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岛与黄药师的政治隐喻及其他

孙正达
上月在人人网上偶然看到一篇题为“桃花岛和黄药师的政治隐喻”的文章(全文后附),因感兴趣,逐字读完,觉与一般调侃恶搞金庸小说的戏笔不同,作者的主要观点我也很能接受,后来查到原文出处,知是王路作品。金庸的武侠世界,实是现实政治社会及其内心政治情怀的曲折呈现,历来评金者多不能认识这点,唯严晓星所著《金庸识小录》收《政治情怀》一文,乃明确指出“不能忘情于政治,是金庸贯穿一生的信念”,“抓住了金庸的政治情怀,也就抓住了金庸一生的主线”。正是如此,结合金庸的生命历程和他次第创作的十五部小说一起阅读,我们能够看出很多小说的隐喻和作者的隐志,均与政治相关,而《桃花岛和黄药师的政治隐喻》的作者王路也正明晰此理,故以此文发明隐情。

 

《射雕英雄传》是金庸一部重要的小说,也是因TVB八三版同名电视剧的演绎而成为金庸作品中最家喻户晓和脍炙人口者。按照《剑桥简明金庸武侠史》作者新垣平的阐释,《射雕英雄传》的时代背景既是两宋抗御外侮不敌终致亡国的特殊历史时期,又是江湖世界的政治秩序从武术家独体体系逐渐过渡到门派群体体系的关键时期。正如余英时拈出《红楼梦》中存在着外界现实和大观园“两个世界”一样,...
显示全文
上月在人人网上偶然看到一篇题为“桃花岛和黄药师的政治隐喻”的文章(全文后附),因感兴趣,逐字读完,觉与一般调侃恶搞金庸小说的戏笔不同,作者的主要观点我也很能接受,后来查到原文出处,知是王路作品。金庸的武侠世界,实是现实政治社会及其内心政治情怀的曲折呈现,历来评金者多不能认识这点,唯严晓星所著《金庸识小录》收《政治情怀》一文,乃明确指出“不能忘情于政治,是金庸贯穿一生的信念”,“抓住了金庸的政治情怀,也就抓住了金庸一生的主线”。正是如此,结合金庸的生命历程和他次第创作的十五部小说一起阅读,我们能够看出很多小说的隐喻和作者的隐志,均与政治相关,而《桃花岛和黄药师的政治隐喻》的作者王路也正明晰此理,故以此文发明隐情。

 

《射雕英雄传》是金庸一部重要的小说,也是因TVB八三版同名电视剧的演绎而成为金庸作品中最家喻户晓和脍炙人口者。按照《剑桥简明金庸武侠史》作者新垣平的阐释,《射雕英雄传》的时代背景既是两宋抗御外侮不敌终致亡国的特殊历史时期,又是江湖世界的政治秩序从武术家独体体系逐渐过渡到门派群体体系的关键时期。正如余英时拈出《红楼梦》中存在着外界现实和大观园“两个世界”一样,《射雕英雄传》也描绘出江湖(武术家的世界)与庙堂(政治家与军事家的世界)“两个世界”的形态,小说情节的展开,便是随同这两个世界的交错与冲撞而臻极。金庸小说的高明之处,也在于将两个世界中掺入一些历史事实和真实人物,在半真半假之间使得历史叙述和文化想象熔冶无间,而小说的历史感又与金庸本人意欲借助作品表达的历史思考、历史判断和历史情愫构成了巨大的张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阅读金庸小说时常常会感受到那种阅读其它武侠小说所难以获得的沧桑感与厚重感。

 

我在高中时曾试图整理出一篇《“射雕”三部曲中的真实历史人物》,但仅写了张十五、全真七子、黄裳、王重阳后便没有继续写下去了,前两年在暨南大学图书馆、北斗线上读书会分别讲述《金庸小说与新派武侠的终结》和《金庸的情感理路与历史书写》两个题目时,又试着为金庸小说中的一些人物寻溯原型。今因见王文中有“郭杨二氏考”、“药师考”、“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考”等探索人物原型的内容,故愿承献曝之讥,以已有的认知,为彼文略作补充如次。

 

 

