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红楼梦》人物品评一:贾雨村是否仅是假语村言?

小麦
《红楼梦》中人物的名字通常有重要象征意义,贾雨村的名字会让人先入为主,为其贴上负面人物甚至是小人的标签。然而,贾雨村是否只有“假语村言”这单层意义呢,是否他仅是简单的小人形象呢?
        贾雨村是《红楼梦》中的开场人物。从情节上来看,他意义重大,但从内容而言,贾雨村只是一个小配角。然而,让人惊异的是,贾雨村这样一个小人物,居然可以写得如此复杂。
        甫一登场,雨村并非小人,相反,却具英雄相。“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方腮。”这是娇杏眼中的雨村模样,犹如落魄英雄,虽则外貌褴褛不堪,却有挡不住的英雄豪气。因此,以下人娇杏的见识,也心中暗自评定,贾雨村定非久困之人。
        此后,无论是中秋对月吟诗,还是受甄士隐邀请对谈,抑或其后的不辞而别,贾雨村言谈行事上自有一股豪兴逸气。尽管淹蹇落魄之时,他也并无戚戚之状。
        对于再四回眸的娇杏,雨村也不只以色眼见。娇杏或许只是无意中多...
显示全文
《红楼梦》中人物的名字通常有重要象征意义,贾雨村的名字会让人先入为主,为其贴上负面人物甚至是小人的标签。然而,贾雨村是否只有“假语村言”这单层意义呢,是否他仅是简单的小人形象呢?
        贾雨村是《红楼梦》中的开场人物。从情节上来看,他意义重大,但从内容而言,贾雨村只是一个小配角。然而,让人惊异的是,贾雨村这样一个小人物,居然可以写得如此复杂。
        甫一登场,雨村并非小人,相反,却具英雄相。“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方腮。”这是娇杏眼中的雨村模样,犹如落魄英雄,虽则外貌褴褛不堪,却有挡不住的英雄豪气。因此,以下人娇杏的见识,也心中暗自评定,贾雨村定非久困之人。
        此后,无论是中秋对月吟诗,还是受甄士隐邀请对谈,抑或其后的不辞而别,贾雨村言谈行事上自有一股豪兴逸气。尽管淹蹇落魄之时,他也并无戚戚之状。
        对于再四回眸的娇杏,雨村也不只以色眼见。娇杏或许只是无意中多看几眼,于雨村却是冷冰社会里的一丝温热,他以为,娇杏乃“巨眼英豪,风尘中之知己”。
        如此种种,皆写出贾雨村的不凡气度。
        不过,隐约晦涩之处,也埋下了日后其变化的伏线与轨迹。贾雨村在提及自己所学时,用的词是“时尚之学”。他人评价也均是预言其或“非久困之人”,或是“不日可接履于云霄之上”。似乎,以“时尚之学”立身的贾雨村,其理想抱负也仅止于为人上人,使“人间万姓仰头看”。
         对大部分人来说,所谓理想,是帮助自己渡过艰难时日的精神支撑,它只是短暂的过渡,并非终极的目标。它通常属于一无所有的年轻人,鼓动他们去努力,去追求,去进取。一旦成功,“志”便可以抛诸脑后。若遇失败,而理想则成为现实的无情对照。北岛的诗——“曾经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便道尽理想的可能遭遇。
        年轻的、贫穷的贾雨村也有理想。这种理想在他寻求成功时,让其有召唤,有浩然之气。然而,一遇失败,并未含有终极意义与追求的理想,于他而言,就不再有用,也不再能帮他在失败中有所持守。
      一个有豪气的人很有可能也有壮志。带着这番豪情壮志,贾雨村仕宦顺畅,很快成为一县知府。然而,很快,他就混不下去。文中称贾雨村”才干优长,未免有些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那些官员皆侧目而视“。最终,他被上司以”暗结虎狼之属”等罪名参了一本,贾雨村被革职。他的做官之路就此搁浅。到底贾雨村有何罪名,从这些文字中其实无从判断,甚至有“莫须有”罪名之嫌。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年轻气盛的贾雨村肯定不懂虚与委蛇之道,相反,他锋芒毕露。或许,此时的贾雨村亦想有一番作为,于是他积极进取,直道而行,以致很快便无立锥之地。
      丢官之后,贾雨村的表现是,“心中虽十分惭恨,却面上全无一点怨色,仍是喜悦自若”。这其实就是雨村的“成熟与蜕变”之时。从前的他,是何等格格不入,而被革职之后,他却开始一方面假装喜悦,一方面整理资本安置家人。或许,他也在反省,自己正道而行,却何以去职如此之速;自己并无真正罪责,却何以被织此罪行罗网。类似追问灵魂的拷问,几乎所有有理想情怀的读书人都必须面对。少数人能依旧持守,而大部分人则开始顺势改变自我,随波逐流。
       此后,他担风袖月,游览天下胜迹,仿佛已看淡名利,无意于官场。但野外与冷子兴相逢,雨村开首便问:“近日都中可有新闻没有?”这个游山玩水之人,似乎依然汲汲热心于官场。如果说从前贾雨村的豪兴逸气与诗性才华,是其自然而言流露出来的气度,而此后他之寄情山水、修身养性,则更像是他刻意营造出来的书生形象,这是帮助他再次进入官场的文化资本。譬如,与贾政对谈时,贾雨村若是一味的之乎者也,又怎可入其法眼,得其欣赏呢?他清楚地知道,什么样的形象能帮他在官场再展拳脚,于是便十分聪明地投其所好。
        当然,在此过程中,贾雨村的转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葫芦僧乱断葫芦案”一回中也展示出其犹豫与挣扎。一边横亘着法律正义、旧日恩情,一边则是他借此立功的大好机会,两者之中,他稍显摇摆便果断选择了后者。借此案,贾雨村得以历练。至此,贾雨村成功与从前那个不懂官场基本法、横冲直撞的书生划清界限,他已成为深谙官场法则、游刃有余其中的老手。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转型后的贾雨村,也是那个说出“正邪两赋”的贾雨村。红楼梦中,除大观园中姐妹外,甚至是大观园中姐妹,也不能理解宝玉为人。而素未与宝玉谋面的贾雨村,仅凭别人介绍,便评定宝玉等人为“情痴情种”,不得不说这其中有大见识、大包容和大理解。
       乱断葫芦案,是贾雨村所为;正邪两赋说,是贾雨村所言……作者究竟要让我们看到一个怎样的贾雨村呢,是如其名字所示的,一派假语村言之人吗?还是另有深意?作为读者,我们太容易陷入作者用名字等形式传递出的人设,而一直停留于此,却忽略了文本之中的弯曲沟回。事实上,恰恰是那些曲径让我们通向人性的幽暗晦涩之处。在那里,被简单设定的个人,成长为一团忽明忽暗的、不能被标签所涵盖定义的复杂人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