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绅 中国士绅 9.1分

皇权制度下的纳什均衡

局外人

读完这让我想起张维迎用纳什均衡的角度来看历史。

本书里提到统治者的暴行可以使多数人保持沉默,但压迫不会完全奏效。在专制政权之下,人民只有义务而没有权利,皇帝的话就是法律。

并且还举了个简单的例子:

专政统治的威胁对所有手无寸铁的人来讲,其威力都是一样的,但常常也有不同。富人可以用银子来买安全。比如,古代中国的征兵制度中有用银子来代替服兵役的做法。古诗中描写的支离破碎的家庭绝不会是富人家。因此恰恰是出自贫民阶层的人变成了政治上的冒险者。 财富的占有和匮乏是导致沉默和反抗的重要原因。

“人怕出名猪怕壮。”当政治猛虎出击的时候,富有者比穷人更难以逃脱灾难,这时候财富变成了负担。富贵人家善于对“老虎”察言观色,而绝望的穷人也许会揭竿而起,或是落草为寇,甚至迟早直接向皇权发起挑战。一个有家室、有财产的人不会轻易这么做,他必须设法摆脱“老虎”的攻击。

由此看到,让富人来触碰皇权是不可能了,何况是那手无寸铁的穷人。

所以让我想到张维迎这样的看法:

一般地说,参与人怎么行动,依赖于社会的规范,当你的预期变成信念时,它就是一种文化,其他人可以从这种文化预见你的行...

显示全文

读完这让我想起张维迎用纳什均衡的角度来看历史。

本书里提到统治者的暴行可以使多数人保持沉默,但压迫不会完全奏效。在专制政权之下,人民只有义务而没有权利,皇帝的话就是法律。

并且还举了个简单的例子:

专政统治的威胁对所有手无寸铁的人来讲,其威力都是一样的,但常常也有不同。富人可以用银子来买安全。比如,古代中国的征兵制度中有用银子来代替服兵役的做法。古诗中描写的支离破碎的家庭绝不会是富人家。因此恰恰是出自贫民阶层的人变成了政治上的冒险者。 财富的占有和匮乏是导致沉默和反抗的重要原因。

“人怕出名猪怕壮。”当政治猛虎出击的时候,富有者比穷人更难以逃脱灾难,这时候财富变成了负担。富贵人家善于对“老虎”察言观色,而绝望的穷人也许会揭竿而起,或是落草为寇,甚至迟早直接向皇权发起挑战。一个有家室、有财产的人不会轻易这么做,他必须设法摆脱“老虎”的攻击。

由此看到,让富人来触碰皇权是不可能了,何况是那手无寸铁的穷人。

所以让我想到张维迎这样的看法:

一般地说,参与人怎么行动,依赖于社会的规范,当你的预期变成信念时,它就是一种文化,其他人可以从这种文化预见你的行动。比如对极权制度的忠诚。如果大家都反抗一个极权制度,则可以推翻它,但实际上没人起来反抗,这说明它是一个纳什均衡。该均衡之所以能维持,是因为你认为服从权威是一个均衡;你服从该权威,不是因为个人心理或生理上害怕那个君主,许多君主长得很矮(如拿破仑),从生理上你能轻易打倒他。你害怕他完全是因为你认为别人害怕他,在给定别人服从他的情况下,你的任何反抗将导致别人对你的抵制,因此你的最好选择是服从他。如果每个人都这样认为,并且,每个人都认为别人也这么认为,极权制度就是一个均衡。

所以能想到,第一个吃螃蟹,打响革命第一枪的人,不管他的最初的目的是什么,至少,在这样的皇权制度下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的都是开先河的划时代人物。这不像之前的王朝更替,因为皇权制度本身没变,顶多变来变去还是皇权制度的“变种”。

这也是和英国那种“皇权”制度演变过程不一样的地方:

专制的皇权并没有在政权的传承和接替中发生任何性质上的改变。我们不像英国——杀了一个皇帝,皇权减少了一些,民权抬了一些头;赶走一个皇帝,皇权又减少了一些,民权再抬一些头;最后竟成了个挂名皇帝,取消了皇权。

而之前中国的王朝更替,所谓的民权又有怎样的抬头呢?当然现在很多国家也还不过是:披着民主的外衣,行专制之实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士绅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士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