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啤经 牛啤经 8.0分

酿啤酒和腌咸菜

走马

啤酒的风味是无穷的

啤酒=水x麦芽x啤酒花x酵母x(其他风味辅料/酿酒器具,比如借用烈酒桶)x时间

水的变化最少,影响也最微弱,姑且算作定量,所以啤酒就是四到五种变量的随机组合,但其中每种变量都有几乎无数种选择,因为除了品种的区别,还可以是多品种/多时机的组合,比如酿酒狗的“凌晨五点”就用了五种麦芽,IPA的酿制需要在发酵前后多次投入啤酒花。更不用说无数风味辅料的加入,法无定法,毒不死就行。借葡萄酒/烈酒桶作为发酵容器,吸收其风味,也进一步为啤酒带来了无限可能,类似咖啡领域的“猫屎咖啡”,以麝香猫的肠胃作为烘焙“容器”,同时获得天然分泌的麝香。最后是发酵时间,从几周到几年都有,许多啤酒也有陈酿一说。

每个人都可以酿啤酒

传说啤酒的诞生是一桶大麦放“坏”了,我觉得是真的。关于酿酒这本书介绍的不多,结合网上一些帖子看,家酿啤酒的难度主要在于消毒和保持恒温,所以借助一些设备还是必要的,我打算动手实践起来。结合我的广告人职业,厂牌就命名为“Brain Storming”,酿酒就是酿创意,IPA风格的酒可以命名为Brief,接工作单总是苦的,你需要一杯IPA;世涛厚重,命名为“Campaign”。

小...

显示全文

啤酒的风味是无穷的

啤酒=水x麦芽x啤酒花x酵母x(其他风味辅料/酿酒器具,比如借用烈酒桶)x时间

水的变化最少,影响也最微弱,姑且算作定量,所以啤酒就是四到五种变量的随机组合,但其中每种变量都有几乎无数种选择,因为除了品种的区别,还可以是多品种/多时机的组合,比如酿酒狗的“凌晨五点”就用了五种麦芽,IPA的酿制需要在发酵前后多次投入啤酒花。更不用说无数风味辅料的加入,法无定法,毒不死就行。借葡萄酒/烈酒桶作为发酵容器,吸收其风味,也进一步为啤酒带来了无限可能,类似咖啡领域的“猫屎咖啡”,以麝香猫的肠胃作为烘焙“容器”,同时获得天然分泌的麝香。最后是发酵时间,从几周到几年都有,许多啤酒也有陈酿一说。

每个人都可以酿啤酒

传说啤酒的诞生是一桶大麦放“坏”了,我觉得是真的。关于酿酒这本书介绍的不多,结合网上一些帖子看,家酿啤酒的难度主要在于消毒和保持恒温,所以借助一些设备还是必要的,我打算动手实践起来。结合我的广告人职业,厂牌就命名为“Brain Storming”,酿酒就是酿创意,IPA风格的酒可以命名为Brief,接工作单总是苦的,你需要一杯IPA;世涛厚重,命名为“Campaign”。

小时候,每年冬天妈妈都会准备两口大缸,用黄豆和芥菜根分别腌制两种咸菜,豆豉豆子和咸菜疙瘩。她做这些事是如此的平常,好像完全不会有“做坏”的担心,我们吃起来也是如此的放心,丝毫不会担心在这个缸里由细菌参与的过成中会产生什么有害物质吃坏我们。现在看来,酿啤酒和腌咸菜又有什么分别呢,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种咸菜,就有多少种啤酒,这样想时,酿啤酒这件事变得一点也不酷,我妈腌的咸菜也不土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牛啤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牛啤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