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的文明化过程:埃利亚斯笔下社会对个人的影响

飘荡的果壳

摘要:以往的社会学理论经常采用简单的二分法来划分个人和社会,认为两者是对立的。而埃利亚斯把个人与社会看成是社会统一体的两面,认为社会的压力造成了个体逐渐压抑本能,个体就是在这种压力下不断走向现代、理性化的过程。

关键词: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个人的文明化

诺伯特•埃利亚斯(Norbert•Elias)(1897-1990)是一位重要但经常受到忽视的社会学家,随着帕森斯理论帝国的倒塌,其学术成果日益受到重视。在其成名作《文明的进程》中,作者力图超越传统社会学的“个体-社会”之间的二元对立,通过详实的历史资料论证了个人怎样受社会的影响,从而变得“文明化”的过程,间接否定了帕森斯社会学理论中静止、理想的模型。埃利亚斯的研究为社会学的发展开辟出了一条新的道路,因此他被称为“20世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21世纪的社会学家”。【1]

一、文明的概念

埃利亚斯把文明认为是一种“西方国家的自我意识,或者也可以说把它说成是民族的自我意识”。【2】P001,从这个角度看,埃利亚斯继承...

显示全文

摘要:以往的社会学理论经常采用简单的二分法来划分个人和社会,认为两者是对立的。而埃利亚斯把个人与社会看成是社会统一体的两面,认为社会的压力造成了个体逐渐压抑本能,个体就是在这种压力下不断走向现代、理性化的过程。

关键词: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个人的文明化

诺伯特•埃利亚斯(Norbert•Elias)(1897-1990)是一位重要但经常受到忽视的社会学家,随着帕森斯理论帝国的倒塌,其学术成果日益受到重视。在其成名作《文明的进程》中,作者力图超越传统社会学的“个体-社会”之间的二元对立,通过详实的历史资料论证了个人怎样受社会的影响,从而变得“文明化”的过程,间接否定了帕森斯社会学理论中静止、理想的模型。埃利亚斯的研究为社会学的发展开辟出了一条新的道路,因此他被称为“20世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21世纪的社会学家”。【1]

一、文明的概念

埃利亚斯把文明认为是一种“西方国家的自我意识,或者也可以说把它说成是民族的自我意识”。【2】P001,从这个角度看,埃利亚斯继承了德国路径中经典的“文明”(Zivilisation; civilization)与“文化”(Kultur,culture)之间的对立的观点。在英、法语言中的“文明”指代范围广泛,集中体现了“这两个民族对于西方国家进步乃至人类进步所起作用的一种骄傲”,而在德国,“文明”仅仅指的是“那有有用的东西,次一等的价值”,人们用“文化”来指表现那种对自身特点及成就所感到的骄傲。

在这里,埃利亚斯指出,文明强调的是人类共同的东西。“有教养的”这个词汇与西方的文明概念非常接近,有教养的首先指的是“人的行为和举止,指人的社会状况,他们的起居、交际、语言、衣着等等。”在埃利亚斯看来,文明的行为特点在法国的古典主义悲剧中表现的最为明显:讲究礼仪;用理性来抑制人的情感;恰如其分的举止;杜绝所有平民式的表达方式等等。

法国古典悲剧的形式是清晰的、一目了然的、犹如礼仪和宫廷生活一样有条不紊。[3]p14正是在对文明的上述理解基础上,埃利亚斯认为文明并不像20世纪的人认为的那样,应该如此表现,而是历经一个漫长的岁月逐渐演变的结果,文明不仅表现在整个社会的理性化和情感的控制,也突出表现在个人的情感变化上面。正是个体和社会的相互影响,现代西方社会才形成了今天被称之为一个“文明”的社会。

