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虔诚写作者的弋舟

河的第三条岸

在我有限的阅读范围内,在70后作家中,张楚、阿乙、路内、鲁敏徐则臣等几位是我比较熟悉,就是看到文字时就能感受到这是谁说的话。而同时代的作家弋舟却比较陌生。在微博上看到推荐他的文章,但最近才读了他的第一本书《丙申故事集》。

其实,弋舟并不算是新的写作者,他从2000年开始发表小说,虽不算高产作家,但也有一些代表:《我们的踟蹰》《刘晓东》《跛足之年》《雪人为什么融化》《蝌蚪》。其中,《我们的踟蹰》获得2015年《当代》杂志评选的“年度五佳”长篇之一。2016年他还获得了首届矛盾文学新人奖。

《丙申故事集》是他的最新短篇小说集,收录曾发表于《民治·新城市文学》《作家《收获》《人民文学》《小说月报》《回族文学》《新华文摘》《小说选刊》《长江文艺》等刊物。这本集子很薄,只有五个小故事,很快就能读完。阅读的过程并没有愉悦的感受,甚至会感到不适,但是这种不适感又让人迷恋,因为作者融入了很多不可琢磨的意味。我相信,每位作家都有独特的写作风格,对于弋舟我还没有很明确的判断。

李敬泽评论他“有不可思议的方向感,流畅地穿行于人类的幽暗与明亮,绝望与英勇。他属于极少数不曾被沉重经验所压垮,依然保持着想...

显示全文

在我有限的阅读范围内,在70后作家中,张楚、阿乙、路内、鲁敏徐则臣等几位是我比较熟悉,就是看到文字时就能感受到这是谁说的话。而同时代的作家弋舟却比较陌生。在微博上看到推荐他的文章,但最近才读了他的第一本书《丙申故事集》。

其实,弋舟并不算是新的写作者,他从2000年开始发表小说,虽不算高产作家,但也有一些代表:《我们的踟蹰》《刘晓东》《跛足之年》《雪人为什么融化》《蝌蚪》。其中,《我们的踟蹰》获得2015年《当代》杂志评选的“年度五佳”长篇之一。2016年他还获得了首届矛盾文学新人奖。

《丙申故事集》是他的最新短篇小说集,收录曾发表于《民治·新城市文学》《作家《收获》《人民文学》《小说月报》《回族文学》《新华文摘》《小说选刊》《长江文艺》等刊物。这本集子很薄,只有五个小故事,很快就能读完。阅读的过程并没有愉悦的感受,甚至会感到不适,但是这种不适感又让人迷恋,因为作者融入了很多不可琢磨的意味。我相信,每位作家都有独特的写作风格,对于弋舟我还没有很明确的判断。

李敬泽评论他“有不可思议的方向感,流畅地穿行于人类的幽暗与明亮,绝望与英勇。他属于极少数不曾被沉重经验所压垮,依然保持着想象与飞翔能力的作家”。的确,弋舟所描述的都是那些生活在黑暗的、绝望的人物,他们奋力与世界对抗,同时也是和自己的对抗。

说说《随园》里始终被生活“劝退”的、失去一只乳房的杨洁。当她经历了那么多看起来很魔幻的事情之后,当她到了中年对一切已然厌倦的时候,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回去看看,当初把她视若“启蒙”的老师薛子仪。生活再一次把她劝退了。薛子仪在隔壁上建起了一座“随园”,他自己却了无生气地躺在床上,对一只爬过脸上的蜘蛛无动于衷,让人简直无法相信。实在是太幻灭了。我记住了这段话:“镂空的床楣上有一只蜘蛛在快速的爬行。一切就是这么的腐朽,还有股挥之不去的臭味。我的心里升起凶恶的伤感。我想大声骂他,用恶毒的话诅咒他。我们彼此启蒙,如今,他用一座随园戏仿了一座墓园。我像是遭到了背叛,但也说不好。我发散着的愤怒之波一定强大到令他有所触动了。他盖在薄被下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他的嘴巴蠕动着,嘴角流出黑褐色的液体。我怕凑近他,他身上熏蒸出的苦味让我的心变软了。”这是杨洁内心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我读到这段话时心里很难受。这是否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他的文字具有直指人心的力量呢?

我在读这本集子时,始终感到一种朦胧的诗意。这种诗意可能是小小的意象,比如《随园》里的薛子仪送给杨洁的白骨,杨《发声笛》里中风后的马政与外界沟通的东西——发声笛,《巨型鱼缸》中塞满青春回忆的鱼缸.....也可能是第一次看这些故事时没太大感受,但是多看几遍就会陷进去,迫切想与人物对话,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写作对于每个作者的意义是不同的,对于弋舟来说,“写作的意义,已经不再是将写作者从世界上区别出来了——那就好像是得到了某种特权,被专门遴选了一样,多狂妄。今天驱动着我的,也许正是那个让我‘与人类相同’的盼望,这是对于狂妄的矫正,是对无知的反省。我们当然是独一无二的,这差不多不需要辨认,人性中自以为是的那一面从来都怂恿着我们自大的夸大,但这个独一无二,能大过世界的独一无二吗?”这样看来,他是一个对写作怀有虔诚之心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丙申故事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丙申故事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