《射雕英雄传》以牛家村张十五唱赚宋军抗金事并吟岳飞《满江红》词起笔,即已定下政治寓涵的价值立场,靖康之难是北宋遗民的耻辱之极与苦难之始,故郭杨二家的后代由丘处机分别取名“靖”、“康”。然则《射雕英雄传》的第一主人公郭靖,《宋史》中实有与其同名之人,按其传载,宋人郭靖本为高桥当地巡检,吴曦叛乱时,要把顺着嘉陵江往下游逃难迁移的百姓全赶回来,郭靖与其弟郭端也在其内,因“不忍弃汉衣冠”,最终投江自尽。不少读者据此认为郭靖的原型就是这位同名的古人。其实,一个文学形象的构成可能有多个原型,而一个历史人物也可能化身千万,衍为不同的文学形象。《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的形象来源不仅有《宋史》中的这位同名者,更有一位同姓者郭宝玉。

 

按郭宝玉为唐代名将郭子仪后裔,“通天文、兵法,善骑射。”《射雕英雄传》中郭靖自幼随哲别习箭术,亦通兵法。郭宝玉本属金将独吉思忠部,后降木华黎,被引荐给铁木真,铁木真曾向其询问攻取中原的策略,郭答曰:“中原势大,不可忽也。西南诸蕃勇悍可用,宜先取之,藉以图金,必得志焉。”又向铁木真献策颁订新法,其中包括行军作战时不得枉杀无辜等仁令。在《射雕英雄传》中,郭靖对天文、兵法的熟悉在第三十七回前后攻打花剌子模都城时展露无遗,他一心为报父仇,主力攻下撒马耳干城,破城后,金庸又以郭靖劝谏铁木真的情节显其仁慈,亦与郭宝玉所进仁令相合。

 

可以说,“郭靖”人物形象的来源,应为历史上的郭靖和郭宝玉。王文说“《射雕》一书,实讲黍离之悲”,我们也可在《宋史》中郭靖之实际遭遇上得到印证。

 

 

以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为构成的“五绝”是《射雕英雄传》中江湖世界食物链的最顶端,东西南北四人也是金庸在小说中用心颇多描写的人物,五人的姓名、身份、居所、衣饰、性情、命运,均与五行对应。从十天干与五行、五方、五色的配对来看,是东方甲乙木青色、南方丙丁火赤色、西方庚辛金白色、北方壬癸水黑色、中央戊己土黄色。黄药师在小说中的形象是“青袍怪客”,久居东海桃花岛,春意常在,而其名中“药”字为草头,皆暗应甲乙木;段智兴本为南陲大理国主,后退位出家,身披大红袈裟,法号“一灯”亦即赤焰;欧阳锋叔侄二人及其仆从均为白衣白裳,住处山名白驼,“锋”为金旁,亦应庚辛金;北方丐帮分为污衣派和净衣派,洪七公本人既是丐帮之主,也是污衣派的代表人物,所着衣装当然污黑破烂,其姓氏“洪”也暗喻黑水。五行之间,存在相生相克的关联,火克金(一阳指可破蛤蟆功)、金克木(西毒东进对东邪的不利影响)、木克土(东邪破坏王重阳藏经计划、困囚周伯通)在小说中体现得较为明显。

 

与郭靖一样,黄药师的原型也不止一人。严晓星在《黄药师形象探源》中认为黄药师的人物形象主要来源于“民间传说中的诸葛亮、刘伯温式的聪明绝顶、无所不知、多才多艺的智者”,以及“蔑视礼教、不拘小节、至情至性、狂放旷达的魏晋人物”;王文则以“趋高丽避乱”的南宋人高药师(后又指出是药师佛)为原型。而我认为黄药师的人物形象,实主要来源于严、王二人没有提到或未予认同的唐代将领李药师。李药师在唐人传奇《虬髯客传》中被描写成为一个风流倜傥、身怀绝技、心存天下的奇男子,与虬髯客、红拂女被称为“风尘三侠”,后世流传的还有《李靖六军镜》、《唐太宗与李靖问对》等兵书以及《李卫公兵要望江南》这样的“词学秘笈”,其中占星、占兽、禳压、风角等奇诡的术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射雕英雄传》中天文、地理、星相、医卜、兵法、术数无一不通的黄药师;而在《神雕侠侣》中,以五行及星宿排布大军抗击蒙古的黄药师也表现出非凡的将帅之才。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确认,游走在庙堂和江湖之间的李药师才是黄药师的主要原型。

 