法国古典主义悲剧高乃依,代表作《熙德》

二、文明的发展以及各个时期的表现

埃利亚斯认为,西方文明在某个历史时期所达到的水准,可以用约束成人和约束儿童之间的差距来衡量,对于成年人和儿童两者要求的距离越大,说明其“文明化”程度越高。儿童的行为表现在各个时期不会有太大差别,主要是一种情感性的宣泄;而成人则不同,他是“文明”的表现者。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西方的文明化过程类似于现在儿童的社会化过程。

埃利亚斯注意到了伊拉斯谟的《男孩的礼貌教育》,认为这本小册子十分重要,因为它展示了一种变化以及社会进程的特性。从这里出发,埃利亚斯发现作为个人行为举止表现的“文明”的产生,经历了一个由Courtoisie(宫廷礼仪)到Civilite(礼貌)再到Civilization(文明)的转变过程。

伊拉斯谟,文艺复兴时期著名思想家

Courtoisie(宫廷礼仪)这个词本意是指在较大的封建君主的宫廷中所形成的某种行为方式。但是早在中世纪,它就失去了原有的含义,指代的范围逐渐变的广泛,在市民阶层中也开始流行了“宫廷礼仪”,当骑士阶层衰落,原来铁板一块的天主教的分裂,以及宫廷贵族的兴起的时候,Civilite(礼貌)这个概念才开始流行,变成有社交能力的行为的表示。到了18世纪,随着市民阶层的崛起,陆续进入到法国的统治阶层当中,“礼貌”(civilite)这个概念也失去了宫廷贵族的重视,为了更加显示出自己的自尊和地位,宫廷贵族又开始向了“礼貌”向着“文明”“civilization”(文明)的进化。

从“宫廷礼仪”(courtoisie)、“礼貌”(civilite)到“文明”(civilization)”三个阶段的发展变化,清楚地表明这样一种趋势:即一种“文明的特质”的逐渐形成——深思,算计长远,自制,精确调节自己的情绪,识人之明,深知内幕【3】p478,这种转变在就餐行为、对于自然需要看法的变化、吐痰、卧室中的行为以及对男女关系看法的变化中都可以明显的看到。埃利亚斯认为,这种文明化是基于保持自己地位的竞争所带来的羞耻感的不断增强的结果。例如就餐礼仪中细节要求越来越多,对于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区分的越来越明确,还有人类攻击欲望表现的越来越“文雅”等等,总之,个人的行为向着有控制、可以预期、理性化的方向发展。

但是同时,埃利亚斯指出,这种变化趋势并不是人类历史上那些特殊伟大的人物提倡的结果,而是“人际关系以及人与人互相依赖关系的变化”。【4】p167例如“以前人们可以毫不掩饰地吐痰以及打哈欠,只要打哈欠时不说话就行了,而如今有身份的人对此很反感”。【5】p167这种顾忌他人感受的行为以及不断增加的抑制情感的需要同时又成为了社会上层的象征。很难判断这种转变是单纯历史的或者是自然的结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这种转变过程中,自然的和历史的作用是无法区分的,两者相互作用。但是在“社会发生的意义上,“并不是个体的自发行为,其中有一个社会强制及个体学习的含义”。【6】

三、西方文明的发生及发展过程

“文明”的表现和行为方式在法国的宫廷社会中表现的最为明显,一方面是因为法国是当时欧洲大陆最为强大的国家,另一方面欧洲社会到处出现了相似的社会形式、社会类型以及相似的人际关系形式,这些国家的贵族在法国找到了自己理想的东西,接受了法国的礼仪。论述法国的文明进程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明整个西方文明的发展进程。

在个体行为方式“文明化”的背后,是西方社会从封建领主制逐渐到统一的民族国家的发展过程,同时也是社会整合程度不断提高和社会分工日益细化的过程。伴随着这些进程的展开,每个人之间、个人与社会之间的相互依赖程度增加。以上这些方面导致了双重(税收和暴力)垄断意义上的国家现象。税收和暴力的垄断是相互依存的,有了税收,才有可能组成一支常备军进行争霸战争,而税收的收取也依靠暴力的垄断。

