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说的诡计之病和病之诡计

浊舞
2017-07-25 21:28:27
四天的时间终于啃完了这本书,在打分的时候我有所犹豫,因为,我觉得我是喜欢这本书的,但我实在不敢给以‘推荐’一词。这部书的毁誉参半是可想而知的。上半本的布局与谜面确实华丽,三次分尸、两次无人生还、两个三重密室,我个人也很喜欢这样的叙述风格。在对话之中展开故事,简洁明了。
先说我不喜欢的:
一是动机:作者在小说中提出了诡计之病,即“非要将诡计在现实中演练,并且不惜牺牲生命、剥夺生命,那就是病态”。或许有些觉得,这和作者没关系,但我要说作者同样罹患了这样的病症,他的思维模式可以完全认可凶手与其帮凶的动机,认为为了诡计牺牲生命这种狂热、变态的想法是可以被认知、理解的,并且将这一系列诡计运用到小说的现实中去。御手洗指责哈里将残忍诡计运用到现实,认为其疯狂。作者却也认同将残忍诡计运用到“现实”的想法是可知、可接受的。我并非要说作者冷血什么的,我所说的诡计之病,实际上是“为了诡计而诡计,忽视动机”。作者出于这种理念,认可了这样的动机,而其认为合理的动机却并非我所能的接受的,仅此而已。
二是诡计,我认为这样的诡计及其解答是极为强大的,但同样有极大的限制。
首先是不可分割的限制,这一点在二十二年



...
显示全文
四天的时间终于啃完了这本书,在打分的时候我有所犹豫,因为,我觉得我是喜欢这本书的,但我实在不敢给以‘推荐’一词。这部书的毁誉参半是可想而知的。上半本的布局与谜面确实华丽,三次分尸、两次无人生还、两个三重密室,我个人也很喜欢这样的叙述风格。在对话之中展开故事,简洁明了。
先说我不喜欢的:
一是动机:作者在小说中提出了诡计之病,即“非要将诡计在现实中演练,并且不惜牺牲生命、剥夺生命,那就是病态”。或许有些觉得,这和作者没关系,但我要说作者同样罹患了这样的病症,他的思维模式可以完全认可凶手与其帮凶的动机,认为为了诡计牺牲生命这种狂热、变态的想法是可以被认知、理解的,并且将这一系列诡计运用到小说的现实中去。御手洗指责哈里将残忍诡计运用到现实,认为其疯狂。作者却也认同将残忍诡计运用到“现实”的想法是可知、可接受的。我并非要说作者冷血什么的,我所说的诡计之病,实际上是“为了诡计而诡计,忽视动机”。作者出于这种理念,认可了这样的动机,而其认为合理的动机却并非我所能的接受的,仅此而已。
二是诡计,我认为这样的诡计及其解答是极为强大的,但同样有极大的限制。
首先是不可分割的限制,这一点在二十二年前的胶带密室里体现,这样的密室只能运用在发现者无法进行长时间的观察的情况里,单拿出来,就分分钟被破解了。但是我必须承认,这个密室是我目前看过的密室里最喜欢的,一半源自于华丽的谜面,一半源自于合理的解答。这里二尸变六尸到的分尸以及二次分解诡计(我总感觉诡计的用处更应该是杀人)很棒,我觉得超越了占星术魔法,虽然细节方面有些问题,但瑕不掩瑜。
其次是不现实,其他充满意外的诡计以及神奇的摄像机我就不说了,我就提一个好了,流冰馆的建造,流冰馆总不可能是那几个人亲自造到的吧?万一发生命案,宣扬出去,问问建造者,诡计不就全暴露了吗?虽然二十二年前的没人说,二十二年后的侦探团私下解决——这几个侦探团竟然不去找造流冰馆的建筑工人!早找的话,什么左右置换、斜屋不斜不是直接破解?
最后是解谜的困难。我承认它本身就很难,构思很巧妙,虽然其实三重密室仔细想想还是能破解的(在这小说里,我也基本只中意这个诡计和分尸诡计,其他的,,,不是很喜)。但最要命的是,它在行文之中并未给出足够的线索,或者说,这些线索所搭建的逻辑根本支撑不起解答的骨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我无法认可他们那无法形容的动机,我还是喜欢凶手只有一个人的)。推理小说可以说是一种智力游戏,而不是一道突兀的题目。当我看完第一个真解答到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本极不公平的推理小说。御手洗浊这位侦探完全空想都能破解此案完全就是因为作者告诉了他。
所以啊,作者在自己的书中也借岛田庄司说了,这是病之诡计。(作者有些膜岛田,岛田在现实中估计不会是个推力奇才吧,(⊙﹏⊙)b)
三是情节:情节几乎就是动机加诡计。这就不多说了,恩恩怨怨很带劲,但我有些无力接受。
不过,我现在要说的,就不是批判了。真的,我很喜欢这本小说。它所带来的,是精神的洗礼。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它提供的是新的思路,打破的是旧的枷锁。我刚才所做的批判是对于一部推理小说来说的,现在是对于单纯到的诡计来说的。个人也是个狂热的诡计至上者,但我不会为诡计牺牲别的。我很喜欢胶带密室和雪地密室,而本书中有两个胶带密室、三个雪地密室。(虽然按解答有种不能这么计算的感觉)分尸诡计甚为惊艳,看得出作者的良苦用心。至于左右置换、斜屋不斜。。。只能说思路好,但复杂到我都没感觉了。而双锥体我觉得很强悍,思路是由下至上,明暗两线组成通道这点令人眼前一亮,不过,还好是伪解答。汗,我向来是个不太会说赞美之词的人。说着说着就词穷,就想说些不好听的了。那就就此搁笔吧。
很抱歉,有些激动了。但真的很喜欢(不然也不会认认真真看完了),也真的不适合很多其他人,所以只有还行的评价了。
对于那个说自己是最后一个评价的陌生人的,你已经不是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岛田流杀人事件(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岛田流杀人事件(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