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能在二熊的书里看到亲切感

lixueweiwenny
本来是一本用来安眠的书,开着一盏昏黄的台灯,台应该灯上的闹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我越看越想把它读完。

二熊在亲爱的巴赫先生里写到:原来我一直爱。它是我的负担,我的苦难,我急于甩脱的噩梦;却也给了我骄傲,给了我快乐,给了我窘迫又俗气的童年原本不可能得到的美与希望。我爱它。我学了八年的大提琴,我爱上它的时候已经太晚。

你小时候学过与艺术相关的吗?我小学时候妈妈在我面前总夸奖一个学二胡的同学,我不服气,毅然决然的也要学。

我永远记得初学的时候,一级的曲目小辣椒,老师检查我之后竖起大拇指笑着和我说拉的真棒,你们看看这孩子。

其实一开始就是赌气,老师夸奖我之后,我才决定要学下去。

然而我现在严重怀疑那时候老师可能对每个刚刚入门学琴的孩子都说了那句话,让每个家长都觉得自己孩子是天生拉二胡的料,从而学下去。

小时候学琴新鲜劲过去以后,练琴对每个孩子都是痛苦。

为了逃避练琴的时间,我也像二熊一样,把琴拿出来再放回去。后来学到四级的时候,已经到了老师气到把我骂哭的程度。

琴的技艺除了天赋真的需要努力。

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觉得我以后不会靠二胡吃饭,也...
显示全文
本来是一本用来安眠的书,开着一盏昏黄的台灯,台应该灯上的闹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我越看越想把它读完。

二熊在亲爱的巴赫先生里写到:原来我一直爱。它是我的负担,我的苦难,我急于甩脱的噩梦;却也给了我骄傲,给了我快乐,给了我窘迫又俗气的童年原本不可能得到的美与希望。我爱它。我学了八年的大提琴,我爱上它的时候已经太晚。

你小时候学过与艺术相关的吗?我小学时候妈妈在我面前总夸奖一个学二胡的同学,我不服气,毅然决然的也要学。

我永远记得初学的时候,一级的曲目小辣椒,老师检查我之后竖起大拇指笑着和我说拉的真棒,你们看看这孩子。

其实一开始就是赌气,老师夸奖我之后,我才决定要学下去。

然而我现在严重怀疑那时候老师可能对每个刚刚入门学琴的孩子都说了那句话,让每个家长都觉得自己孩子是天生拉二胡的料,从而学下去。

小时候学琴新鲜劲过去以后,练琴对每个孩子都是痛苦。

为了逃避练琴的时间,我也像二熊一样,把琴拿出来再放回去。后来学到四级的时候,已经到了老师气到把我骂哭的程度。

琴的技艺除了天赋真的需要努力。

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觉得我以后不会靠二胡吃饭,也没那个天赋,我好讨厌去学琴。

我小时候,也总跟我爸犟嘴。一开始一定是以我挨揍结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倔脾气上来的时候,练半个小时琴慢慢就心平气和了。

我妈到现在还念叨着那次家里装修比较旷,我练琴,那琴声真的是第一次让她觉得其实我学的还不错。

人的记忆性真的很奇妙,就像你一搭上琴你就知道手指怎么搭上,手腕怎么运弓。小时候调弦都是老师帮忙定音准,现在自己也可以了。

可是,我确实也忘了G大调,D大调,F大调的12345。

我总是开玩笑以后混不下去了还能靠着这手艺去大街上攒个活儿。

楼上有家人学吹笛子,每次开场居然都是我特别喜欢的一首。我每次听悠扬的笛声,我都觉得很羡慕。是的,羡慕。

真的好听。

关于岁月里曾经过你生命里的少年们,他们或许各有各的样子。

我这个人,比较秀逗。

我曾大言不惭的说喜欢一个男孩子五年。

在第五年我和他摊牌的时候委屈的问他:你说你喜欢过我,高中的时候你喜欢头,大一时候学生会,大二的时候班级同学,大三的时候一见钟情,你看看你哪一年喜欢的呢?

