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 罪与罚 8.8分

尼采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一

孙正达
提要:探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超人理论与尼采超人理论之间的关系,并分析尼采超人理论形成的理论基础,也就是对人的批判。

关键字:陀思妥耶夫斯基 尼采 超人 自我肯定 理性主义

       在我看来,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超人更应该叫做强人,而尼采的超人则应理解为一种超越的人。尼采的超人学说完全包含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学说并且超越了陀思妥耶夫斯基。

       在《罪与罚》中,拉斯柯尔尼科夫口中的超人是一种优于乌合之众的存在,比如他说道:“甚至立法者们和人类社会的建立者们,从远古的时候起,到后来的莱格 库斯、梭伦、穆罕默德和拿破仑等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罪犯,唯一的原因是由于他们都制定了新的法律,从而破坏了被社会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从祖先传下来的古代 法律。当然,他们也不怕流血,只要流血能对他们有利。甚至值得注意的是,人类社会中就大多是的这些恩人和建立者都是非常可怕的刽子手。”往最纯洁的方面 讲,拉斯柯尔尼科夫的超人是人类中出类拔萃的一部分人,他们有天赋改变世界,能够为了美好的未来而破坏现状。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所讲:“第一类人永远保持着 ...
显示全文
提要:探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超人理论与尼采超人理论之间的关系,并分析尼采超人理论形成的理论基础,也就是对人的批判。

关键字:陀思妥耶夫斯基 尼采 超人 自我肯定 理性主义

       在我看来,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超人更应该叫做强人,而尼采的超人则应理解为一种超越的人。尼采的超人学说完全包含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学说并且超越了陀思妥耶夫斯基。

       在《罪与罚》中,拉斯柯尔尼科夫口中的超人是一种优于乌合之众的存在,比如他说道:“甚至立法者们和人类社会的建立者们,从远古的时候起,到后来的莱格 库斯、梭伦、穆罕默德和拿破仑等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罪犯,唯一的原因是由于他们都制定了新的法律,从而破坏了被社会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从祖先传下来的古代 法律。当然,他们也不怕流血,只要流血能对他们有利。甚至值得注意的是,人类社会中就大多是的这些恩人和建立者都是非常可怕的刽子手。”往最纯洁的方面 讲,拉斯柯尔尼科夫的超人是人类中出类拔萃的一部分人,他们有天赋改变世界,能够为了美好的未来而破坏现状。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所讲:“第一类人永远保持着 这个世界,而第二类人永远是未来的主人。第一类人保持着这个世界,增加他们的数目;而第二类人推进这个世界,引导他走向目标。”也就是说他评超人的标准是 俗世功绩的大小。诸如拿破仑之流,杀光说自己不对的人,然后自己就是对的了。

        在我看来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超人是尼采超人的一种,陀思妥耶夫斯基超人的特征可以是尼采超人的特征,但是并不是尼采超人根本的特征。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超人 的理论基础,我认为尼采在《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论自我超越一节里有犀利的陈述:最高的恶便属于最高的善,这善便是创造性的善。尼采的超人是这样的:他不 反对内心任何欲望和爱好,不听凭权贵者和独裁者那肆无忌惮的权欲和纵欲无度者的性欲摆布,既不禁欲,也不纵欲,而是认为性欲无辜。总是致力于超越占统治地 位和受人追逐的各种理想和价值,不为最终达到什么目的或者固步自封。尼采的书我都读过,比如《悲剧的诞生》《朝霞》《善恶之彼岸》《不合时宜的沉思》《人 性的,太人性的》《道德的谱系》《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我妹妹与我》等等,如果刻意曲解的话,他的思想是很容易被极权主义利用。但是我认为尼采本意不是 这样,从尼采那里我看到的是一种旺盛的生命意志,是一种明知生命的无意义却还在在绝望之上建筑希望的生活态度,就算人生是一幕悲剧,我们也要有声有色的演 这幕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庄严。

        我认为尼采超人最基本的特质是真诚。真诚要求意图不可还原,不可稀释。在《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论没有瑕疵的知识中尼采讲到:“无辜在何处?在有创造意志 的地方。谁想要超越自己去创造,我就认为他拥有最纯洁的创造意志。”这里很容易造成误解,超人是真诚的,但是并不是我们认为的真诚的具有崇高道德的人就是 超人。超人要撕碎作为偏见的道德,重估一切。那要人类要破除的有那些呢?

