经济发展,使得我们大范围的解决了温饱问题。在现在的人类中,因食物供应过量而超重的人数首次超过了饥饿的人数。人类几百万年来头次大规模的解决了温饱问题。这在生物史和人类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自然和我们的社会都还没能教会我们如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正如同凯恩斯所预言和担忧的一样,他在1930年就曾预言经济问题将在一百年内解决。因此,人类自从出现以来,第一次遇到了他真正的、永恒的问题——人类将如何打发他们赢得的闲暇?

在现代,面对这个问题,很多人变得无所适从。有些人捡起了以前解决生存问题时所使用的工具——物质资源来应对,通过扩大物质资源的消费来填补空虚无聊。但这种物质...
显示全文
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饥饿心灵取代了饥饿肚皮的世界。

解决温饱,这在人类史上一直是长久以来大多数人们为之奋斗的目标。从20世纪中叶往前推,全部人类历史都是为生存而挣扎的历史。

温饱解决后,我们遇到了新的问题——空虚与无聊。人为什么会感到空虚无聊呢?西方大文豪萧伯纳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长久以来,人们为了生存而努力,为了解决温饱问题而奋斗,不需要为此操心的只是少数的贵族,他们是靠剥削别人而生存。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物质辉煌和经济发展,使得我们大范围的解决了温饱问题。在现在的人类中,因食物供应过量而超重的人数首次超过了饥饿的人数。人类几百万年来头次大规模的解决了温饱问题。这在生物史和人类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自然和我们的社会都还没能教会我们如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正如同凯恩斯所预言和担忧的一样,他在1930年就曾预言经济问题将在一百年内解决。因此,人类自从出现以来,第一次遇到了他真正的、永恒的问题——人类将如何打发他们赢得的闲暇?

在现代,面对这个问题,很多人变得无所适从。有些人捡起了以前解决生存问题时所使用的工具——物质资源来应对,通过扩大物质资源的消费来填补空虚无聊。但这种物质消费如同垃圾食品一样,只能够使人获得短暂的满足,之后却会伤害身体健康。如同鲍曼引用卡罗尔对现代消费的嘲笑:

这个问题我们也许可以从几个世纪以来富有的人们生活方式那里找到答案。这些人以贵族为代表,相对较早的面对了这个问题,他们也无可避免的陷入了空虚无聊之中。摆脱空虚无聊有两个出口:一是堕落,一是升华。诚然,历史上许多贵族都走向了堕落的不归路,西周时代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的一小撮贵族,便闹出了酒池肉林的举动。但也有一些贵族走向了升华的生活。孔子所主张的诗、书、礼、乐、御、射,统称为六艺的教育宗旨和手段,不是在教人如何生存,而是在教人如何生活,如何成为一个君子,一个高尚的人。古代西方的贵族教育也不谋而合的走上了这条路,教育的主要内容是读写、音乐、游戏、仪表、马术等。通过对乐趣的培养、精神的充实、生活的艺术化来对抗空虚与无聊,并避免由于疏导不当产生的物欲膨胀。

而现代的教育与古典教育的最大差别就是教育变成了教人如何工作的工具。随着工业社会劳动分工的细化,教育的专业细化正证实了这点。虽然在现代教育中也有音乐、体育和美术课,但基本上成为了名存实亡的科目。在这种教育中,我们学会了如何工作,却没有学会如何生活,如何应对空虚无聊的问题。也许,教育所面临的下一个问题是教会人们如何艺术化的生活。

老话说:一代学穿,二代学吃,三代学古董字画。这其实说明了物质丰裕给人的生活方式带来的变化,这个变化是需要一个较长的学习过程的。从温饱、物质上的满足逐渐过渡到艺术化的生活里来。拥有游戏的心态、形成健康休闲的习惯,是排解空虚无聊的途径。但这种健康的休闲和游戏,看似简单,实际上并不容易学习。它需要一定的氛围熏陶,并且是具有技巧性的,需要通过学习,掌握了它的规则和技法才能带来快乐。音乐、围棋、跳舞、足球、登山等都是这样的一个道理。而通常是你所掌握的技巧性越高,你所从中获得的满足越多,并越感兴趣。当空虚无聊来袭时,这种技巧性强的休闲和游戏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运用的,于是,很多人投身于技巧性低但刺激性小的的休闲和游戏,如看电视、购物。而毒品是技巧性低而又能迅速获得极大刺激的一个途径,这也是为什么毒品在严令禁止之下仍然流行泛滥的一个原因。