按严晓星言,“黄药师首次亮相的《射雕英雄传》写于1957-1959年间,正是金庸在香港左翼阵营的最后两年。也就是从1959年开始,他全力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明报》。”金庸由于沉闷与压抑,离开存身十年的左翼阵营,“《射雕》的写作,适逢其时地给金庸打开了一扇窗子。主人公郭靖还是规规矩矩地向着大侠的未来成长,黄药师却光彩夺目地寄托他对教条的厌恶与对个性的张扬。羽翼渐丰,他终于要摆脱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小心谨慎的日子了。”此段分析颇有入微之妙,金庸本人是非常有理想与生命力的实干家,但整体的精神气象属于谨慎温婉的儒家,对文化与政治均持保守主义的态度,但在其事业起步之时,又需凭借鲲鹏冲天之劲以助力,故彼时塑造的黄药师形象也承载了金庸的精神理想。但金庸终究不是彻底的狂狷者和体制的不合作者,因此黄药师身上也体现出一种复杂的人性,六神磊磊据此解释为“演员型人格”:“黄药师向往的人格是‘魏晋风度’,然而在射雕里,更具有‘魏晋风度’的是洪七公和周伯通。前者得其放旷,后者得其率真,和他们相比,黄药师只得了个皮毛。有时候他甚至不如欧阳锋看得开——欧阳锋由于目标远大,一心追求练武称霸,所以有时对一些小事反而不太介怀。”“他太希望自己‘潇洒倜傥’,说话做事总往这个方向靠,结果反而在洪七公、周伯通等人面前反而显得很拘谨,有时候既不潇洒、也不倜傥。”在《神雕侠侣》中,黄药师的风采已不及《射雕英雄传》中之万一,他与一个一般的“武林前辈”已经并无二致,甚至在和杨过对话以及指挥襄阳城的大军布阵与蒙军对敌时,显示出了一种“体制化倾向”。

 

 

细细思来,黄药师的形象或许正有金庸的影子,不论是对事业、爱情还是政治,金庸性格中的弱点每每让他陷入无奈和两难的境地。也正是这种无奈和两难,使得其笔下的人物得以脱离脸谱化的旧窠而愈臻丰满鲜活。

 

除了几部篇幅较短的作品以外,金庸的小说对政治话题都有涉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笑傲江湖》对大陆“文革”的折现,以及《鹿鼎记》对后“文革”时代政治路径的预示等。中国文学的正脉是“骚雅”传统,“雅”是语言文字宜乎平和雅正,“骚”则包涵政治批判和政治寄托,要求作品立意言天下大事,言王政废兴,而其规讽之旨和忠怨之辞,在艺术表达上要出以“比兴之义”。中国古代最优秀的诗人和文学家,其作品无不是以申达政治理想与愿景、讽喻讥刺不合理想的时局为核心。不少人强调“文人不要讨论政治”,实际是根本不能理解文学精神者,或言仅着眼于文学传统之小宗与别体。从这个角度来说,金庸的小说是非常正宗的雅文学,是故学者徐晋如谓当“像读经一样读金庸”。

 

 

 

 

 

【附】桃花岛和黄药师的政治隐喻

文/王路

 

 

缘起

 

《红楼梦》里,大观园筑成,贾政带着宝玉及一众清客进去,四处拟题联匾。忽见一处萝薜倒垂,落花浮荡,众人都说当题“武陵源”三字。贾政嫌其落实陈旧。众人便说用“秦人旧舍”。宝玉道:“这越发过露了,秦人旧舍说避乱之意,如何使得?”

 

 

1、郭杨二氏考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要聊桃花岛和黄药师,还须从《射雕英雄传》的大背景说起。只有参透全书立意宗旨,才能透过武侠的表象,发掘其中隐微。

 

“射雕”者,成吉思汗也。有词为证:“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郭靖不射雕,郭靖是雕的主人和朋友。

 

“英雄”者,郭靖也。《射雕英雄传》不是成吉思汗的传记,而是郭靖的传记。是在南宋、金国、蒙古三朝对峙的大背景下,一个草莽英雄的传记。

 

“传”者,流传也。

 

以上释题。

 

全书以两个人的名字铺开:郭靖、杨康。这是一条明线。还有一条暗线,是藏在两人背后的一群名字。郭靖背后的名字是黄药师、洪七公、一灯大师、王重阳。杨康背后的名字是欧阳锋。

 

暗线留到第四节。这里先分析明线。

 

先从郭靖、杨康的父亲说起。金庸没有明说,郭啸天、杨铁心的名字是如何取的,但只要熟悉宋词,就不会陌生。

 

岳飞《满江红》:“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辛弃疾《贺新郎》:“男儿到死心如铁。”

 

这是巧合么?

