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国主义是一小撮人么?——读蒋百里《日本人》杂谈

hellohaoyu
2017-07-26 09:29:55

(一)

蒋百里的《日本人》之书名气非常大,今读之,觉得名实相符。

《日本人》成书于1937年8月,正是抗战的初期。如一般凡品,必先痛斥倭奴背义于前、残暴在后。并预言,仁者无敌、正义必胜的豪言。此书虽然也准确预言了日本的失败,但却是在日本帝国主义气焰最嚣张的时候,中国人民最痛苦无比的时候,写下了对日本的同情!这是何等的自信与气魄,我古今未见。在那个岁月,能不做汪精卫已经不错;能做阿Q也已经不错;能奋然而起更是不错;但是坚信中国有必胜的,能有几个人。而能坚信中国必胜,而且还在同情日本人,估计只有蒋百里一人而已。

诸如邻居抢了你们家的地,占了你们家的房子,侮辱了你,你居然用怜悯的眼光看他,因为他马上要倒大霉了。这是何等的洞察力与何等仁爱呢。这就是所谓的“大仁大智”吧。当然了,作为鄙夫,我还是要卑鄙的想一样。要不是中国人胜利,美国人又搞东京大轰炸又扔原子弹。蒋这篇文章根本不就能成立,根本就成铁杆的汉奸文章。

再全文引述一下此文的绪论部分:

中国人何至是原谅了日本人,而是同情日本人。

(二)

文章写的特别骇要,无冗余高深之处。但处处在理、

...
显示全文

(一)

蒋百里的《日本人》之书名气非常大,今读之,觉得名实相符。

《日本人》成书于1937年8月,正是抗战的初期。如一般凡品,必先痛斥倭奴背义于前、残暴在后。并预言,仁者无敌、正义必胜的豪言。此书虽然也准确预言了日本的失败,但却是在日本帝国主义气焰最嚣张的时候,中国人民最痛苦无比的时候,写下了对日本的同情!这是何等的自信与气魄,我古今未见。在那个岁月,能不做汪精卫已经不错;能做阿Q也已经不错;能奋然而起更是不错;但是坚信中国有必胜的,能有几个人。而能坚信中国必胜,而且还在同情日本人,估计只有蒋百里一人而已。

诸如邻居抢了你们家的地,占了你们家的房子,侮辱了你,你居然用怜悯的眼光看他,因为他马上要倒大霉了。这是何等的洞察力与何等仁爱呢。这就是所谓的“大仁大智”吧。当然了,作为鄙夫,我还是要卑鄙的想一样。要不是中国人胜利,美国人又搞东京大轰炸又扔原子弹。蒋这篇文章根本不就能成立,根本就成铁杆的汉奸文章。

再全文引述一下此文的绪论部分:

中国人何至是原谅了日本人,而是同情日本人。

(二)

文章写的特别骇要,无冗余高深之处。但处处在理、处得关键。成为了解二战前后日本国民心态的破门之书。

这一点我是要服膺的。毕竟有些书,长篇大论,不知所云。而这本书文不过万言,凡引浆卖箪者皆可阅读,毫无晦涩之处。

其认为日本的国民性的弱点被概括为:缺少内省能力缺少临时应用能力的急性民族。

侵略的根本原因为:国内贫富差距,军人不听命令,民族主义的骄狂。

因何失败原因为:除国民性弱点外,日本统治阶级的内斗。

此文的观点已经成为一种历史学的通识,不赘述。

(三)关于一小撮军国主义的论述

读此文,我比较乐道于中国官方的所谓“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是坏的,大部分日本人民是好的”这样的观点。从历史的广度来看是这样。比如中国古代,打不打仗,是皇帝说了算,诸如赵佶要伐辽国,老百姓只有趋役,最多逃役。因此就算中国侵略了辽国,那老百姓也没有责任。

洋人也是一样,而且洋人干脆不让老百姓打仗,国王带着骑士们去搞十字军。当然也有乞丐十字军,但可都是自愿,绝无“有吏夜捉人”的行为。因此就是十字军的老百姓干了些偷鸡的事,毕竟是受了乌尔班二世这老王八蛋的骗了。而且主要干坏事还是骑士们。

而读了蒋的《日本人》,我才发现。日本的侵略战争完全是民众裹胁当局的结果。这一点希特勒也类似。

从根本原来看,是因为底层百姓困贫不堪,需要掠夺与侵略来维持。而由于国民性与一战后日本国力的膨胀导致日本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骄狂一发而不可收。而庸众们大量的当兵导致日本军队成了最没有军纪的无组织无原则的部队。军部,尤其是陆军,成了庸众的代言人了,最终发展到什么首相一个个被杀害。

由于不受控制的军人集团拿下了东北,使得庸众们越来头脑越热,天皇的角色这里没有提,很可能是乐见其成。(这是民粹主义一个典型特点)日本人真得以为是自己是天照大神之子了。加上贫富差距的巨大,庸众们也需要发泄的出口,所以在庸众的裹胁下,日本政府走向战争,而且是全面战争是必然的。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中国不也是一样么?!那些叫嚣着和美日开战,要搞东京大屠杀的家伙哪一个也不是精英阶级。有大量的历史已经证明了,从石原菀尔、犬养毅到松井石根,都不主张扩大化侵华。屠美灭日是中国民粹主义者的梦呓,同样可证。

而且正如袁腾飞所述:哪个侵华日军不是北海道的老农民。他要是个武士,未必干得出来丧心病狂的事。这话得还是相当有理的。我们最残暴的杀戮,不是黄巢干的,就是太平军干的。本来就是下贱和奴隶,一旦把这种压迫的邪火发泄到其它弱者头上——并以爱国主义的名义,那真是威力巨大。

这一点来看,轰炸东京之类,到是活该。毕竟义和团只是杀了几万二毛子和几个教堂!

所以,我到是认为,二战时,那些军国主义分子到有可能是好人。大亚细亚主义未必没有理想的成份。当然人性有恶的一面,这些日本的精英根本就不没有控制好自己国家平民的矛盾。精英之所以为精英,就是有义务给平民以方向。而日本精英之软弱无能可见一斑。当然精英也有可能堕落!这就是说寡头政治也未必好。所以现代政治的比较好的模型是精英、民众和宪政,三位一体。宪法就是传统,是精英立的,比如自然法。但是被历史所洗礼有效的,所以宪法最大。要想立法要代议和公投,代议是精英和民众的妥协;公投是大事自己处理。比如侵略,或要被侵略。台湾人民想公投通过,那就做好被炸的可能。执法权也要分权,大法官是精英、陪审员是民众。如此反复缠绕,相互制约,国家才能稳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本论 日本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本论 日本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