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 我城 8.6分

【第四十四頁書】西西《我城》

namik_ercan

我曾在“失物之書”介紹過西西的散文集《羊吃草》,那裡面的文章信手拈來,短則不足半頁,長則綿延十數頁,可謂是信馬由韁,不拘一格。但是,說到西西的代表作,則不能不提自成一派的《我城》。

西西《我城》(1999)洪範書店

在“他們在島嶼寫作”的系列電影裡,講述西西的一部片子,正是以“我城”命名。西西被稱為“開創香港本土城市文本的先河”,而在《我城》裡面,她便以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中學生“阿果”的視角,睜著澄清的雙眼去觀察這個城市在70年代的模樣,而一件件社會大事,不管風雲變幻還是哀鴻遍野,當投落在這個女孩純潔無暇的視野之中,便變得簡單輕快而滿懷希望。

這便是西...

显示全文

我曾在“失物之書”介紹過西西的散文集《羊吃草》,那裡面的文章信手拈來,短則不足半頁,長則綿延十數頁,可謂是信馬由韁,不拘一格。但是,說到西西的代表作,則不能不提自成一派的《我城》。

西西《我城》(1999)洪範書店

在“他們在島嶼寫作”的系列電影裡,講述西西的一部片子,正是以“我城”命名。西西被稱為“開創香港本土城市文本的先河”,而在《我城》裡面,她便以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中學生“阿果”的視角,睜著澄清的雙眼去觀察這個城市在70年代的模樣,而一件件社會大事,不管風雲變幻還是哀鴻遍野,當投落在這個女孩純潔無暇的視野之中,便變得簡單輕快而滿懷希望。

這便是西西獨樹一幟的“頑童體”,這樣的寫作風格甚至顯得有些詭異,儘管每個字詞都很直白,連在一起卻成了一串語無倫次的喃喃自語,就像一個剛學會沒多少個字的小孩,對周遭的一切充滿了好奇,很努力地把內心的豐富情感表達出來,卻只能說出斷斷續續的一些字詞。在一旁的大人聽見了,有的會覺得這小孩子太可愛了,真想上前捏他的臉蛋一把,有的卻會覺得吵死了,喋喋不休,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西西這本《我城》也是一樣,在很多書評中它的評價很分化,不乏“看到20頁實在看不下去,遂放棄”和“不大理解這種文體”之聲,但它卻也引起了一代又一代讀者,尤其是對香港這座城市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那些人的共鳴。

我讀《我城》,幾乎全是在穿梭于港島、九龍和新界的地鐵和巴士上,不是人人心急火燎的早高峰,就是我已疲憊不堪的下班時段,因而要全神貫注去體會西西看似平淡的筆觸下有何深意,實屬難事。有一些段落我竟是放空而過,渾然不覺,便翻到下一頁。神奇之處便在於,精神渙散地跳過幾段文字之後,卻會忽然遇到令人印象深刻的隻言片語,就像“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悵然若失,就像“最怕此生已經決心自己過沒有你,卻又突然聽到你的消息”的不知所措。

永不入眠的香港

“在這個城市裡,每天總有這些那些,和我們默然道別,漸漸隱去。”讀到此處,地鐵停靠在站台,一些人下車去,另一些人上車來。陳奕迅的《人來人往》裡說:“感激車站裡,尚有月台能讓我們滿足到落淚。”我一度不懂為什麼滿足卻還要落淚,而在《我城》裡,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即便如同阿果一般無憂無慮的心境,也很難對城市的變遷、人們的來了又往、事物的煙消雲散而釋懷吧,更何況那麼多在這片淺窄的土地上生活多時的人呢?

“感激車站裡,尚有月台能讓我們滿足到落淚。”

在各個體育論壇上,很多球迷都會把自己的主隊以“我X”稱呼,以示親暱,譬如“紅魔鬼”曼聯就是“我魔”,“兵工廠”阿森納就是“我廠”等等。可是,在香港,除了李嘉誠,這個早已把香港建設成“李家的城”的大富豪,還有誰能豪邁至此,理直氣壯地稱香港為“我城”? *原文發表在公共號“失物之書”(thebookoflostthings),轉載請註明出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