古德尔曾说过:在工业前时代,工作和游戏并不是对立的,而是时而掺和在一起的。采茶的人们会边劳作边聊天、唱歌。手工艺人也会在他作品中加入游戏的性质——自主、随性,并享受完成结果的挑战和成就感。而工业革命为了追求效率和复制性,一再将工作细分,乃至生产一个小螺丝钉都需要十多个工人来协作完成,每个人只是完成整个过程中的一小部分。这种细分方式,无疑剥夺了工作中的自主性和创造性,也不再使工作的人有成就感。现代社会中的工作有明确的功利性目标,多数人的工作是被动单调的。这种工作性质的变化也是造成现代人空虚无聊增长的一大因素。人是有寻求刺激的需求的,但现代工作中游戏性质的脱离,人在工作中满足不了刺激的需求。

工业革命初始,就有人预言:由于效率的提高,人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将有望减少至每天四小时。机器将会使人获得更多的自由时间。但如今看来,工业革命的确是大大的提高了生产效率,但工时并没有减少,现代人的自由时间也没有增加。这可以从两方面去解释。其一是现代的消费主义也使得人们陷入了一个怪圈,即为了消费更多而工作更多。工业时代效率的增长也同样刺激了人们消费欲望的增长。消费主义之所以流行在于它使人们认为更多产品等于更多幸福,并以此形成了主流消费价值观。铺天盖地的广告不断在告诉人们:拥有了某某产品,你的生活将更美好。解决了温饱问题的人们盲目地跟随了消费主义,感觉到自己物质上占有的不足,而拼命地挣钱和花钱。现代的消费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最低必需品的消费。在发达国家,消费的是“最低社会面子”。即为了社会地位的消费。每种满足需求的物品,有从低到高的档次和价格,而人们努力工作以提升自己的购买能力。就如人们常说的,我买的就是这个牌子,因为它代表了一种生活品质。其二是工业革命造成了“由技术进步而导致的失业”,这种失业犹如生物界的优胜劣汰,使得相当一部分拥有较低技能也就是竞争力弱的人下岗了。最初预言人们工时将大大减少的人并没有考虑到在这个追求效率的时代,企业家们不会愿意人多工时短,那样将增加管理和福利上的负担。减少工时,均摊工作机会是需要国家立法干预的。

如今有研究证明,当收入的增加超过温饱线后,收入的增长对幸福感的增长影响微弱。无数富有的人也切身体验到,有了钱后并不比没有钱时更幸福。物质富足所产生的空虚,不能靠进一步的物质消费来填补。而人对物质的消耗是有度的,如同食物,人能够吃进去的食物有限,如果过度消费,只能是造成肥胖或疾病。对大多数人来说,要占有更多的物质资源,意味着要从事更多的工作和劳动。于是赛托夫斯基发出了惊人之语:。 当然,社会上也有少部分人的工作和兴趣是结合在一起的,并因此创造了客观的财富,但在当前社会上,这种人只是少数的幸运儿。

我们要如何走出这个物质占有和空虚无聊的迷宫?首先,要破除消费主义所宣传的更多产品等同更多幸福的消费观。并且明白,消费主义所做出的承诺——消费平等,是不可能实现的。地球上物质资源是极其有限的,每个人都想要有美国人那样消费水平,但如果地球上每个人都真的像美国人那样消费,要三个地球才能供应的起。其次,将以物质占有为基础的生活和消费方式转移到非物质化的生活和消费方式。比如选择有自主权的工作,这种选择可能意味着减少收入,但如果这份工作能够给予你成就感和刺激感,使你减少空虚无聊,那么我们可以说,这份工作的绝对收入并没有减少。因为它给你带来了非物质化的收入。非物质的生活和消费方式也可以是增加自己的自由时间,学习一门感兴趣的技巧,培养自己的游戏心态。第三,增长财富的同时妥善地使用它,可以增加生活满意度。如使用的同时考虑到其社会和环境影响,并努力为之做出贡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后物欲时代的来临的更多书评

推荐后物欲时代的来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