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世界中心》编者的话:我用三年,让地图会说话

国家地理图书
我就是个画地图的。

前几天,公司为举办办公新址的启动仪式,特意给每个同事录了一段小视频,随机提问了几个小问题。当被要求用一个词来形容“中国国家地理”这个品牌时,我回答的是“梦想”。 上大学的时候,我学的是地理相关专业,觉得要是能进中国国家地理工作真是做梦也能笑醒,结果梦想成真,成了一个天天画地图的小编辑。
 

地图编辑的工位

地图编辑主要为图书做制图工作,每天都在与点线面打交道。很多人听到我的工作后第一句话都是:“你是不是总全世界各地跑啊? ”这个时候我最喜欢用这句话回应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也想琢磨点儿新玩意儿。《地图会说话》出现时,正值我与这份工作的“七年之痒”。

 “地图会说话”是...
显示全文
我就是个画地图的。

前几天,公司为举办办公新址的启动仪式,特意给每个同事录了一段小视频,随机提问了几个小问题。当被要求用一个词来形容“中国国家地理”这个品牌时,我回答的是“梦想”。 上大学的时候,我学的是地理相关专业,觉得要是能进中国国家地理工作真是做梦也能笑醒,结果梦想成真,成了一个天天画地图的小编辑。
 

地图编辑的工位

地图编辑主要为图书做制图工作,每天都在与点线面打交道。很多人听到我的工作后第一句话都是:“你是不是总全世界各地跑啊? ”这个时候我最喜欢用这句话回应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也想琢磨点儿新玩意儿。《地图会说话》出现时,正值我与这份工作的“七年之痒”。

 “地图会说话”是什么书?

“地图会说话”其实是丛书的名字,源自数年前编辑部一位编辑“董小姐”的灵光乍现。初衷是想利用不同时代的地图来展现我们时代的进步与世界的变化。后来随着眼界的开阔,我们认为“地图会说话”能做的不只这些,还可以利用地图去说“事儿”。

这些“事儿”可以包括地理、历史、经济、政治、文化甚至于我们的衣食住行等诸多领域。它能以一种全新的角度来为读者展现地图所表达的含义。书中的地图有的简单、有的复杂、有的是行政区划图、还有的是遥感影像图,所有的地图中都包含有许多制图者想要表达给读者的信息,让读者在汲取知识的同时,也享受到一点点挖掘信息的乐趣。

 谁在《谁在世界中心》的中心呢?

《谁在世界中心》就是“地图会说话”系列的第一本书,书中的内容主要涉及中国及周边国家的地缘现状及未来趋势的一个预判。地图对于地缘解读的重要性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要把地理结构及脉络梳理清楚,为了能够更清晰的把“事儿”说清说透,还要保证足够多的图量才能达到让读者满意。



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不会是一项能够轻松完成的工作,但也绝没想到第一本的面世是如此不轻松……

三年前副总编辑推荐温骏轩老师的时候,温老师作为天涯论坛国际观察版块“第一神贴”《地缘看世界》的作者,早已圈粉无数。其宽广的知识面及对时事准确的预判令众网友心悦诚服,也让很多像我这样的地缘知识菜鸟认识并喜欢上了地缘政治这一领域。如今此帖已经更新了8年,从天涯到各类公众号,竞相转贴。

与温老师深入交谈的时候,才知道他与粉丝还有一个十年之约,希望能够在十年内系统地沿着历史线将全世界的各大板块都能分析一遍(《谁在世界中心》一书系中国及周边版块部分),作为互联网快餐文化盛行的今天能坚持如此着实不易。让温老师的书给《地图会说话》打头阵真真求之不得。

一本主打地缘政治分析的图书,地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地图编辑 编什么?

为了能够更好的做出这本书的地图,我们的地图制作团队一遍又一遍地通读文章,和作者沟通内容,和设计师沟通版式,终于在拿到稿子半年后做出了第一版地图。但我并没有感到一丝的兴奋,因为从始至终觉得自己完成的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配图工作,而不是这个系列所需要的“可以说话的地图”。

相关同事对地图的效果也不甚满意。多方征求意见后,我发现在地图的制作过程中,我们更多是为了迎合作者的观点,而没有从地图本身出发,达到文字与地图互相印证的效果。想通这点后,我们对全书地图进行了一次整体修改,不断优化细节,前后共花费了将近一年时间,才算过了自己这一关。

举个例子。美国地缘政治学者马汉的“海权论”可以概括为三点:

