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与伦理的悲剧

coolcozy
2017-07-26 16:37:54
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是本朝的体制问题。本朝是以“四书”中的伦理作为治理臣民的主宰,官员忠于皇帝,儿子孝敬父亲,女人听命于男人,不识字的农民仰慕读书人,而不是以法律治国。虽然开国皇帝朱元璋颁发了法典,并要求民众购买收藏此书,以起到震慑民众的作用。但在实际上,文官逐渐成为了本朝的实际统治者。而文官的共同语言,则是从小熟读并以此走上仕途的“四书”等的伦理道德。万历年间的悲剧正由此而生。

一、皇帝的悲剧
皇帝也是人,也有快意恩仇,但当他做上皇帝的位置,才发现文官和民众需要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象征。一个能以自身为礼仪或德行做天下表率的象征,他做的每件事都需要符合伦理道德要求。皇太后要表达对皇帝的感谢,需要请大学士写成文章以表彰皇帝的孝心,而不能以寻常母子之情表达;皇帝想要与喜欢的女人厮守,却迫于群臣雨露均占的压力;想要立自己喜欢的儿子为太子,却因为“立长不立幼”的教条限制而无法公开表达想法;死后想与喜欢的女子同葬一处,也因女子不是皇后也不是太子的生母而不能实现;就连想要练习书法、操练兵马都被首辅叫停。聪明的万历看透了这一切,他无法向他的祖宗正德皇帝一样摆脱束缚,驰骋边疆对抗小王子,这


...
显示全文
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是本朝的体制问题。本朝是以“四书”中的伦理作为治理臣民的主宰,官员忠于皇帝,儿子孝敬父亲,女人听命于男人,不识字的农民仰慕读书人,而不是以法律治国。虽然开国皇帝朱元璋颁发了法典,并要求民众购买收藏此书,以起到震慑民众的作用。但在实际上,文官逐渐成为了本朝的实际统治者。而文官的共同语言,则是从小熟读并以此走上仕途的“四书”等的伦理道德。万历年间的悲剧正由此而生。

一、皇帝的悲剧
皇帝也是人,也有快意恩仇,但当他做上皇帝的位置,才发现文官和民众需要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象征。一个能以自身为礼仪或德行做天下表率的象征,他做的每件事都需要符合伦理道德要求。皇太后要表达对皇帝的感谢,需要请大学士写成文章以表彰皇帝的孝心,而不能以寻常母子之情表达;皇帝想要与喜欢的女人厮守,却迫于群臣雨露均占的压力;想要立自己喜欢的儿子为太子,却因为“立长不立幼”的教条限制而无法公开表达想法;死后想与喜欢的女子同葬一处,也因女子不是皇后也不是太子的生母而不能实现;就连想要练习书法、操练兵马都被首辅叫停。聪明的万历看透了这一切,他无法向他的祖宗正德皇帝一样摆脱束缚,驰骋边疆对抗小王子,这个从小就坐上宝座被朝臣教育长大的皇帝,深知自己无法对抗这股舆论势力,最终也只有妥协而已,从此他只好以“无为”消极处理政事,让自己在各种礼仪大典中消失,以此作为无声的反抗。

如果万历能更坚持一点,以皇位为代价而换取自由,如他的爷爷嘉靖皇帝一般,就可能会取得为投机而不顾伦理的文官帮助而获得自由;如果万历能出生在明朝早期,文官的势力并未根深蒂固,他就可如同万历或正德帝一般驰骋草原对抗蒙古;如果郑贵妃能如万贵妃一般飞扬跋扈,残害龙子,那么万历至少能实现立福王朱常洵为太子及死后与郑贵妃厮守的愿望,可惜这女人虽有心,但手段仅仅为梃击案这种雕虫小技;如果万历所在的朝代以法治国,他就可以依据律法及前朝常例实现心愿,获得个性发展。只可惜,以本朝伦理治国,文官把握朝政舆论,万历也只能以悲剧收尾。

二、首辅的悲剧
万历一朝,两大首辅,张居正和申时行,位极人臣,在位期间深得皇帝信任,但一个死后被清算,一个被认为尸位素餐,毫无贡献。他们的悲剧,和本朝的文官息息相关。

张居正力图改革,推行考成法和一条鞭法。这两者无疑损害了文官的利益而无法得到文官的认同。再加上张居正夺情有违祖宗百事孝为先的伦理纲常,更加引起文官的不满,从而导致死后被清算。申时行知道,一项政策能否实施,实施后的成败,全看他与全体文官的共同习惯是否相安无忧,因此他主张阴阳调和。阴为个人的私欲,阳为人们口头上的理想。张居正要求全体官员弃阴,要求他们不贪墨、在其而位谋其职,他不以理而以法要求文官。申时行知道前任失败的原因,放低要求,期望的不外是“不肖者犹知忌惮,而贤者有所依附”,而要实现这低要求仍是需要奋斗一番。

