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rida Derrida 评分人数不足

割礼告白 段50

Minstrel

“从80年5月到81年8月进入我生命的是罪恶,我害怕这会是不可逆转的,进入我生命的是罪恶而不是仍属崇高的灾难,崇高囊括了灾难之名字的纯白,一些率直,进入我生命的也不是诅咒我的生命的灾难,而是罪恶的、呲牙咧嘴的灾难,自《伊斯特河》中来的八个字母,灾难丧失了它的重量,脸部扭曲的灾难逼迫人匍匐,不再允许人行走,“罪恶”这一词汇处在灾难这一词汇一旁印刻,像恶的运送者黑暗的兄弟,在相似和差异中临近,当我走在太阳里沉思这一年里所有发生的坏事情,我祝愿没有人会知晓这一系列的一切,没有人会告知别人这一系列的一切,而能够讲述它的存在者的地址足够地分离,以至于没有一个叙事者能看全景,我将一个人面对这一切,毕竟,这不就是我所想要的吗?”这个早晨的现在,我正要第一次见到一个词,“瀑布”,第一次见到一个词,这经常常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次它都是爱情事件的发生,都是地球的诞生,而我并没有忘记为52+7段文字计数,一些时候我想我如同瀑布一样陷入了恋爱,我开始爱每一个词语,再一次,如此多好像干净名字的词汇,但你知道我看不到词汇“瀑布”,它在我眼皮底下坠落,你是否看到过知道过一个词汇,无论你转身而去多长时间,一个词汇都会被称...

显示全文

“从80年5月到81年8月进入我生命的是罪恶,我害怕这会是不可逆转的,进入我生命的是罪恶而不是仍属崇高的灾难,崇高囊括了灾难之名字的纯白,一些率直,进入我生命的也不是诅咒我的生命的灾难,而是罪恶的、呲牙咧嘴的灾难,自《伊斯特河》中来的八个字母,灾难丧失了它的重量,脸部扭曲的灾难逼迫人匍匐,不再允许人行走,“罪恶”这一词汇处在灾难这一词汇一旁印刻,像恶的运送者黑暗的兄弟,在相似和差异中临近,当我走在太阳里沉思这一年里所有发生的坏事情,我祝愿没有人会知晓这一系列的一切,没有人会告知别人这一系列的一切,而能够讲述它的存在者的地址足够地分离,以至于没有一个叙事者能看全景,我将一个人面对这一切,毕竟,这不就是我所想要的吗?”这个早晨的现在,我正要第一次见到一个词,“瀑布”,第一次见到一个词,这经常常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次它都是爱情事件的发生,都是地球的诞生,而我并没有忘记为52+7段文字计数,一些时候我想我如同瀑布一样陷入了恋爱,我开始爱每一个词语,再一次,如此多好像干净名字的词汇,但你知道我看不到词汇“瀑布”,它在我眼皮底下坠落,你是否看到过知道过一个词汇,无论你转身而去多长时间,一个词汇都会被称是被看到的、知道的,如果一个词汇没有被当作“词汇”被面对,甚至词汇milah(割礼)也没有被看到,如何才能够作一次告白,用你的眼睛看到你自己,展现你的脸,而如果所有的伪誓言都由文字而言说,它们只会在当我想要向G.宣告什么时言说,那一自永远开始我的母亲不再能够听到我说的言说,G.言说我、言说得很好,而那一种言说会令G.理解,也告诉你在死亡之前必须知道的事情,例如,不仅我不知道任何人,没有遭遇过任何人,没有在人性的历史、任何人的任何观念里拥有过,等等,等等,任何曾经比我更快乐的,比我更幸运的,更喜乐的,这难道不是先验的真?饮醉无间断的快乐,haec omnia uidemus et bona sunt ualde, quoniam tu ea uides in nobis,但是如果,越过任何比较,我仍旧保持为我自己的反例,我经常悲伤,绝望、失落、嫉妒、不耐烦、绝望、负面、紧张,如果最终,两种确定性并不互相排除对方,我很确定每一者都和另一者一样真切,同时在每一个角度上都真切,那么我不再知道如何冒险去使用即使是一个最轻盈的句子,而不让它坠落沉默的地面,坠落自己语汇的地面,坠落它的地理、语法的地面,我对语言、文学、哲学依旧感兴趣,那是同时富有激情又不再报有幻想的兴趣,但如何在这一兴趣之外再去说别的,说在再继续说“我,我签名”(如同我在这里作的,为这个伪誓签名)的不可能性之外的什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Derrida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