1. 谁掌握了世界核心的咽喉航道、运河和航线,谁就掌握了世界经济和能源运输之门;
2. 谁掌握了世界经济和能源运输之门,谁就掌握了世界各国的经济和安全命脉;
3. 谁掌握了世界各国的经济和安全命脉,谁就(变相)控制了全世界。

为了论述海权论,我们画了一幅世界主要海上通道示意图。


世界主要海上通道地图第一版

第一版中,我们只是根据文字,在地图上标出了世界主要海峡、运河的位置,但这些交通要冲在地缘上有何作用,对周边国家有何影响,为什么能够印证“海权论”的观点,则没有体现出来。通过多次内部讨论,还有数次向作者深夜请教,我们意识到,国家的分布,航线的走向,海峡及运河的水文数据都应体现出来,这样才能有足够多的数据来论证理论的可靠性。

想通这点后,需要做的就是数据收集工作了,书店、网络、朋友圈都搜罗了一遍,为了一张图买了五本书,对收集到的数据反复甄选,又和设计师磨合合适的版式,最终才有了下面的定稿。


世界主要海上通道地图定稿(点击看大图)

定稿内容的丰富性和版式的设计感都有大幅度提升,最重要的是,即使只通过这幅地图,读者也可以挖掘出许多关键信息。读者的目光每在地图上多停留一秒钟,都是对我们的肯定。
 

世界主要海上通道定稿局部

 地图 是如何说事儿的?

关于地图能透露的信息,让我们举个小例子。

在苏伊士运河开通之前,走海路从欧洲到达亚洲,必须绕过非洲的好望角。而苏伊士运河联通地中海与红海后,不仅缩短了欧洲和亚洲之间的通航距离,更撬动了欧亚大陆的地缘拼图。


中国海上突围路线图定稿

这幅图中出现了从南海到印度洋的四条航线。

其中一条为传统的南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航线,两条为经过印尼诸海峡进入印度洋的航线,还有一条是经太平洋绕过澳大利亚进入印度洋的航线。在传统航线中,新加坡作为马六甲海峡的门户,一直以来都向英、美靠拢,并遵循西方的价值观。

尽管在和平时期,中国的商船经过马六甲海峡时并不会遇到官方的阻拦,但从战略安全的角度来看,你无法保证在非和平时期会发生什么情况。于是,我们必须为自己选择一套备选方案。

西太平洋-南太平洋-印度洋航线在理论上可行,但是即便不考虑成本问题,这条西太平洋-印度洋航线的地缘政治风险也远远高于南海-印度洋航线。毕竟,这条航线要在美国(关岛)、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海洋国家联盟核心成员的眼皮底下经过。

既然连马六甲海峡都快被中国的对手封锁了,又怎么能指望上述国家成为中国的盟友呢?因此,我们必须把视线放在另外两条航线上,这也是我们要寻求印尼作为我们国家战略合作对象的原因之一。

 地图编辑的焦虑

地图上的细节太多,更何况作为一本地缘政治类图书本身涉及的敏感点就很多,尽管已经反复出图、校对,但报送国家测绘局审查的时候,我心中还是难免忐忑,担心哪里会有纰漏。但最终,书中使用的近60幅原创地图一次性通过了国家测绘局的审核!



但这刚哪儿到哪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于《谁在世界中心》里有不少内容在讨论中国及周边国家的地缘政治关系,更有对历史矛盾的观点阐述和对未来政治走向的预测,属于重大政治选题,需要报送外交部审读。这个消息一下子就冲淡了审图通过的喜悦之情。

在后面将近一年的等待过程中,责任编辑都换了两位。我和同事说起这本书,不免有几分焦虑,隔三差五就去打听审核进度。终于在今年3月,书稿返回,修改极少,也从侧面反映出作者对国际形势把握的精准。这时才算松口气,出书有望了。

 最后,封面是所有编辑的痛……

最后就是封面设计的事儿了。

内容流程都走完了,封面还没着落。设计师的工位就在我旁边,连出了七版封面,被磨得生无可恋。
 


中间灰蓝配款,本来已是“定稿”,但你知道的,只要没下厂,所谓“定稿”都是备胎……
我说:“要不咱再来一个吧?”

设计师轻轻一笑。

不管怎样,封面变成了这样:



从组稿开始,这本书整整捣鼓了三年。

这是“地图会说话”系列的第一本书,现在我们把它交给你了。
3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谁在世界中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谁在世界中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