        第一、自我肯定

        人类的同情

        在《我妹妹与我》中尼采这样讲到:“同情别人是一种可怕的自我肯定,同情自己是最可耻的自我贬抑。”虽然叔本华和亚当斯密都把同情当做人类道德的基础,但 是在人类的同情之中隐藏着意识到或者没有意识到的通过同情别人来提升自己肯定自己的意图。在《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论同情者里,尼采讲到:“真的,我不喜 欢他们,这些悲天悯人之徒,他们因为同情而乐不可支,真不知天下有羞耻二字。我如果不得已而同情,也不愿叫自己是同情者,如果我是,我就宁肯远远的同情。 我宁肯在别人认出我之前蒙面而遁。”超人也有同情,但是超人的同情是极度克制的,甚至表现为羞愧,朋友遭遇了不幸,而我不是他。所以维特根斯坦说:“只有 更加不幸的人才有同情别人的权利。”人都很痛苦,因为他们爱的高度还没超出他们的同情。超人的爱高于同情,因为爱还要创造。

         自我牺牲

        《新约全书》里写了魔鬼三次诱惑基督的故事。第一次,魔鬼引诱饥饿的基督把石头变成面包,基督拒绝了,他觉得不能为了自己使用神迹;第二次,魔鬼引诱基督 从神殿顶上跳下去,证明自己受到上帝的庇佑,基督又拒绝了,他觉得把神迹当作证据去叫别人信仰是下三滥的手段;第三次,魔鬼对基督说,你要是俯下身来膜拜 我,我就把世上的万国都给你,这不就是你辛辛苦苦要得到的么,基督还是拒绝了,他觉得牺牲原则来达到目的就本末倒置了。然而毛姆在《刀锋》中又加了一个尾 巴:第四次,魔鬼告诉基督:“如果你愿意接受耻辱,鞭挞,戴上荆棘编的冠,让人家把你钉死在十字架上,你将使人类得救,因为为了朋友牺牲自己的生命,是人 所能表现的最伟大的爱。”基督抵制了一切诱惑,却惟独不能抵制“为他人牺牲自我”的诱惑,耶稣死了,但人类并没有因此得救。人类也是这样,当他牺牲自己成 全他人时,他一瞬间变觉得自己比上帝更伟大了,但这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置于了别人之上,既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他人。在有牺牲、奉献和爱的目光的地方,就有成 为主人的意志。超人可以抵御这种自我牺牲的诱惑,抵御成为一个悲剧英雄的诱惑,因为超人不愿剥夺别人的主动性,你不能替别人吃饭,更不能替别人生活。在谈 到耶稣是,尼采讲到:“他死得太早,假使他活到我这个岁数,他就会收回他的理论!他的高尚足以使他收回他的理论。”“苏格拉底是基督出现之前唯一的基督 徒,我则是基督出现之后唯一的基督徒。”

        自媚

        这一点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也有写到,大意是这样的,看到孩子们在草坪上奔跑嬉戏,自媚使人会产生两种前后紧密相连的泪流,第一种眼泪 说:看见孩子们在草地上奔跑着,多好啊!第二种眼泪说:和所有的人类在一起,被草地上奔跑的孩子们所感动,多好啊!第二种眼泪使自媚更自媚。人类的博爱将 只可能是以自媚为基础。

        第二、理性主义

        有一个笑话,说是胡适的留学日记,大致是这样的:

1月1日,打牌。

1月2日,打牌。

1月3日,打牌。

1月4日,胡适之啊胡适之!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先前订下的学习计划你都忘了吗?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1月5日,打牌。

