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的历史 书的历史 8.7分

忘记市场去读书

璃人泪@2011

虽然爱书人常常下意识收藏一堆媒体荐书、大V书单,但更多时候并不会把它们统统读完。在书海茫茫中挑一本最喜欢的书或许困难,倘只为当下的愉悦读一本合眼缘的书倒毫不费劲。于我而言,马丁·里昂斯的《书的历史:西方视野下文化载体的演化与变迁》就是这样一本书。

自泥板上的楔形文字到数字时代的电纸书,里昂斯将书的历史娓娓道来。相比于同类图书,里昂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同样承认其他文化载体的优势。里昂斯笔下书的历史其实是一部人类文本交流的历史,较之书本的材质、工艺、内容、受众,更重要的是人类精神诉求的变化,是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下,得享文化载体的人类的生活面貌。人推动了书的历史,印刷术的普及即是一例。古登堡的活字印刷术掀起图书业的革命,可是在先于他发明活字印刷的中国却未得广泛运用,盖因在同时代的东亚,书本市场局限于皇族,需求量不大。

继古登堡之后,印刷新文化诞生的图书已相当接近我们今天看到的图书,其后的启蒙运动让书籍进入寻常百姓家,有了蓬勃发展的出版业,更多选择满足众口难调的读者群。然而随着书籍计算机化,不少爱书人士反而担忧起传统书籍的式微:当电子书的阅读体...

显示全文

虽然爱书人常常下意识收藏一堆媒体荐书、大V书单,但更多时候并不会把它们统统读完。在书海茫茫中挑一本最喜欢的书或许困难,倘只为当下的愉悦读一本合眼缘的书倒毫不费劲。于我而言,马丁·里昂斯的《书的历史:西方视野下文化载体的演化与变迁》就是这样一本书。

自泥板上的楔形文字到数字时代的电纸书,里昂斯将书的历史娓娓道来。相比于同类图书,里昂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同样承认其他文化载体的优势。里昂斯笔下书的历史其实是一部人类文本交流的历史,较之书本的材质、工艺、内容、受众,更重要的是人类精神诉求的变化,是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下,得享文化载体的人类的生活面貌。人推动了书的历史,印刷术的普及即是一例。古登堡的活字印刷术掀起图书业的革命,可是在先于他发明活字印刷的中国却未得广泛运用,盖因在同时代的东亚,书本市场局限于皇族,需求量不大。

继古登堡之后,印刷新文化诞生的图书已相当接近我们今天看到的图书,其后的启蒙运动让书籍进入寻常百姓家,有了蓬勃发展的出版业,更多选择满足众口难调的读者群。然而随着书籍计算机化,不少爱书人士反而担忧起传统书籍的式微:当电子书的阅读体验越来越接近纸质书,且拥有轻薄易携带、超大存储量等优势,取代纸质书会不会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问题还是要回到图书的功用上。媒介文化研究大师尼尔·波兹曼曾冠以“娱乐至死”这样触目惊心的标题:称“一切公众话题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就阅读论,它可能表现在不借助图画便无以理解“充满概念和归纳的领域”。里昂斯说得更直白:“大众只要娱乐,不要教化。”纵观图书的历史,无论是被盗版逼得必须出版续作的《堂吉诃德》,还是维多利亚时代流行的三卷本小说,乃至今天畅销榜单上的常胜将军,绝少会是曲高和寡的“烧脑”读物。对公众而言,生活节奏越快越紧张,阅读越是像一种娱乐方式,最多附带一点碎片化学习的诉求。

因此,在图书成本大幅下降初期,实体书店人头济济的盛况恐怕不会重现了。要论娱乐,现代人的娱乐方式太多了;要论碎片化学习,显然也有更有效率的电子产品和应用。图书既然是诸多选择的一种,或许也只能作为现代人生活的N分之一,譬如常见的戴着耳机看书的景象,充分利用有限的娱乐时间,这样的选择也不坏。

不过,实践告诉我们,许多人是不习惯在电子屏幕上阅读大篇幅文字的,多线程作业模式也不适用于需要全神贯注深入阅读的内容,这可能是传统文化载体的优势所在。站在出版商的立场上,为追求快速、可观的利润出版畅销书无可厚非,但其中也有不可预估的风险(比如某畅销天王出了一本滞销书),聪明的出版商应当同样看重那些销量稳定、持久、口碑好、真正有价值的书。

禁书禁不住值得传播的文化,畅销推不动不值一读的糟粕,可见阅读本质上是一件无关市场的事。何况选择那么多,分配给阅读的时间那么少,读者也应当了解自己的阅读诉求,暂且忘记市场去读书。

——丁酉年读马丁·里昂斯《书的历史》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书的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的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