他愣了一下说:你看你哪一年没在呢?因为相处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慢慢的拖成了另一种感情。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样?但事实上当我能问出来你为什么不曾喜欢我的时候,我才是真正的释然。我决定要一个答案的时候才是我真正放弃他的时候。

前几年,所有人都问我是不是喜欢他的时候,我咬死不松口,我不喜欢他。

可其实,我也没有资格质问他。

我们的关系着实有些怪,我喜欢他,但是又因为着不知是骄傲还是什么就是不想说,因为相比我喜欢他可能我们在一起会更怪。

当然,在这五年里,我也对其他男孩子有过好感。

可我觉得这份好感不足以阻止我继续维持着对他的喜欢。

所以当二熊写到;小姐妹突然问:“你说,一个人可以同时喜欢两个人吗?”的时候我突然就笑了。

下面二熊说:可以啊,怎么不可以。我高中喜欢过一个男生,很多年后才写成一篇散文来纪念暗恋。那的确是默默潜伏了六七年的深情,但其实,这个过程中,我也断断续续地喜欢了一火车皮的别的男生。

读到这的时候,心里有个小人都在摇旗呐喊了,对啊对啊对啊没错是这样的哈哈哈哈。

二熊说她不喜欢倾诉,我好像有点相反。我妈多次说我不坚强哈哈哈。

我有时候也自己暗自嘀咕,是不是这样不太好?

直到看到二熊写:倾诉背后隐含着两层意思:信任和洒脱。

信任倾听的人;就算不信任,被嘲笑或传扬出去也无所谓。

我和我妈吐槽,我当然信任我妈哈哈哈。我和寝室的姐妹们说,是因为她们就算和其他人说我真的不在乎的。

哈哈哈,这么一想,真的是挺爽的。

我曾经是一个起床气特别大的人,早上起来的低气压谁都拯救不了我。后来上了大学,我觉得这么对我爸我妈也就算了,这么对人家我良心真的过不去。

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对爸妈我是恃宠而骄哈哈哈。

后来,我就想办法,有的时候,一起床就放歌。有时候就故意让自己发神经逗大家一起笑。

效果显著。

其实这个也是我喜欢过的男孩教会我的。我不是一个会勤于想着要联系大家的那种人,我有时候不太想要分享我的生活。

他不是,就算我们大学不在一个学校。有时候打电话我完全不用担心没有话题,因为他会说很多关于他的生活然后再问问我的。

后来我才发现,这样多好。

我们到现在还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没有因为时光和不在一起的日子里就少了熟悉,反而觉得多了默契。看见王力宏发了新歌我会直接推给他,看到好的觉得他会感兴趣的也会和他说说,联系也不是那么勤,想起来就打一个。

这样属于老友的默契,我简直是欣慰。

后来,我学会了他对待人的方式,在我后来遇到所有觉得珍惜的人,我都会用这种方式珍惜对方。

看见二熊的书里写:真的长大了。我现在早已明白,不管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只要喜欢一个人,永远不要冷冰冰。

是啊是啊,相遇不容易啊哈哈~

我交朋友真的看眼缘,如果第一眼看起来就很舒服,那么相处就特别舒服。如果我第一眼就带着不想接近,就算一开始我为了社交装出来一个自己,我们甚是相处的来,可不久以后肯定会因为什么远离甚至带着仇恨的绝交。

我曾经问挚友:我这什么毛病?挚友看着我的眼睛说:这是有道理的。两个人要是能相处的来,早就相处了,何必等那么长时间过去了?

我深以为然。

也有过一些朋友,唱过K包过宿洗过澡经过事,至少在那段日子里的我们看起来特别的好。

然后,不知不觉,我们因为什么就相处不到一起了。

我们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再见到时也能像曾经好的时候热烈的打个招呼。

可就是,不在了。

我现在相处带的面具是越来越厚,已经越来越能克制住自己的不喜,并且努力让相处过的人对我有个好评价。

social,爱面子,我曾经看丁丁张的书叫这世界与我无关。

我这个年龄还是真做不到,我在乎那些外界的评价。

我就算觉得我们肯定相处不来,但是我还是会相处。

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那些小脾气。

因为二熊是哈尔滨人,又因为我在大学的时候曾经做过讲坛的组织。所以很荣幸的邀请过二熊来我们学校做一场讲座。

我真的很喜欢她,并且觉得她是骄傲。

她就像一个带着光的大姐姐,让我觉得原来我不是一个怪小孩,因为这些文字我还能回忆起我的少年时光。

接下来我也想许愿:希望自己成为能让人骄傲的人。

23岁的接下来的路好好努力。

路还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间的女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的女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