1.垄断的社会化阶段

垄断的社会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它的发展也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一过程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最初,查理曼大帝通过无数次的征服战争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范围大致包括现在的法兰西、德意志和意大利。查理曼帝国是一个中央集权性质的政权,但是这种中央集权是极为不稳定的,因为它的统治阶层构成结构是封建领主,故其离心倾向非常普遍。早在查理曼大帝的征服过程中,他就以奖赏土地的方式,来获取其手下和其他封建领主的欢心和支持,让他们为自己卖命。

扑克牌上的就是查理曼大帝

帝国建立后,为了应付庞大的管理需要,查理曼大帝不得不派出众多的代理人——亲信和臣仆去为自己治理国土,而且对待他们的奖赏方式也是土地的赠予。而在当时的社会历史发展条件下,社会分工并不发达,埃利亚斯指出,这样的情况下对于土地的占有实际上也就意味着拥有了经济、政治和军事实力,而且土地一旦分封出去,收回就变得异常困难。为了巩固皇室的统治,也就需要不断地分封土地,而这形成了一个吊诡现象:皇室分封土地的行为是为了维持统治,但是另一方面分封又削弱了自己的实力。

因此,皇室只有不断地扩张,才能维持这种统治地位。那些封建领主在其辖地内俨然是一个个绝对的主宰者,他们对皇室的依赖就是在强敌入境或邻国来犯时,皇室能够成为一名军事统帅。一旦皇室衰弱,众多封建领地的离心力就会加强。当皇室强盛,又开始新一轮巩固统治、分封的旧循环之中。最后,欧洲的土地毕竟有限,皇室不能满足封建领主的需要,封建领主的离心倾向就不断加强,同时这些领主为了自我保存和扩充其实力,相互之间就开展了残酷的战争。这一阶段类似于中国的春秋战国。

到了12、13世纪,在西方的贵族、国王和教会为了争夺土地收益的同时,另一个重要的集团崛起,即市民阶层力量的发展壮大。

公元8、9世纪,“一批又一批的人群从东方、北方和南方向欧洲的古老聚居区迁徙”p259,民族大迁徙导致了西欧的人口密度提高,同时封建领主和土地之间的比例失调,大批破落的骑士阶层产生,人口压力导致有些人开始寻找出路,因而埃利亚斯认为,在不排除宗教狂热的情况下,人口压力是导致十字军东征的主要原因。

十字军东征

而在社会下层,同样人口的压力导致了社会分工的精细化倾向,由于土地的有限,不少下层劳动者脱离土地,选择手工业,而手工业的发展依赖于集中的俄市场所提供的交易环境,这些较大的人群聚居区称之为“城市”。起先,手工业者的经营范围局限于封建庄园之中,这就意味着他们的人身自由受到很大限制。

不过这种抑制很难得到长久持续。手工业的繁荣所带来的城市的繁荣有利于所在地的领主,可以给他带来丰厚的税租收,。因此手工业的逐渐繁荣,手工业者的经济实力逐渐增强,社会地位上升。在经常性的交换和交易中,社会联系日益密切,逐渐形成了一个政治上相对独立的市民阶层,而这些市民阶层为了自身更好地发展,会向统治者进行斗争,在这一过程中获得了城市的自治权。伴随这一过程中货币经济得到了长足发展,自由劳动的发展促进了城市手工业技术的不断改进,而同时阿拉伯帝国的在北非、南欧的扩张造成了海上通道的阻塞,这样间接刺激了欧洲内陆交通工具的发展。总之,在这一系列过程中,市民阶层——伴随着封建贵族的衰落——成为西欧社会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市民阶层崛起的同时,封建领主和骑士阶层不断衰落。这一过程中伴随着货币经济的发展,因为货币经济有利于市民阶层和较大的封建领主,较小的封建领主由于其自然经济,与外界的联系较少,货币在其日常生活中作用也不大。而大的领主不然,由于规模较大,他可以将大量的剩余产品投入到市场中以获取更大的利益,其领土也以资本运作的方式不断增收,扩大实力。这样各个封建领主的实力不断被拉开,分化日益严重。

