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笑倩兮,士岂可脱

所罗门⚫钢

古龙先生把武侠写成了寓言故事,霎时觉得武侠小说也有了警世意义,可以成为那种教育迷茫青年的灯塔。 长生剑 白玉京有把长生剑,讲的不是这人也不是这剑,是一个姑娘的笑靥,她这一笑迷住了所有人为她厮杀(不由得想起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那位林仙儿)。是啊,姑娘的笑可以俘虏多少男孩,投入她的温柔乡里。见过一些女人有一种笑,那种配合着钟情敬仰索求的笑,那种向男人展示她已被彻底征服的笑 --尽管之后是男人被她彻底征服。眼眸微弯,闪烁着柔媚的光芒;嘴角微扬,露尽心底压抑不住地喜悦。这样的女人,你看她一眼,就会想抱住她,紧紧的再也不放手。然而最可怕的也是这样的笑,如果她对所有她钟情的男人都这样笑,迟早会有人会被妒火焚烧,有人会愤然离去! 见过另一种女人还有一种笑,是羞涩的笑,那种脸蛋微红,躲闪目光,低头抿嘴的笑,偷偷的,悄悄地,但又不巧被发现了的笑。这样的笑脸,你看她一眼,又会想第二眼,你会开始挑逗她,你会不由自主地多注意她,最终爱上她。这种笑更好看,少了些热情,但多了份真挚。 这些笑脸可怕又可爱。可怕,是说在滥情的风流女子脸上,其威力之大,足以让无数男人丧失理智,放弃一切的去讨好她。可爱,是说在天真纯...

显示全文

古龙先生把武侠写成了寓言故事,霎时觉得武侠小说也有了警世意义,可以成为那种教育迷茫青年的灯塔。 长生剑 白玉京有把长生剑,讲的不是这人也不是这剑,是一个姑娘的笑靥,她这一笑迷住了所有人为她厮杀(不由得想起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那位林仙儿)。是啊,姑娘的笑可以俘虏多少男孩,投入她的温柔乡里。见过一些女人有一种笑,那种配合着钟情敬仰索求的笑,那种向男人展示她已被彻底征服的笑 --尽管之后是男人被她彻底征服。眼眸微弯,闪烁着柔媚的光芒;嘴角微扬,露尽心底压抑不住地喜悦。这样的女人,你看她一眼,就会想抱住她,紧紧的再也不放手。然而最可怕的也是这样的笑,如果她对所有她钟情的男人都这样笑,迟早会有人会被妒火焚烧,有人会愤然离去! 见过另一种女人还有一种笑,是羞涩的笑,那种脸蛋微红,躲闪目光,低头抿嘴的笑,偷偷的,悄悄地,但又不巧被发现了的笑。这样的笑脸,你看她一眼,又会想第二眼,你会开始挑逗她,你会不由自主地多注意她,最终爱上她。这种笑更好看,少了些热情,但多了份真挚。 这些笑脸可怕又可爱。可怕,是说在滥情的风流女子脸上,其威力之大,足以让无数男人丧失理智,放弃一切的去讨好她。可爱,是说在天真纯情的女孩脸上,其动人心魄,令人顿时堕入爱河。我说的女人,也许都是美女,至少在那某个男人心中,因为若不是美女的话,那些男人只怕永远不会深思她们的笑,甚至会厌烦。人就是这样为了原始的基因改良冲动在寻找配偶吧。上面所说的笑,之所以具有魔力,是因为爱,因爱而笑,因笑而爱,而爱情,使人盲目。但盲目才能忽略一切艰难,让花朵开放。清醒,是结果后的事。 判断一个人美丑,除了表面的相貌,第二层往往就是神态,或者说气质。他们最常做出的表情。脸上苦大仇深,那不幸的事对他打击就会很大;脸上笑起来发贱的,多半是个势利眼;对一切充满好奇,东张西望,那可能就会花心;对一切漠不关心,若有所思,那可能就心怀异志;讲话大声,可能爱显示;相反小声的更喜欢私密的交谈,不愿成为焦点。这些都是非常浅显的例子,而看一个人第一眼往往是不准的,因为你自己的位置也会对其人给你的印象产生影响,只有共事良久,才会有一个大体的评价。 我从未深入了解过谁,我连我自己都不了解,借用古龙先生一句话,一个男人若说他已了解女人,那他不是呆子,就是疯子。

其实反过来想一想,男人和女人也没什么不同,男人照样会笑,倘若把我说的所有女字换成男字,也觉不出什么错来。只不过想的太狭隘,把性别异质化了。

多情环

萧少英用多情环杀了人,复了仇。这是一个仇恨烧灭一切的故事。

从古巴比伦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那时便有了复仇的种子么?不,我认为一直可追溯到原始社会的最开端,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起,便有了仇恨的前提,人多了便有社会关系,便有冲突,便有斗殴,你打我一拳,我势必要还一拳,有时一拳不解气还要再加一拳。

这种代偿心理似乎是想让对方承受与自己同等的痛苦,这种反应已经固化到几乎每一个人心里,法律实质上就是整个社会对其执行复仇以相对可量化,便于操作的方式来替代不确定因素强的“私仇”。复仇,合情合理,旁观者看来也十分和谐自然,甚至大快人心。诸如电影狂风战神,火之通途里那样用完全相同的方式实施复仇,或使用漫长的时间和积淀来完成一场复仇,都令人血脉偾张,大呼过瘾。

实际上宇宙中也存在着“有失便有得”的理,做了坏事积了业力,被欺负了长了德,宇宙也再去平衡这个问题,每个人的德和业力也似乎存在一种制衡反馈调节关系。阴间的鬼们冤冤相报何时了,轮回千转,跳不出苦海,原因还在于一个不能忍,有怨气生了,情在作祟,因为自己的利益收到损害了,所以感觉收到耻辱了,心中不平衡了。然而看到别人同样受痛苦却能使我们的痛苦得到缓解,这是为什么呢?

我无法解释了。但是我知道,以一颗宽容的心去对待,纵使刀剑横行,一笑而过,便根本不会有复仇这码事。当然常人中谁也不是觉者,遇见奇耻大辱还是忍不住一股邪火从丹田窜到头顶,挥出一拳或骂上一句,只能尽量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吧。

离别钩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七种武器(全三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七种武器(全三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