我想,如张居正这般精明的人,何曾不知道要维护文官群体的利益,才能使自己得到拥护。但他也知道,如果要维护文官群体的利益,改革就会大打折扣,甚至失败。因此他别无选择,为了推行政策,他只能任人唯亲,和冯保结盟,强力镇压言官,使他们无法制造不利于改革的舆论,他的铁腕政策,在他在位期间成为了改革的保障。当他去世后,由于没有合适的改革继承人,万历又急于摆脱张居正的影响,而遭到清算,考成法也被申时行废除。

申时行善于洞察事物的阴和阳,主动担任和事佬,调和阴阳。他知道万历皇帝转变的原因,他视图调和皇帝和文官间的矛盾,为皇帝阻挡文官要求立长的压力,同时他也不得不顺应文官集团,所以当文官在他病时,在请求立太子的奏折中加上他的名字,他也只能私下写信给万历解释。该信后落入次辅之手而公开,从而遭到文官集体弹劾,从而只好上书请辞,万历也不得不允许。

国家为解决问题而设立文官,但国家的最大问题也是文官。

海瑞——特立独行的文官
海瑞是这个时代奇怪的产物,一方面他重视法律的作用并且执法不阿,另一方面,他作为一个在“四书”培养下成长的文官,又始终重视伦理道德的指导作用。由于他的个性和信条,而被人尊重,作为时代的榜样。但对他的政治措施,争议很大。在各种争执之中最容易找出的共通结论,就是他的所作所为无法被接受为全体文官们的办事准则。

以个人而对抗强大的社会力量,加之在具体处理这些诉讼时又过于自信,师心自用,即没有对地方上的情形做过周密的考察,也没有宣布法律的准则,更没有建立专门的机构去调查案情、听取申辩以做出公正的裁决,海瑞的不能成功已不待言而自明。

戚继光——武官的悲剧
明朝除洪武、永乐两朝外,武官的地位往往不如文官。武官在外作战,需要派遣文官作为监军,而整个战役的总指挥往往也是由文官担任。因此,文官对武官的蔑视,不仅仅是在精神上,在实际作战中,他们也常常对高级将领提出无理的指责。这种指责,一方面为文官集团的指挥错误做开脱,另一方面,也不乏在皇帝面前显示其能耐的原因。

因为本朝文官地位不可撼动,往往想要发展军事或进行军事改革的武官均遭到打击,比如俞大猷,这位抗倭名将提倡发展战舰和火器,但未被采纳,归根结底,这番军事改革涉及到了政治问题。要发展战舰火器,就需要财政集中,统一划拨,与本朝现有的以几县供应一个卫所的制度有所不符。同时,也要求朝政的重点及财政向军事、武将有所倾斜,这些都是文官集团无法容忍的。

因此俞大猷几升几落,而戚继光看准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只能妥协。无法发展火器战舰,就依据现有供给操练阵法,并在文官集团可容忍的范围内,招募个人部队进行操练,以个人武装作为对抗外敌的特种武器。当然,戚继光的成功也离不开张居正的支持,因此当张居正遭到清算后,朝廷忌惮戚继光而将他调离,继而罢官,这位抗倭大将军最终在疾病交迫中死去。

亿古思今
今天的中国,学习西方法制社会,国家以宪法作为治国方针,但却时时感受到人心不古,人们为利益而不顾伦理道德。以伦理道德治国而导致明朝的灭亡,而现在大力提倡法制,却又导致了其他的问题。并且现在所谓法制,也有人治的因素在里面。人制定了法律,人可以寻找法律的漏洞而规避法律,从而逃脱法律的制裁,况且还有法官作为法律的执行者,他的意见可影响对事件的判决走向,那与海瑞的将人分位善与恶,以四书的纲常来判案又有何区别。

我不禁想念那个以伦理道德治国的明朝,言官对超出纲常的事情,敢于上书弹劾,哪怕是皇帝做错了,言官照例弹劾不误,执政者因舆论而有所顾忌,虽然这其中也不乏想要通过弹劾流芳百世的文官,但敢于不顾几十年苦读的功名和自己的身家性命,这些人也值得敬佩。而当今社会,当权者控制了舆论,一切有背于统治者的言论,只可私下牢骚,而无法通过弹劾而举国皆知,从而给当局者造成压力,人们已无舆论自由,更没有敢于死谏的言官。

明朝社会提倡忠孝仁义礼智信,并由皇帝和文官做为表率,向社会传递其价值观,违背纲常被人们及社会所不耻。而今人们早把忠孝仁义礼智信抛至脑后,只要有利,万般皆可抛,因此假药、假猪肉、假奶粉层出不穷;张居正贪污十多万两白银就被作为贪官代表,而今贪污几亿的官员大有人在,而无人敢动。

时也命也,不得不说当今社会的问题,真不比万历15年要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历十五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历十五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