 

儿子的名字取自“靖康之耻”,父亲的名字取自抗金名将的词。而《射雕》开篇,借说书,讲了岳飞大战金兀术的故事。这绝非偶然,而是立意宗旨,点明《射雕》一书,实讲黍离之悲。

 

次考郭靖、杨康母亲的名字。

 

郭靖的母亲叫李萍。萍是飘萍的意思。郭啸天早亡,李萍郭靖孤儿寡母流离失所,辗转逃难,由江南而至漠北。文天祥《过零丁洋》“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正是李萍一生的注脚。

 

杨康的母亲叫包惜弱。惜弱,就是悯孤。所有天下失去父母的人,都是孤。而杨铁心养女名穆念慈。念慈,就是忆亲。包惜弱、穆念慈,是工稳的对仗。但二人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甚至不曾见过一面。金庸如此安排,意思是:在家国飘零,关山离别之际,凡我同胞,长者皆父母,幼者皆子女。

 

这是山河陆沉之际的同仇敌忾。

 

明白以上,才可以讨论桃花岛和黄药师的隐喻。

 

 

2、桃花岛考

 

《射雕》里的桃花岛,其实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但这座桃花源并不在武陵,而在东海。桃花源不在武陵,陈寅恪《桃花源记旁证》已经论证过了。但陈寅恪认为真实的桃花源在北方的弘农,或上洛。而唐长孺则驳斥了陈寅恪,认为桃花源不过是传说。唐长孺的说法是靠谱的。而本文要论证的是,传说中的桃花源,如果存在,最适宜的地方应该在海上。

 

桃花岛的内涵,从一幅对联中体现出来:“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落英神剑掌”、“碧海潮生曲”就是这么来的。

 

“落英”,显然是致敬陶渊明。《桃花源记》:“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而“碧海”,则是金庸把桃花源移植到了海上。《海内十洲记》:“扶桑在东海之东岸。岸直,陆行登岸一万里,东复有碧海。海广狭浩汗,与东海等。水既不咸苦,正作碧色,甘香味美。”

 

这种移植,相当体现功力。避乱至海,是有历史依据的。尤其是“避秦时乱,来此绝境”,则绝境非东海不可。

 

秦汉之际,跑到东海的,有三个人:

 

一是鲁仲连。鲁仲连是齐国人。他认为秦国“弃礼义而上首功”,宁可蹈东海而死,不愿做秦国的子民。

 

一是徐巿。徐巿也是齐国人。他上书秦始皇,说海中有三座仙山,蓬莱、方丈、瀛洲,请入海求不死之药,最终没有回来。

 

一是田横。田横还是齐国人。他在秦末大乱时自立为齐王,汉高祖一统后,率五百门客亡于海上。汉高祖派人招抚,田横走到离洛阳还有三十里的地方自杀了。五百人听说田横死,都自杀了。

 

因此,金庸写黄药师和桃花岛,其实是在写避难。但,真实的桃花岛在哪呢?

 

答曰:不存在。或者,如唐长孺所说,在传说里。

 

换言之,黄药师其实是个死人。

 

马嵬之变,杀死了杨贵妃。后来唐明皇想她,派了临邛道士鸿都客去找,杨贵妃就在东海的仙山上。

 

白居易《长恨歌》:“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

 

其实就是死了。去了碧海的人,都不会再回来。

 

李端甫《太白扇头》:“岩冰涧雪謫仙才,碧海骑鲸望不回。”写的是李白的死。

 

余英时挽钱穆联云:“此日骑鲸渡海,素书楼外月初寒。”

 

很明白了,碧海上的世界,和此世是人天悬隔的。

 

李商隐《嫦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这是桃花岛的最好注脚。因为广寒宫就是个捣药的地方。

 

傅玄《拟天问》:“月中何有?白兔捣药。”《红楼梦》七十六回,林黛玉、史湘云联句:“药经灵兔捣,人向广寒奔。”

 

黄药师叫药师,可见桃花岛不正是捣药之地吗。碧海,青天,灵药,孤心,桃花岛如此,广寒宫也如此。

 

所以,你就会明白,为什么黄药师每次归来,都戴着人皮面具,还被梅超风以为是鬼。其实,黄药师以鬼的身份出现,是实写;以人的身份出现,是虚写。

 

黄药师和一灯同是避世,一灯出家为僧,药师乘槎泛海,其途则二,其旨则一。东邪和南帝,都喻指正统。当然,这里的南帝,不再是一灯和尚,而是暗喻南宋皇帝。南帝是庙堂里的正统,东邪是江湖上的正统。

 

 

3、药师考

 

黄药师为什么叫药师?药师是他的字还是他的名?他有本名吗?

