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和愿望

heithem
一直以来对《穆斯林的葬礼》都有所期待。一来因为知道它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二来自己的专业跟穆斯林有关。  
       作者在后记中说,自己是先想好了书名,然后构思故事的。在我看来,这确是一个好题目:宗教色彩的视角,吸引人,又透出悲凉基调。书名中直接出现“穆斯林”三个字,让人很期待小说将怎样展现中国穆斯林的面貌。
       然而读罢小说,我感到作者没能撑起这个让人期待的主题。拙见如下:
  第一,情节前后不紧密。读罢,觉得书中两代人的经历各说各话,缺乏紧密的起承转合和伏笔关联。开篇“师徒造宝船的故事”更像是单独的小说,对下文的人物命运并没有不可割舍的影响,而后文“新月的爱情故事”即便没有上文也可自圆其说,有头有尾。
  小说开篇是引人入胜的,宝船的故事将“回回”的特质和品节较好地融进了故事之中,读来比后文的爱情故事更有特色。然而,小说越到后文越显矫情,滑向俗套的爱情故事。同时为了设置悬念,引入韩子奇、梁冰玉双双赴英的段落。这一段看似解答了新月在家中处境之谜,实则并不对新月注定的的悲剧结局产生决定性影响。
  第...
显示全文
一直以来对《穆斯林的葬礼》都有所期待。一来因为知道它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二来自己的专业跟穆斯林有关。  
       作者在后记中说,自己是先想好了书名,然后构思故事的。在我看来,这确是一个好题目:宗教色彩的视角,吸引人,又透出悲凉基调。书名中直接出现“穆斯林”三个字,让人很期待小说将怎样展现中国穆斯林的面貌。
       然而读罢小说,我感到作者没能撑起这个让人期待的主题。拙见如下:
  第一,情节前后不紧密。读罢,觉得书中两代人的经历各说各话,缺乏紧密的起承转合和伏笔关联。开篇“师徒造宝船的故事”更像是单独的小说,对下文的人物命运并没有不可割舍的影响,而后文“新月的爱情故事”即便没有上文也可自圆其说,有头有尾。
  小说开篇是引人入胜的,宝船的故事将“回回”的特质和品节较好地融进了故事之中,读来比后文的爱情故事更有特色。然而,小说越到后文越显矫情,滑向俗套的爱情故事。同时为了设置悬念,引入韩子奇、梁冰玉双双赴英的段落。这一段看似解答了新月在家中处境之谜,实则并不对新月注定的的悲剧结局产生决定性影响。
  第二,人物刻画薄弱。人物之魂在于神,神在于性格刻画。小说虽然费了大量笔墨对人物表情、动作、心理进行描写,试图勾勒和丰满不同人物的性格,也基本取得了效果。但问题是,由于上文提到的故事前后关联性不强,人物性格也给人一种前后不统一的感觉。
  例如,原本聪颖懂事的壁儿,曾在父亲离世、师哥出走的情况下挑起养家重担,但在变成韩太太之后却处处显得偏执孤陋。而当战争来袭家中再次没有主心骨时,韩太太也不再坚强和果断,甚至轻易为一个戒指误会忠实管家老侯,直接造成家道中落并为大厦倾倒埋下祸根。
  韩子奇这个人物也前后不一。宝船故事中的小奇子机敏果敢,能够忍辱负重屈身仇家,凭借聪明才智成为一代玉王。然而,后文的韩子奇变得十分软弱迟疑,面对家庭纠葛只会妥协、毫无气度,好不容易立起的人物颓然歪倒,让人莫名其妙。
  第三,几处细节逻辑经不住推敲。由于人物性格塑造的薄弱,人物在不同情境下作出的反应也颇具偶然性,这让小说在几个关键情节处难以理解。
  韩太太的行事最让人费解。例如,韩太太想拆散儿子感情,设计阻挠天星和切糕容继续交往,究其原因竟然并非出于宗教(因为切糕容就是穆斯林),而仅仅出于韩太太看不起对方家世的虚荣心作祟。另一个事例是她处理家中失窃事件时,聪明如她竟然不做任何思虑就将管家扫地出门,直接导致了家业受到严重打击,这一情节难免有为了制造悲剧而刻意为之的感觉。
  韩太太对新月的感情刻画显得草率。新月既是外甥女,又是女儿,这种矛盾的感情本可以写得纠结深刻,进而让人对韩太太的言行产生更多思考和同情。遗憾地是,作者的格局并未打开,读罢小说我除了认定韩太太内心深处住着一个魔鬼外,并未对这个自身也是悲剧的人物产生多少理解。
      小奇子在仇家卧薪尝胆这部分有个细节看似轻描淡写,但经不住推敲:就是小奇子在汇远斋的年头。当初小奇子提出给蒲绶昌打杂三年,实则两年就兑现了再造宝船的承诺,也私下学艺有成,按理可以立马走人了。可根据小说安排,小奇子竟然为了一个所谓承诺继续在汇远斋又干了一年。
      并非本人置信义于不顾,可小说也说蒲绶昌当初并不想真正接纳小奇子,所以他没有小奇子承诺,而这一点也是小奇子最后能够心安理得脱身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小奇子自己又何苦在达到目的后白白耗费一年光阴呢?作者笔下的一年寥寥数语便可带过,但对一个活生生的人物来说却是漫长的,难道小奇子不思念奇珍斋?不每日每夜归心似箭吗?
