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自由

伊丽傻白

在《重返美丽新世界》中,赫胥黎提出“组织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只有在一个由自由合作的个体组成的实行自我管理的社区里,自由才能存在和拥有意义。”按照这一理念,自由的存在有两个前提,一是自由合作的个体,二是实行自我管理的社区。而在这一前提之下,是否真的就能获得自由?对此只能存疑。

《1984》用惩罚和思想监管来控制群众,《美丽新世界》里则用阶级分化和享乐来稳定社会。实则都是个人自由与集体主义的冲突。而按照赫胥黎的理论,组织始终是自由得以存在实现的前提。而个人自由与集体主义的冲突也不可避免,由此是否可以推出自由其实并不存在?

《美丽新世界》制造出了一个没有病痛衰老,一克苏摩可让人忘却烦忧的社会。在文中的两个异类,一个是传言“血液中加入了酒精”的伯纳德,另一个是能力过剩而不满足于当前社会框架中创作的赫姆赫兹。诚然两位都不具有代表性,甚至可以称为“科学的失败作品”。而所谓的野人区,完全是未开化的原始部落。假设是一个已经开化只是尚未成形的社会,野人约翰的到来所造成的文化冲突或许更能感同身受。但从原始到对文明的冲突,这似乎有点毫无说服力。野人之死,有些致敬《圣经》的意味...

显示全文

在《重返美丽新世界》中,赫胥黎提出“组织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只有在一个由自由合作的个体组成的实行自我管理的社区里,自由才能存在和拥有意义。”按照这一理念,自由的存在有两个前提,一是自由合作的个体,二是实行自我管理的社区。而在这一前提之下,是否真的就能获得自由?对此只能存疑。

《1984》用惩罚和思想监管来控制群众,《美丽新世界》里则用阶级分化和享乐来稳定社会。实则都是个人自由与集体主义的冲突。而按照赫胥黎的理论,组织始终是自由得以存在实现的前提。而个人自由与集体主义的冲突也不可避免,由此是否可以推出自由其实并不存在?

《美丽新世界》制造出了一个没有病痛衰老,一克苏摩可让人忘却烦忧的社会。在文中的两个异类,一个是传言“血液中加入了酒精”的伯纳德,另一个是能力过剩而不满足于当前社会框架中创作的赫姆赫兹。诚然两位都不具有代表性,甚至可以称为“科学的失败作品”。而所谓的野人区,完全是未开化的原始部落。假设是一个已经开化只是尚未成形的社会,野人约翰的到来所造成的文化冲突或许更能感同身受。但从原始到对文明的冲突,这似乎有点毫无说服力。野人之死,有些致敬《圣经》的意味。但却缺乏了人性的考究,仅仅只是道德和文化层面的冲突。

一个大胆的假设,或许“自由”只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用以逃避现实的工具。我过得不快乐,因为我不自由;我不幸福,因为我不自由;我无法实现梦想,也是因为我不自由……人类最擅长的就是找借口…

再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假如一个特权社会,以“自由”作为统治的手段,是否就能让人类心甘情愿的成为“自由”的奴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