在残酷的竞争中,社会逐渐由许多封建领主统治到几个大的封建领主各领一方。在大的封建领主周围,形成了一个高度整合的社会单位——“宫廷社会”。宫廷社会在以下几个方面发挥着作用:第一个是由于大的封建领主下面管理的需要,需要一个分工明晰的管理机构,这个机构开始是有王室人员对行政机关的私人占有,后来转变为社会阶层占有。而在这一个阶层当中,埃利亚斯认为,西方文明的发生就源于此。在大的封建主宫廷中,主要有三大部分构成——“宫廷男主人、宫廷女主人和那些处于依附地位的、以吟游诗人为代表的人。”【7】

对于大的领主来说,他要巩固自己的地位,招募人才进行战争,而日常活动也是围绕这些暴力活动进行,而对于女主人来说,她有大量的闲暇时光,同时也得到很好的教育,正是这些条件使得当时的宫廷女性得到比男性更好的知识水平。而且那些依附于大的封建领主的人一般都是破落的贵族。因此,宫廷内的社交活动主要围绕在这些女主人和依附男子之间。埃利亚斯认为,地位高的女主人和地位低的男子之间的对比改变了过去对于女性赤裸裸的暴力态度,在这种宫廷社会中,男性为了生活,不得不抑制自己暴力的本能和情感。

这带来了两个方面的变化。第一个是“宫廷抒情诗”的产生,这个是对本能的情感升华。第二个是“宫廷礼仪”的产生。这个一方面是对暴力本能的抑制,一方面是对自己地位的强调。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人类更加注意抑制自己的情感和本能方面的东西。在这里,埃利亚人认为,“这是人类由简单的聚合体成长为‘社会’的标志”【8】这种态度的转变,其社会的外在强制就是下层男子和上层女子之间的社会地位悬殊。

众多大的封建领主竞争的结果就是某个大的封建领主的垄断。某个封建主通过联姻、购买、暴力征服等手段,其领地不断扩张,实力不断扩大。在对周围的封建领主的对决中处于绝对优势。于是,这个取得地区霸权的封建领主升级,进入到更高一级的争霸行列。这一过程也是暴力和税务垄断的不断社会化过程。上文中提到由于货币经济的发展,资本的力量开始显现,大的封建领主通过货币招募常备军,而在这一过程中,税务的也逐渐垄断化,财务上的这些加强了暴力垄断。

2、国王机制的发挥

随着竞争的日益激烈,兼并的残酷,拥有庞大暴力和税收的最大的封建主逐渐凸现出来,“在一个分工细密的社会里,最重要的职能集团利益矛盾如果大到、它们之间力量分布如果均衡到既不能达成决定性的拖鞋,也无法进行决战并使见分晓的地步,这便是强大的的中央政权胜利高歌向前迈进之时”【9】p390这时就形成了一个“国王机构”,此时的社会主要构成有:国王、相对衰落的封建贵族(后来成为宫廷贵族)和不断上升的市民阶层,而而国王是处于竞争的中心位置,因而能进行调控,发挥所谓的“国王机制”的作用。

“国王机制”要求国王行事要按照特有的规律进行,超脱于其他社会阶层之上,发挥协调和凝聚社会的功能,这使得他必须与其他社会阶层保持一定距离。而国王又利用自己手中庞大的财富和分配权力,挑动贵族和市民阶层之间相互争斗。而与此相应的是,宫廷贵族高雅的规范以及对于理性的强调和情感的控制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这些都是贵族得以立身宫廷的重要资本。

