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孩子的诗歌城堡

画屏
谈起儿童与诗歌的关系,有一个广受认同的说法:儿童是天生的诗人。比起成人,孩子往往具有更为丰富的感受力与想象力,对于富于乐感的诗歌有着自然的敏感和亲近,事实上,许多孩子初次感受到语言和文学的乐趣,都是通过童谣或儿童诗来实现的。美国著名的教育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就曾说:“诗歌,它至少与音乐或绘画艺术一样,是幼儿的制作、感受与知觉系统所易于达到的。”
人们对于儿童诗的印象,通常是格调明朗,风格清新,充满各种自然界的亮丽意象,如太阳、花草、小鸟、蝴蝶,一首诗不仅有画面,而且有情节,有对话,诗句韵脚整齐,节拍对应,词句复沓,回环往复,形式工整,在主题上则以表达热爱国家、孝敬父母、友爱互助等为主。然而中国画报出版社最新出版的《给孩子的截句》却打破了人们对儿童诗的这种固有印象。“截句”是一种极短的短诗体裁,体量只有三四句,没有题目,每一首截句都力图用简洁的语句描述一个画面、一个瞬间,表达一刹那间的思绪与感悟。而写给孩子的截句,保留了截句的基本形式,在表现内容上既贴近孩子的趣味和欣赏水平,又在最大程度上尊重小读者的理解力和表达需求。
书中所选的截句,有一部分以孩童的口吻写成,充满了奇思妙想...
显示全文
谈起儿童与诗歌的关系,有一个广受认同的说法:儿童是天生的诗人。比起成人,孩子往往具有更为丰富的感受力与想象力,对于富于乐感的诗歌有着自然的敏感和亲近,事实上,许多孩子初次感受到语言和文学的乐趣,都是通过童谣或儿童诗来实现的。美国著名的教育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就曾说:“诗歌,它至少与音乐或绘画艺术一样,是幼儿的制作、感受与知觉系统所易于达到的。”
人们对于儿童诗的印象,通常是格调明朗,风格清新,充满各种自然界的亮丽意象,如太阳、花草、小鸟、蝴蝶,一首诗不仅有画面,而且有情节,有对话,诗句韵脚整齐,节拍对应,词句复沓,回环往复,形式工整,在主题上则以表达热爱国家、孝敬父母、友爱互助等为主。然而中国画报出版社最新出版的《给孩子的截句》却打破了人们对儿童诗的这种固有印象。“截句”是一种极短的短诗体裁,体量只有三四句,没有题目,每一首截句都力图用简洁的语句描述一个画面、一个瞬间,表达一刹那间的思绪与感悟。而写给孩子的截句,保留了截句的基本形式,在表现内容上既贴近孩子的趣味和欣赏水平,又在最大程度上尊重小读者的理解力和表达需求。
书中所选的截句,有一部分以孩童的口吻写成,充满了奇思妙想和童真童趣,如:
给花浇水时/顺便给花的影子/浇浇水
老师,为什么要说/一个一个的女孩,而不说/一朵一朵的女孩?
也有一些截句,写出了某些孩子所面临的现实的无奈,以及难以逃避的负面情绪。如:
爸爸说/他的故乡变了/再也回不去了/我握住他的手
我抱起一块石头,心里的孤独轻了许多
截句写出了父亲的怅惘,孩子对父亲的理解,写出了孩子所面临的孤独和忧郁,调子并不明亮,但无疑更加真实而耐人寻味。
也许有人会质疑,这如同禅语机锋般的三四句,什么孤独啊寂寞的,孩子能读懂吗?对于这本书的目标读者,也就是7岁以上的小学生和初中生来说,被人当成小宝宝来哄是很烦恼的事。他们渴望得到大人的认可,渴望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也许他们的经验与阅历不够丰富,表达方式也不够熟练,但是他们的感受力之强、内心世界之丰富常常超出成人的想象。他们不仅可以读懂这些稍有蕴藉的截句,而且相当一部分孩子还可以尝试自己写截句,抓住日常生活中对周边事物的细致观察和细微感受,结合天马行空的联想和想象,好的诗句往往就诞生在灵光闪现的一瞬间。
一个连教育工作者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从小就拍着小手唱儿歌的孩子们,往往在上了小学之后就失去了对诗歌的兴趣,甚至对读诗产生畏难和抵触的情绪。人们向孩子介绍诗歌的努力为什么收效甚微,甚至适得其反?究竟怎样才能重新唤起孩子对诗歌的亲近感,帮助孩子保留或寻回与生俱来的诗心?《给孩子的截句》无疑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给孩子的截句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