  此外,韩子奇和梁冰玉在英国走到一起的解释也差强人意,直接导致许多读者并不对二人的感情施以谅解。而为什么梁冰玉选择隐身三十三年才重返家中,其间遭遇了什么亦没交待。凡此种种细节,按下不表。
  第三,故事结局草率。也许是为了呼应“葬礼”二字吧,书中主要人物均以死亡结尾,开篇的梁亦清如此,韩子奇如此,韩新月更是如此。
  新月的心脏病突如其来,风卷残月,仿佛不安排这样的结局就烘托不出她高洁的品格,衬托不出她和楚老师短暂爱情的珍贵,可能也就无法落笔在“穆斯林的葬礼”主题上。虽然小说写就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女主角突患绝症还没有成为偶像剧经典套路,但故事所有的线索汇集并结束于女主角一场毫无伏笔的大病,这样的设计未免显得刻意。
  小说的其他配角人物的结局也语焉不详,如新月的同学郑晓京、罗秀竹、谢秋思,匆匆上场又草草退场,不仅没有对推动情节起到太大作用,而且受限于笔墨和笔力,一个个显得过于脸谱化,内心挖掘不够。
  甚至像姑妈这样一个悲情角色,原本可以着更多笔墨,从另一个侧面表现大时代里小人物的温度。遗憾地是,也许是出于营造红楼梦般的悲剧结尾,姑妈也以一个此前并无征兆的沉疾突发而离去。
  第四,生硬嵌入宗教色彩。作者虽然有意将伊斯兰色彩作为宏大叙事的底色铺叙在行文中,却没做到不露痕迹、浑然天成,反而给人一种刻意为之的观感。读者不时被介绍伊斯兰教历史和回民习俗的段落打断,却感受不到这种信仰和人物命运的紧密关联。
  实际上,除了“回汉不能通婚”让新月和楚雁潮遭到打击外,抛开信仰因素之后小说情节的推进并不很受影响。
       通篇读下来,我觉得作者想要表达的主题不够明晰准确,小说的思想价值也没有得到足够体现。它在刻画时代、人性对人物命运的影响方面有些流于表面,同时略显刻意地将“穆斯林”标签贴在主人公身上,但却没能很好地将这一难得的特质和人物命运融合起来。
        不知有没有读者和我一样,觉得玉器梁一家由盛而衰简直是拜韩太太一人所赐。韩太太种种所为所想,并非囿于宗教意识,很多时候仅仅是私心作祟。可作者对韩太太虔诚穆斯林形象的描写是最浓重的,这反倒让小说显得讽刺。韩太太的所作所为与信仰之间有什么内在逻辑呢?换一个非“穆斯林”身份事情也并不会显得不同吧?
  说了这么多,不是否定小说的文学成就和影响力,其诸多优点仅从获得茅盾文学奖就可以说明了。对于30年前的中国读者来说,这样一本描绘穆斯林生活的著作肯定在传播知识、增进理解方面发挥了的重要作用。即便放在当下,由于很多非穆斯林对伊斯兰教缺乏了解,这样的小说仍然在发挥积极作用,不可磨灭。
  我多么希望,中国有一本小说能够生动展示中国穆斯林的群像或个体形象,反映不同民族在现实和人性面前的共性。这样的愿望,尤其在当下这个新时代,在很多人对穆斯林存在误解的情况下,愈发强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穆斯林的葬礼的更多书评

推荐穆斯林的葬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