路易十四,国王机制的典型代表

而与此同时市民阶层也由于国王机制的发挥受益,甚至可以进入宫廷成为新进贵族。后来随着整个社会受教育水平的增加,而本身市民阶层经济实力雄厚,逐渐在政权中取代了贵族和教士的位置,他们要获得上层的认可,必须也和宫廷贵族的行为举止靠近,另一方面,市民阶层又忙于功利,更没有太多精力去设计自己的行为举止,于是通过这些方式市民阶层的行为举止融入进了贵族的礼仪,另一方面宫廷贵族没有其他的途径来凸显自己的身份,只能通过不断提升所谓的“控制水平”,来固守其所谓的高贵身份。正是在这样的机制中“礼貌”的范围逐渐扩大,整个社会变得“文明化”。

这种贵族和市民阶层的“拔河比赛”到了法国大革命之后才算停息。

3、资产阶级的文明变化

到了19世纪,“随着职业资产阶级崛起而承担了上层的功能,所有这一切宣告结束,这一切也不再是社会塑造模式走向的中心。而今是赚钱和职业是社会强制首选的攻坚地带;对个人进行塑造规范的就是这种社会强制”。【10】509

另一方面资产阶级越来越显示出自己的那种特殊的自我意识,他们更加贯彻自己的道德禁律,以区别宫廷贵族的奢靡、“放荡”之风。对于性关系的节制和约束,提高“道德”的地位,这些都造成了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那种重视家庭、强调道德的风气。总之,当贵族失去特权,市民阶层取得统治地位的同时,将宫廷贵族的行为举止接受并作为规范更加长久的发扬,整个社会的理性化、对于情感的抑制程度更加提升。

四、文明的进程下现代个人的变化

现代社会的发达的职业分工以及激烈的竞争,使得个人对于自己本能和情感的控制越来越成熟,个人将情感寄托于金钱和社会声望的竞争之中,这时候需要的是算计、冷静和循规蹈矩。在这种游戏规则当中,个人的行为举止日益“文明化”。通过这一系列考察,埃利亚斯证实:社会分化的程度越高,其人们的理性化水平越高。人们的合理性行为逐渐由外在约束变成一种内在的强制。

文明化使得人们得以克服中世纪以来那种时时刻刻对于人身的威胁,然而个人的情感和本能没有办法像中世纪的人那样直接宣泄,于是出现了各种的替代物,诸如梦中、体育竞技游戏等等,通过这些来获得情感和本能的释放。“在某种意义上可说是战场转移至人的内心。以前直接在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中加以消解的紧张与激情,而今部分是由自己克制。……而社会圣湖所要求的自我改造,并非总是能达至本能的新的均衡。在这一过程中,常常会出现大大小小的干扰,出现攻击他人的骚动,抑或使人长期失去活力;一旦失去活力,人便难以完成,甚至根本无法去完成社会职能……而贯穿人之内心的横向跳跃,‘自控’和‘无意识’抑或‘下意识’之间的张力在加大。”。

埃利亚斯指出,个人文明的进程成功和失败之间的差别,在理论上是难以说清的。最后埃利亚斯指出,人的文明化只有在“国际和国内的紧张关系解决和克服之后”才能说是彻底实现,这个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的调节限制于必要的戒律,个人有一定自由的空间,人尽可能没有干扰、没有恐惧地共同生活,共同劳动和共同享受。P531如果按照这样的条件,就可以说“人最多还是处于文明的进程之中”。

埃利亚斯通过对于西方文明的考察揭示了个人怎样同社会互动,相互制约和依赖,共同走向“文明化”的过程,在他的笔下,个人是一个具体地、处于过程中的个人形象。正是在人们的日常行为举止中、公共行为和私人行为的区分以及社会行为的文明化中,西方走向了“文明”。

参考文献:

[1] 袁志英横跨两个世纪——埃利亚斯和他的《文明的进程》[J].德

国研究.2002年第2期, 第17卷。

[2] [3] [4][5] [8][9][10][11][德] 诺伯特•埃利亚斯.文明的进程.

王佩莉 袁志英 译[M]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

[6][7] 杨正联.埃利亚斯的文明进程理论[J] .社会科学家.2003年7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明的进程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进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