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罪行导致善行

Six

这本书,在三天的时间内读了两遍,读完,竟是在结尾处的欢乐与救赎中迷茫了。

阿米尔,作为“社会承认的一半”,身上却带着父亲不愿揭露的那一面的影子,他懦弱、自私、妒忌、好胜,致使他从嫉妒哈桑的受人喜爱,到故意侮辱和戏弄,再到对伤害的袖手旁观,为了让哈桑离开的故意陷害......一次又一次,他放纵着骨子里的蛮横与骄纵,不断地向自己的懦弱屈服,最后伤害的,只有哈桑。即使成年后的阿米尔在拉辛汗的一番电话后选择了自我救赎,但往事是不会改变的。他和那些犯错误的小孩没什么两样——犯下的罪行,只是任由其让自己悲伤痛苦,却不能主动想起去弥补。成年后的阿米尔仍是不成熟的,而他真正的成长,恰恰是在他回到喀布尔,揭开过去的伤疤,直视它,补救它。有人说阿米尔已变得勇敢了,其实不然。有些本性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他只是痛苦,痛苦得暂时把自己懦弱的一面抹去,而它依旧存在着,影响着阿米尔的一举一动。最后阿米尔替索拉博追风筝的那一幕,实则只是意味着救赎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当罪行导致善行,就是真正的获救”,阿米尔的未来,定将和他的父亲一样,行善黜恶,才是真正的自我救赎。

书中处处存在的“相似”令我吃惊...

显示全文

这本书,在三天的时间内读了两遍,读完,竟是在结尾处的欢乐与救赎中迷茫了。

阿米尔,作为“社会承认的一半”,身上却带着父亲不愿揭露的那一面的影子,他懦弱、自私、妒忌、好胜,致使他从嫉妒哈桑的受人喜爱,到故意侮辱和戏弄,再到对伤害的袖手旁观,为了让哈桑离开的故意陷害......一次又一次,他放纵着骨子里的蛮横与骄纵,不断地向自己的懦弱屈服,最后伤害的,只有哈桑。即使成年后的阿米尔在拉辛汗的一番电话后选择了自我救赎,但往事是不会改变的。他和那些犯错误的小孩没什么两样——犯下的罪行,只是任由其让自己悲伤痛苦,却不能主动想起去弥补。成年后的阿米尔仍是不成熟的,而他真正的成长,恰恰是在他回到喀布尔,揭开过去的伤疤,直视它,补救它。有人说阿米尔已变得勇敢了,其实不然。有些本性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他只是痛苦,痛苦得暂时把自己懦弱的一面抹去,而它依旧存在着,影响着阿米尔的一举一动。最后阿米尔替索拉博追风筝的那一幕,实则只是意味着救赎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当罪行导致善行,就是真正的获救”,阿米尔的未来,定将和他的父亲一样,行善黜恶,才是真正的自我救赎。

书中处处存在的“相似”令我吃惊和迷惑。特别是在阿米尔回家乡那一段,索拉博与他父亲哈桑的容貌、行为的相似,面对阿塞夫的场景的重演甚至说是更近了一步。种种相似,无不在提醒着阿米尔回望过去那并不美好的回忆;兔唇、风筝,这些贯穿全篇的小事物中,也用相似承载着、记录着时间的变迁。这或许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兄弟之间的一种神秘且奇妙的连结吧,又或许是命运的交错,未完成的使命注定会完成?

有时候我在想,若哈桑拥有阿米尔的身份地位,那该多好。与阿米尔不同,哈桑是作为一个正派人物出现的——勇敢、坚韧、勤劳、好学,而且若不是他仆人的身份地位让他学会了逆来顺受,他绝不是书中所描写的“顺从的羔羊”。但现实是,再优秀的品质,在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在权力的压迫下根本不值一提。特别是等级制度的根深蒂固,让他的人生得不到该有的舒展,就像千里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的悲剧。又或者,哈桑就不应该存在过,倘若阿米尔的父亲接住了诱惑的话。但这样事情就会变好吗?不会的。塔利班会在历史的安排上上台,哈拉扎人仍然受着迫害,民主与自由仍然得不到尊重。而这本书的意义,只是像阿米尔的自我救赎一样,既无法改变已发生的,又无法预测将发生的,它只是诉说着、感化着更多的人,让战火的硝烟少一些,让风筝的放飞更自由,更美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