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August English, August 评分人数不足

「敬爱的上帝,生活就是地狱。」

Phyllis
这是塞林格《九故事》第六篇《既有爱也有污秽凄苦》中的一句话,虽然我并不认同有的评论者把这本书与塞林格的作品相提并论,因为读者很难在塞林格的作品中发现这本书中男主角对他所置身的环境,对他所交往的人物所抱的玩世不恭的态度——即便他所处的环境是经过层层严苛选拔后的结果。即便如此,我依然怀疑这本书里的男主角,一个新晋公务员,被派驻全印度最炎热的小镇马德纳,当他一次次往返住所与各个官僚办公室时,在百无聊赖阅读《沉思录》和《薄伽梵歌》时,躲在房间里嗑药自——慰时,将对未来的希望寄托于忽然出现在浴室里的青蛙时,在考虑是否要放弃公务员这么一份工作转行成为艺术书籍编辑时,是否也有相同的感受,他或许有,区别在于他不会把这一感受写在《薄伽梵歌》的扉页上,他不会把自己内心的不安归因于外部,从最抽象的层面来说,外部即是生活。他会自嘲,就算他不嘲笑自己,他那位画讽刺漫画的朋友也会嘲笑他,然后他们会一起嗑药。

这本书将近四百页的篇幅,在任何一个章节里,都不能提炼出一个所谓的情节。这是作者刻意为之,因为「空无」和「空虚」,事件的缺席,便是最为重要的情节,也是主角自我质疑和发现的前提条件,只有在将情节剥除以后...
显示全文
这是塞林格《九故事》第六篇《既有爱也有污秽凄苦》中的一句话,虽然我并不认同有的评论者把这本书与塞林格的作品相提并论,因为读者很难在塞林格的作品中发现这本书中男主角对他所置身的环境,对他所交往的人物所抱的玩世不恭的态度——即便他所处的环境是经过层层严苛选拔后的结果。即便如此,我依然怀疑这本书里的男主角,一个新晋公务员,被派驻全印度最炎热的小镇马德纳,当他一次次往返住所与各个官僚办公室时,在百无聊赖阅读《沉思录》和《薄伽梵歌》时,躲在房间里嗑药自——慰时,将对未来的希望寄托于忽然出现在浴室里的青蛙时,在考虑是否要放弃公务员这么一份工作转行成为艺术书籍编辑时,是否也有相同的感受,他或许有,区别在于他不会把这一感受写在《薄伽梵歌》的扉页上,他不会把自己内心的不安归因于外部,从最抽象的层面来说,外部即是生活。他会自嘲,就算他不嘲笑自己,他那位画讽刺漫画的朋友也会嘲笑他,然后他们会一起嗑药。

这本书将近四百页的篇幅,在任何一个章节里,都不能提炼出一个所谓的情节。这是作者刻意为之,因为「空无」和「空虚」,事件的缺席,便是最为重要的情节,也是主角自我质疑和发现的前提条件,只有在将情节剥除以后,书中的男主角才可以阅读《沉思录》,追问存在的意义这个终极问题,深陷得不到答案的苦恼和焦虑。作者明白,令人苦于承受不起的,并不是那一场主角未曾见过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对峙,不是不同阶序之间的冲突,不是洪水和饥荒,不是宗教世俗化,不是殖民者离去后印度民众的身份重建——以上所说的任何一项都可以成为书里的一章,这些也是作者本人亲历过的事件,然而他对此种种根本只字不提。他无意批判任何一个人,一种现象,因为他明白,真正令人苦于承受不起的,是生活的碎片。它们虚无缥缈、不足挂齿,对此多费口舌,多下笔墨,更有无病呻吟之嫌。可正是这生活的琐碎与重复所带来的痛苦,使人的头脑与心遍体鳞伤。并且,主角的身世和景况告诉我们,任何一种生活——无关社会地位高下,无关财富多寡,无关国籍和种族,也无关时空,都会延伸出恐惧,无人可以幸免,批判毫无作用。托尔斯泰的安德烈和这本书里的主角,是为同一种空虚感痛苦。因为任何一个未被庸俗的生活所异化的敏感的人,都在试图探寻意义,摆脱重复这样一个无形的黑洞中挣扎,消耗能量和源泉,能够抵御的终将是少数。

我非常喜欢作者的幽默感,同时我非常不愿意承认我喜欢这本书的原因之一是与文字本身没有关系的,即是作者的职业,他本人便是书中出现的一个个官僚形象中的一员。这些人物的言谈举止,一举一动,换作别人来写,我或许会先入为主将之当成《消失》那一类游客肤浅的臆想而嗤之以鼻,然而换作他来写,我可以把它当作是一种亲身体验后真切的诉说,而真切,是文字可以触动心弦的最终原因。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和这本书里主角生平经历非常相似的人,不同的是他在为相同的机构服务近十年后从事起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职业。我给他写过很多的信,询问无关紧要的问题,谈论离开我和他都很远的议题,然而我真正想知道的事只有一件——你是不是也曾经在探寻意义的途中挣扎?你如何在琐碎的生活中保存头脑中创造力的源泉?我更不想让他觉察到,比起他说的那些宏观理论,我对他这个人更加感兴趣,其终极原因不过是——他个子很小,我觉得个子小的人比较可爱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