 

这些,《射雕》里都没有记载。

 

有人推测,黄药师之药师,是从唐朝李靖李药师得名。

 

但这只是猜测,孤证不立,要想确定有没有原型,得把历史上有名有姓的“药师”都捋一遍。好在史上有记载的,叫药师的人并不多。除了李药师,还有几个:

 

郭药师,宋朝人,辽宋金三朝大将,《金史》卷八二有传。

 

高药师,宋朝人,与曹孝才等,率其亲属二百馀人,以大舟浮海,欲趋高丽避乱。《续资治通鉴》卷九二、九三,《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载其事。

 

林药师,隋朝人,林士弘之弟,自封鄱阳王。唐武德五年,与循州刺史杨略战,兵败被杀。《资治通鉴》卷一九〇载其事。

 

另有项药师,是藏书家。此外,还有叫“药师奴”、“药师努”的,是辽国人名的音译,例如萧药师奴、高药师奴(不是高药师),和“药师”没有关系。

 

黄药师之名,如果硬要从历史上找原型,也是高药师,而不是李药师。黄药师和高药师,都在南宋,都浮海避乱。

 

但黄药师之名,实非从上述诸人而来,而是从佛教“药师佛”的名号而来。

 

依佛教说法,有横三世佛,纵三世佛。纵三世佛,掌管去、来、今世界。而横三世佛,掌管东、西、中世界。

 

东方,是净琉璃世界。西方,是极乐世界。中央,是娑婆世界。我们所在的世界,就是中央的娑婆世界,掌管者是释迦牟尼佛。西方的极乐世界,由阿弥陀佛掌管,故临终念阿弥陀佛名号,可以往生西方。东方的净琉璃世界,由药师琉璃光如来掌管,也叫药师佛。拜药师佛,可以消灾延寿。

 

桃花岛是东方的殊胜世界,黄药师既掌此世界,又名药师,可见得名于药师佛。

 

 

4、黄药师学术渊源考

 

提到黄药师,其典型特征就是“非汤武而薄周孔”。其实,这是魏晋时代阮籍嵇康的作风。

 

黄药师弹琴、长啸,这正是“嵇琴阮啸”的映射。可以说,黄药师的外在,就是阮籍、嵇康合二为一。

 

但这只是外在,不是内里。

 

阮籍、嵇康的“非汤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本质上是对司马氏政权的反动。黄药师的做派,也是对当时潮流的反动。

 

黄药师是南宋人,当时的潮流是程朱理学。黄药师痛斥名教礼法,是对程朱理学的反对。(注:黄药师非实有其人,故生年无从考。但王重阳生于1113年,丘处机生于1148年,黄药师之年龄,当在二人之间。而朱熹生于1130年,与黄药师是同时代人。)

 

但切勿以为黄药师反对朱熹,他就是陆九渊一派。陆九渊对朱熹的反动,是理学内部的反动,是心学对理学的反动。陆九渊一派是尊孟子的。而黄药师作诗奚落过孟子(此诗非金庸原创),诗曰:“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可见,黄药师的学问,不是陆九渊一派。黄药师很像南宋的另一个人,陈亮。陈亮字同甫,是辛弃疾的好朋友,前引“男儿到死心如铁”,就是辛弃疾写给陈亮的。陈亮激烈批评朱熹的学说,这种做派和黄药师如出一辙。

 

中国的学术,从大源流上看,分两派:汉学和宋学。程朱理学、陆九渊心学,都是宋学。黄药师极端反对宋学,他的学问是汉学。不过,就汉学内部而言,也分两派:齐学和鲁学。汉学是关于六经的学问。齐学和鲁学的分别,主要不在《易》、《书》、《诗》、《礼》上,而在《春秋》上。概言之,齐学可谓公羊学,鲁学可谓谷梁学。

 

谷梁学传自鲁申公。鲁申公也传《诗经》,有疑问的地方,一概阙而不传,和齐学的牵强附会完全不同。鲁学朴实谨严,齐学恢弘驳杂。齐学讲阴阳,讲五行,讲灾异,讲谶纬,比方久旱不雨,就从六经里找出文本依据,说皇帝犯错误了,该杀的人没杀,该赦的人没赦,等等。而黄药师的兴趣是天文、地理、星相、医卜、兵法、术数,和齐学何其相似!

