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8.9分

向死而生,是觉醒还是绝望?

bearpq
《局外人》/向死而生,是觉醒还是绝望?
加缪的这部作品没有繁复的环境渲染,没有多余的人物描写,没有冗长的对话构建。小说以主人公默索尔请假参加母亲的葬礼开篇,叙述得异常平静,他参加守灵、参加出殡也都毫无波澜,让人以为这是主人公在克制强烈的情感,毕竟有种悲痛欲绝是如鲠在喉欲哭无泪。
葬礼过后默索尔去游泳,去约会,去做爱,都让读者以为这是他发泄痛苦的方式,他需要陪伴,他需要转移注意力,他需要忘记自己失去了母亲,毕竟“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妈妈啊!”
作者无意把读者诱入这样一种陷阱之中,读者却出于“人之常情”尽力去理解主人公的平静和冷淡,一厢情愿地同情他的丧母之痛,伺机等待着,等他在何时打破这平静,何时爆发感情痛哭流涕,然而他并没有爆发,自始至终都没有爆发,直到故事以默索尔在海滩上误杀了一个阿拉伯人而结束。
这不仅让读者跌破了眼镜,更是给读者当头一棒,谁是局外人?是不通“人情世故”的默索尔,还是先入为主根本没弄清楚状况的读者?
在小说的后半段,大量的笔墨用在了主人公的心理刻画上,默索尔在接受审判前后、关押在狱中的心理独白精确地阐述了主人公的人生哲学,一种超然的人生态度-“既然每个人都会死...
显示全文
《局外人》/向死而生,是觉醒还是绝望?
加缪的这部作品没有繁复的环境渲染,没有多余的人物描写,没有冗长的对话构建。小说以主人公默索尔请假参加母亲的葬礼开篇,叙述得异常平静,他参加守灵、参加出殡也都毫无波澜,让人以为这是主人公在克制强烈的情感,毕竟有种悲痛欲绝是如鲠在喉欲哭无泪。
葬礼过后默索尔去游泳,去约会,去做爱,都让读者以为这是他发泄痛苦的方式,他需要陪伴,他需要转移注意力,他需要忘记自己失去了母亲,毕竟“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妈妈啊!”
作者无意把读者诱入这样一种陷阱之中,读者却出于“人之常情”尽力去理解主人公的平静和冷淡,一厢情愿地同情他的丧母之痛,伺机等待着,等他在何时打破这平静,何时爆发感情痛哭流涕,然而他并没有爆发,自始至终都没有爆发,直到故事以默索尔在海滩上误杀了一个阿拉伯人而结束。
这不仅让读者跌破了眼镜,更是给读者当头一棒,谁是局外人?是不通“人情世故”的默索尔,还是先入为主根本没弄清楚状况的读者?
在小说的后半段,大量的笔墨用在了主人公的心理刻画上,默索尔在接受审判前后、关押在狱中的心理独白精确地阐述了主人公的人生哲学,一种超然的人生态度-“既然每个人都会死,今天死和明天死又有什么区别?现在死和三十年后死又有什么区别?”这种充满绝望的“向死而生”,解释了主人公非常“随意、随和、随便”的处世态度。
“向死而生”是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里提出的概念,他认为死和亡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死是指走向死的过程,也就是人每分每秒的存在都是死,从一出生就在走向死的边缘。而亡,指的是亡故,是一个人走向死的过程的结束。
海德格尔的这种“倒计时”人生哲学,旨在用死的必然警醒人类生的可贵,用亡的不可避免激发无限生的欲望,用死亡这条绝路把人的精神逼上觉醒之路,克服贪恋物欲的本能,注重精神成长,激发出生命的强大能量和无限可能。
默索尔也看到了“向死而生”的必然性,与海德格尔相反,死的必然让他清清楚楚看到了生的荒诞和谬误。知道固有一死的默索尔,对什么都看得很淡。他不追求功名利禄,老板问他想不想升职加薪去巴黎开发新项目,他说“去不去巴黎都可以”;他不追求稳定安逸,女友问他“你愿意跟我结婚吗?”他回答说“结不结婚都可以,如果你要,我们就结”;他既不追求孤独也不追求友谊,小混混雷蒙说“现在,你是我真正的朋友”的时候,他的心里活动是对自己而言,“做还是不做雷蒙的朋友,怎么都行”。他什么都不追求,什么都不需要,也什么都不害怕,所谓“无欲则刚”,所以他又非常强大。这是生的绝望带给他的强大,他甚至不需要宗教。
但凡宗教,大量圈粉的一个核心理论是对终极问题-“死亡”-的回答,宗教解释死亡,宗教抚慰亡灵,宗教减少恐惧,宗教让活着的人对死后的世界有了期待,从而“生得更安稳”。然而,对于向死而生的人来说,在这一点上宗教毫无吸引力。所以狱中的默索尔一遍遍拒绝神甫的探问,甚至在行刑前被神甫烦的不行后,对神甫大吼大叫,让他滚出去。因为在他眼里,神甫才是无知的那一位-“他自己也被判了死刑,每个人都被判了死刑,他却浑然不知。”
这种绝望的“向死而生”解释了默索尔的生活中的“随和”-因为真实。书中有一个捷克斯洛伐克人的故事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个人离开捷克的一个农村,外出谋生。二十五年之后,他发了财,带着老婆和一个孩子回来了。他的母亲和他的妹妹在家乡开了个旅店。为了让她们吃一惊,他把老婆孩子放在另一个地方,自己到了他母亲的旅店里,他进去的时候,她没认出他来。他想开个玩笑,竟租了个房间,并亮出他的钱来。夜里,他母亲和他妹妹用大锤把他打死,偷了他的钱,把尸体扔进河里。第二天早晨,他妻子来了,无意中说出那旅客的姓名。母亲上吊,妹妹投了井。”
这种亲人相杀的悲剧难免让人叹息,默索尔的评价却是“我觉得那个旅客有点自作自受,永远也不应该演戏”。这也是他的生活态度和方式,既然早晚会死,什么都不必孜孜以求,也没有什么值得你去做假,所以在母亲的葬礼上也不会为了迎合世俗去哭,他很真实的活着,看破了这一切。
可是这个社会却没有看破他看懂他,所有与社会主流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人和事,都会被归为“异类”,世人判定他“没有在母亲的葬礼上哭”,必然是个铁石心肠的杀人恶魔,过失自卫杀人被判成故意杀人,悲剧收场。
请注意这并不是发生在工业起步的19世纪,而是在文明进步的20世纪的现代社会,这并不是发生在某个矇昧的土著部落,而是发生在先进的欧洲,思想开化的法国!我们常常说要构建一个包容的多元的社会,却往往会有很多先入为主的偏见,我们自以为社会已经很开化会宽容了,却只敢趋炎附势,时时排除异己,处处抱团划线,集体处决“局外人”,这也是值得每一个“局内人”深思的。
那么,回到原点,“向死而生”,究竟是觉醒,还是绝望?面对死的必然,该如何去生?
是蝇营狗苟随波逐流?还是孜孜不倦乘风破浪?
是明了人的无能,超脱物外淡然处世?还是意识到生之短暂,奋力扼住生命的咽喉?
笔者认为,每一种人生都是选择,每一种选择都值得尊重,没有任何一种生的选择应当凌驾于其它选择之上,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结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