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6分

他们是没有脚的鸟,只能一刻不停的飞,死也死在天上

林栖

悲惨之事愈是平铺直叙的白描旁观者视角,愈是入木三分让读者悲从中来。

寒凉成为日常,血淋淋地撕开在你面前。

书里的时光,像是被困在时间轮回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不出半点新意。

书里的人,像是拙劣画师的工艺品,笑的呆滞,粗糙,无半点灵气,喜欢围观他人的生活,闲言碎语,讨厌至极。

活着是一个自然的本能而非人之追求。

这样的生活是个圈,周而复始四季轮回,代代相传,是文中人挣脱不出的牢笼,更让人发凉的是,他们甚至于从未想要挣脱。

像只无足鸟,只能一刻不停的飞,漫无目的,竭尽全力,到心血胆汁全部耗尽,死也只能死在天上。

落在土地上的那刻,只剩一具殁了魂魄的躯壳。

读书笔记

一年四季,春暖花开、秋雨、冬雪,也不过是随着季节穿起棉衣来,脱下单衣去地过着。生老病死也都是一声不响地默默地办理。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一切不幸者,就都是叫花子,至少在呼兰河这城里边是这样。

人们对待叫花子们是很平凡的。

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很危险,我却自己以...

显示全文

悲惨之事愈是平铺直叙的白描旁观者视角,愈是入木三分让读者悲从中来。

寒凉成为日常,血淋淋地撕开在你面前。

书里的时光,像是被困在时间轮回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不出半点新意。

书里的人,像是拙劣画师的工艺品,笑的呆滞,粗糙,无半点灵气,喜欢围观他人的生活,闲言碎语,讨厌至极。

活着是一个自然的本能而非人之追求。

这样的生活是个圈,周而复始四季轮回,代代相传,是文中人挣脱不出的牢笼,更让人发凉的是,他们甚至于从未想要挣脱。

像只无足鸟,只能一刻不停的飞,漫无目的,竭尽全力,到心血胆汁全部耗尽,死也只能死在天上。

落在土地上的那刻,只剩一具殁了魂魄的躯壳。

读书笔记

一年四季,春暖花开、秋雨、冬雪,也不过是随着季节穿起棉衣来,脱下单衣去地过着。生老病死也都是一声不响地默默地办理。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一切不幸者,就都是叫花子,至少在呼兰河这城里边是这样。

人们对待叫花子们是很平凡的。

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很危险,我却自己以为得意,不得意怎么样?人生是苦多乐少。

假若有人问他们,人生是为了甚么?

他们並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

他们会直截了当地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

[人活著是为吃饭穿衣。]

再问他,人死了呢?

他们会说:[人死了就完了。]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得住的就过去了,受不住的,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拉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

至于那还没有被拉去的,就风霜雨雪,仍旧在人间被吹打着。

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很危险,我却自己以为得意。不得意怎么样?人生是苦多乐少。

他们看不见什么是光明的,甚至于根本也不知道,就像太阳照在瞎子的头上了,瞎子也看不见太阳,但瞎子却感到实在是温暖了。

他们就是这类人,他们不知道光明在哪里。可是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得到寒凉就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想击退了寒凉,因此而来了悲哀。

他们被父母生下来,没有什么希望。只希望吃饱了,穿暖了。

但也吃不饱,也穿不暖。

逆来的,顺受了。

顺来的事情,却一辈子也没有。

磨房里那打梆子的,夜里常常是越打越响,他越打得激烈,人们越说那声音凄凉。因为他单单的响音,没有同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