 

有意思的是,前文提到的蹈海者三人,鲁仲连、徐巿、田横,也都是齐人。这再一次佐证了黄药师的正统性。

 

 

5、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考

 

东邪姓黄。黄,在方位为中,在五行为土。

 

《周易·坤》:“黄裳元吉,文在中也。”

 

《九阴真经》的著者,碰巧也叫黄裳。

 

《射雕》里出现了两部大书:《九阴真经》和《武穆遗书》。《武穆遗书》是岳飞的兵法,讲万人敌;《九阴真经》是上层武学秘笈,讲一人敌。二者并列,分别为庙堂和江湖上,抗击入侵者的宝典。这两部书隐喻正统。

 

《九阴真经》起先在王重阳手里。王重阳号中神通。中,就是黄。但《射雕》开篇,中神通就已经死了。这是神州陆沉之象。《九阴真经》随后辗转到了东邪手里,东邪也姓黄,虽位在江湖,却是正统。此外,王重阳临死前,和一灯见过一面,意在对抗西毒。可见,东邪、南帝、中神通,虽然位置不同,却沆瀣一气,同仇敌忾。

 

西毒则是反正统的代表。欧阳锋的拥趸沙通天、侯通海、灵智上人、彭连虎、梁子翁,都是金国的爪牙。大宋和外族的对抗,映射到江湖上,就是东邪四人和西毒的对抗。

 

金庸巧妙地用一件事,表示西毒非正统。就是欧阳锋盗嫂。欧阳锋的白驼山,喻蛮貊之邦。黄药师虽称东邪,但他通六艺,明尊卑,不会干盗嫂这种事。东邪门下的弟子,无论脾气性格多么乖戾,都严遵师教,纲纪不乱。中神通门下的全真派,一灯门下的渔樵耕读,也都如此。乃至丐帮弟子,也规矩森严,井然有序;从门风上,就可以看出礼乐之邦和蛮貊之邦的区别。

 

从攻守之势来看,欧阳锋每次从白驼山下来,都兴师动众,志在必得。而东邪远遁东海,南帝避世为僧,北丐沦落成乞,中神通早已命丧。可见西毒是进,东邪诸人是退。西毒去过桃花岛,东邪却从未去过白驼山。

 

南帝,明指大理段氏皇帝。但结合《射雕》的大背景看,当另有一种喻指,即帝驾在南。这要结合北丐统观。由于中原大地沦陷,天子乘船泛海,最终由陆秀夫背负跳海而亡。北方的仁人志士,只有沦落为乞丐,是谓北丐。

 

北丐的首领,没有名字,叫“七公”。

 

七公,其实是七颗星星的名字(不是北斗)。

 

《晋书·天文志上》:“七公七星,在招摇东,天之相也,三公之象也,主七政。”

 

可见,“七公”,并非仅指一人,也隐喻一个小政权。这种小政权,是在沦陷的神州大地上与入侵之国对抗的组织。因此,七公姓洪。在金庸笔下,“洪”隐喻“汉”。《鹿鼎记》里,天地会就叫“洪门”。丐帮的传帮之宝,叫打狗棒,是以“狗”喻外敌,帮主世代相传打狗棒法,意指本门宗旨乃驱逐外寇。

 

杜甫《登楼》:“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此之谓也。

 

非正统与正统的攻守之势,最直观的体现,在欧阳克对黄蓉的追逐上。

 

而最终,黄蓉嫁给了郭靖。郭靖是郭啸天的儿子,王重阳的再传弟子,洪七公的徒弟。他和黄蓉一起,得了一灯帮助,取得《武穆遗书》和《九阴真经》。黄蓉还接过洪七公的衣钵,夫妻二人共同镇守襄阳,成为“射雕”大背景下的“英雄”。

 

这就是《射雕英雄传》一书的隐喻。

 

 

附识

 

金庸1948年赴港,1950年入京求外交部职位不果。《射雕英雄传》写于1957至1959年的香港。文天祥《指南后录?东海集序》:“自丧乱后,友人挈家避地,游宦岭海。”伶仃洋,就在香港附近。金庸书剑飘零,身藏海隅,盖有所寄托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射雕英雄传(全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射雕英雄传(全四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