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欺的贞淑,终抵不过时间

这是个三幕话剧的剧本,短短不足百页,故事并不复杂,出场人物一共六人全部为女性。

三岛由纪夫的创作想法源于他在阅读涩泽龙彦的《萨德侯爵的一生》时产生的疑问与好奇。萨德侯爵,一个生活在十八世纪的情色作家,他的作品所处理的不单是色情题材的问题,而且还宣扬性暴力和性虐待以及违反伦常的哲学。自从二十世纪初逐渐浮上台面之后,慢慢形成为一种所谓的“萨德现象”,罗兰‧巴特甚至称之为“萨德神话”。他的一生断断续续总共有二十七年的时间是在监狱里头度过的(摘自百度百科)。

剧本正是以萨德侯爵入狱的十八年为背景,描写了萨德夫人勒内为丈夫能重获自由,以自我坚守的“贞淑”为动力,奔走求援。而在十八年后,丈夫真正获得释放的当天,绝然进入修道院。三岛由纪夫在看《萨德侯爵的一生》时,对萨德夫人的这一最终选择产生好奇。他在“跋”里说“萨德夫人代表贞淑”,而我的感觉是:全剧看下来,三岛都在揭穿这个“贞淑”。为什么这样说呢?

在第一幕中,勒内(萨德夫人)得知萨德侯爵入狱后,请求母亲帮忙解救。在她母亲极力劝她离开被世人看做怪物的丈夫时,她辩称:“丈夫的罪行要是超出了分寸,那么我的贞淑也要跟着丈夫一起超出...
显示全文
这是个三幕话剧的剧本,短短不足百页,故事并不复杂,出场人物一共六人全部为女性。

三岛由纪夫的创作想法源于他在阅读涩泽龙彦的《萨德侯爵的一生》时产生的疑问与好奇。萨德侯爵,一个生活在十八世纪的情色作家,他的作品所处理的不单是色情题材的问题,而且还宣扬性暴力和性虐待以及违反伦常的哲学。自从二十世纪初逐渐浮上台面之后,慢慢形成为一种所谓的“萨德现象”,罗兰‧巴特甚至称之为“萨德神话”。他的一生断断续续总共有二十七年的时间是在监狱里头度过的(摘自百度百科)。

剧本正是以萨德侯爵入狱的十八年为背景,描写了萨德夫人勒内为丈夫能重获自由,以自我坚守的“贞淑”为动力,奔走求援。而在十八年后,丈夫真正获得释放的当天,绝然进入修道院。三岛由纪夫在看《萨德侯爵的一生》时,对萨德夫人的这一最终选择产生好奇。他在“跋”里说“萨德夫人代表贞淑”,而我的感觉是:全剧看下来,三岛都在揭穿这个“贞淑”。为什么这样说呢?

在第一幕中,勒内(萨德夫人)得知萨德侯爵入狱后,请求母亲帮忙解救。在她母亲极力劝她离开被世人看做怪物的丈夫时,她辩称:“丈夫的罪行要是超出了分寸,那么我的贞淑也要跟着丈夫一起超出分寸。”“丈夫要是怪物,我也就不是一个安全可靠的人了。”这明显带有对自己的一种自我暗示,人只有在无法用事实说服自己时,才借助于自我暗示的力量。

在第二幕中,即第一幕的六年后,在萨德侯爵再次入狱后,勒内的母亲再次劝她离开轻视她的丈夫,她辩解道:“他从这些快乐的瞬间里渐渐积聚起来的满肚子蜜糖,找不到一个赠予的对象,最后回到我的身边,为我注入他的全部的温柔。”在她妈妈进一步说出勒内也曾遭受过丈夫的性虐这一事实后,她几乎疯狂地辩解:“你们别无他想,只是跟世俗、道德和常规一起睡觉,发出喜悦的呻吟。这才是怪物的生活啊!”

十二年后的第三幕,法国大革命爆发后九个月,萨德侯爵就要在这一天出狱。勒内正式跟母亲说出自己的决定:舍弃尘世,进入修道院。其实在这一幕开始一段勒内与母亲的对话中就有暗示。她母亲问她问什么一段时间以来,不再为狱中做果酱和饭菜,开始做针线了?她回答:“巴黎的春天已经完全是别人的了,倒不如就待在家里,一针一线,绣出一个繁花似锦的春天。”这就像勒内的内心独白。她从侯爵在狱中写的情色小说中命运悲惨的女主角身上,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感受到了他对她所守的贞淑的蔑视。她一直让自己坚定地认为顺从他的心理,顺从他的肉体,她的恪守的贞淑是值得他独爱她的。然而他的手突然变成一杆铁棒,一下子把她打倒。她明白地意识到所做的一切都成了一场自欺,是她自己编织出来的春天!她不明白是什么原因,甚至怀疑也许是神托付萨德侯爵做了这些,所以她要把余生交付修道院,向神仔细问个明白。

其实即使在这个时候,萨德侯爵在勒内的心目中虽然邪恶但依旧是强大的,她说:“阿方斯(萨德侯爵)——我在这个世上见到的最为奇特的人,他从邪恶中捻出光明,污浊里造出神圣。”而当下人来报:萨德侯爵来了,让不让他进来时。她长时间沉默后问:侯爵什么打扮?在下人没明确说明后,再次问了一遍。当下人回答:模样大大改变了。并描述了萨德侯爵又老又胖,又丑又蠢的样子后。她坚决地说:让他回去吧。就这么对他说:“侯爵夫人绝不会见你。”这几乎就是她为了保住这么多年赖以支撑自己自尊的最后那一点点自欺的呐喊!她不能面对假想中那个虽然邪恶但终究是披着铠甲驰骋在邪恶世界里的骑士,成为现实中老胖丑蠢的样子。

这是我看的第一个剧本,而且是一个日本人写的法国故事。在书的后面,附上了四篇三岛由纪夫写的关于《萨德侯爵夫人》在编写、演出该剧时一些想法的文章,非常有意思。他确实是对日本戏剧有热爱、有想法,同时又勇于实践的人。而他对语言力量的把控真的让人钦佩。他在再度公演时给《每日新闻》的文章里写到:越是卑劣、残酷、不道德、污移的人事,越是要用优雅的语言叙说出来。在这一计划中,我对于语言的抽象性和语言净化力充满自信,这种手法可以最明显证明剧本台词表现力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萨德侯爵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萨德侯爵夫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