       这反映了理性的无奈,在尼采看来,可怜的理性绝不应成为人们行为的标尺,而超人的头只是心的内脏,也就是说超人是超越理性的。

在 神学界有一对一直存在争论的命题:究竟因为善是好的上帝才要我们这么做,还是因为上帝要我们这么做,善才是好的? 如果因为善是好的,所以上帝才让我们这么做,而善是好的这个标准是掌握在人的手里的,那么人就是不需要上帝的,因为理性告诉我们因为善是好的所以上帝肯定 允许,也就是说人认为善的,那么就肯定是好的,那么人就不需要上帝了。所以说人类因为缺乏信仰创造了上帝,之后又用理性杀死了上帝,我们现在的世界就是抛 弃上帝的世界。尼采在《悲剧的诞生》里讲到:贪婪的意志总能找到一种手段,凭借笼罩万物的幻象,把他的造物拘留在人间,迫使他们生存下去。一种人被苏格拉 底式的求知欲束缚住,妄想知识可以治愈生存的永恒创伤;另一种人被眼前飘展的诱人的艺术美之幻幕包围住;第三种人求助于形而上的慰藉,相信永恒生命在现象 的漩涡之下川流不息,他们借此对意志随时准备好的更普遍甚至有力的幻象保持沉默。一般来说,幻象的这三个等级只属于天赋较高的人,他们怀着深深地厌恶感觉 到生存的重负,于是挑选一种兴奋剂来使自己忘掉这恶心。我们所谓文化的一切,就是有这些兴奋剂组成的。按照调配的比例,就主要是苏格拉底文化,或艺术文 化,或悲剧文化。如果乐意相信历史的佐证,也可以说是亚历山大文化,或希腊文化,或婆罗门文化。……我们整个的现代世界被困在亚历山大文化的网中……这种 文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想入非非的乐观主义!现在倘若这种乐观主义的果实已经成熟,倘若这种文化已经是整个社会直至于最底层腐败,社会因沸腾的欲 望而惶惶不可终日;倘若对于一切人的尘世幸福的信念,对于普及知识文化的可能性的观念,渐渐转变为急切追求亚历山大尘世幸福,并祈求与欧里庇德斯的机械降 神,我们就不必再大惊小怪了!应当看到,亚历山大文化必须有一个奴隶等级,才能长久存在。可是,它却以它的乐观主义人生观否认这一等级的必要性,因而一但 他所谓“人的尊严”“工作的尊严”之类蛊惑人心的漂亮话失去效力,他就会渐渐走向可怕的毁灭。” 如果是后者,也就是因为上帝让我们这样做所以善才是好的,也就是说只管相信上帝就好了,有一个故事是亚伯拉罕的痛苦:上帝要求亚伯拉罕献上他儿子以撒作为 祭品,亚伯拉罕想上帝是不会有错的于是决定照办,正当他大刀向儿子的头上砍去时,上帝及时喝止了他,说好了好了你有这份心就行了。这个故事把信仰放在了道 德的对立面,它就要求人只管相信上帝就好了,不要动用理性,不要怀疑,怀疑即是罪恶。我们说问题的解决在于它的消解,尼采不要上帝,也不要肤浅的理性,超 人超越理性和上帝两者之对立,超人有强大的自我足以欣赏人生的无意义。

       我最欣赏的三位哲学家是:克尔凯郭尔,尼采(尼采一定程度上包含叔本华和萨特)和维特根斯坦。克尔凯郭尔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同被认为是存在主义的先驱,舍 斯托夫在《旷野呼告》里曾讲过他们两个的比较,尼采说他从陀思妥耶夫斯基那里得到共鸣,维特根斯坦则是想通过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卡拉马佐夫兄》讲的“如果 上帝不存在,那么一切都将是允许的”的逆否命题“有不被允许的东西,所以上帝存在”试图以证明上帝存在。不管是尼采的“超人”、加缪的“反抗的人”,还是 福柯的“不正常的人”、马尔库塞的“单向度的人”,他们都基于同一个信念:世界应该更好。他们都想治疗这个世界。用维特根斯坦的话来讲:不管世界是怎么样 的,都不能迫使我认为世界只能如此。

 参考文献:

《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著黄明嘉 娄林译本

  《我妹妹与我》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著陈仓多译本

《悲剧的诞生》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著周国平译本

《人性的,太人性的》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著杨恒达译本

《恐惧与战栗》索伦·克尔凯郭尔著肖聿译本

《逻辑哲学论》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著王平复译本

《罪与罚》陀思妥耶夫斯基著冯岳麟译本

   部分材料来源于网上阅读,不一一赘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罪与罚的更多书评

推荐罪与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