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左拉与左拉们》有感

钟子_夏四

看到左拉决绝沉默,站在德雷福斯的那一边。就想到蒋勋在《谈物化》中所写的:那个时候瑞典文学院已经授予萨特诺贝尔文学奖,同时他也是世界闻名的大哲学家,我看见他,年纪很大,双目失明,却站在阿拉伯工人前面,为他们争取权利,他说这些阿拉伯工人,是我们在经济不景气时,用低等的价钱请来的,怎么能忽然说忽然不要他们。

不论是左拉还是萨特都是英雄,那种庄严热烈的灵魂叫人感动,叫人热泪盈框

首先,这是“为维护法兰西精神而反对法兰西”的行为,法兰西精神没有错,错在掌权者,左拉作为文化界的先知看见了虚伪与谎言的抬头。若没有人加以控制说不准将又是一个阴暗冰冷的时代。左拉放下他圆圆的眼睛背后的书生文气,拿起笔,在报纸上勇敢发表自己的言论。我认为,这不仅是对一个渺小但无罪的人的关怀,更多的是一个作家,一个知识分子对于公正执着追求。他体现了一种高不忘本,高而能下的精神。

就像1984里所说的我们将在没有阴暗的的地方会面。他所做的就是为每一个人追求阳光。

其次,对于左拉们,不得不提的是那些在文学立场上与其站在对立面的作家。在追求公平真理的路途上,他们是一路人。法郎士与克罗蒙索,没有在名利与怨恨中瘫...

显示全文

看到左拉决绝沉默,站在德雷福斯的那一边。就想到蒋勋在《谈物化》中所写的:那个时候瑞典文学院已经授予萨特诺贝尔文学奖,同时他也是世界闻名的大哲学家,我看见他,年纪很大,双目失明,却站在阿拉伯工人前面,为他们争取权利,他说这些阿拉伯工人,是我们在经济不景气时,用低等的价钱请来的,怎么能忽然说忽然不要他们。

不论是左拉还是萨特都是英雄,那种庄严热烈的灵魂叫人感动,叫人热泪盈框

首先,这是“为维护法兰西精神而反对法兰西”的行为,法兰西精神没有错,错在掌权者,左拉作为文化界的先知看见了虚伪与谎言的抬头。若没有人加以控制说不准将又是一个阴暗冰冷的时代。左拉放下他圆圆的眼睛背后的书生文气,拿起笔,在报纸上勇敢发表自己的言论。我认为,这不仅是对一个渺小但无罪的人的关怀,更多的是一个作家,一个知识分子对于公正执着追求。他体现了一种高不忘本,高而能下的精神。

就像1984里所说的我们将在没有阴暗的的地方会面。他所做的就是为每一个人追求阳光。

其次,对于左拉们,不得不提的是那些在文学立场上与其站在对立面的作家。在追求公平真理的路途上,他们是一路人。法郎士与克罗蒙索,没有在名利与怨恨中瘫痪,而是接过壮士手中的大旗,变为号角,并肩向前。

最后,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拥有这样一群精神明亮的文人是一种幸福。蒋勋在谈物化中也说:我也想呼吁知识分子不要这么入世,要保持一点点的冷静。这类人产生色原因应该有两个,一是文化环境清明开朗,受自由之风的熏陶。二便是自我中人性的善被自我发觉,以致他们的心生命至今依旧在我门的生命中跳动着。

这是三种维度的感动。

以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旷代的忧伤的更多书评

推荐旷代的忧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