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开 城门开 8.4分

北岛的北京

(⊙v⊙)
2017-07-25 14:58:05
忽而想起之前很流行的一个词:记忆之城。北京,就是北岛的记忆之城。可,流浪在海外的北岛,过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再回北京时。城门开启,北京,已经不是以前的模样了。
      北岛在《城门开》的序里面写道:我在自己的故乡成为了异乡人。这句话,就如同不可阻挡的浪头,向我喷涌而来。在海外长期居住的北岛,有一天拉着行李箱,如同两年前的我一般站在北京的街头不知所措。这是北京吗,这还是北岛记忆里的北京吗?没了房瓦灰墙,没了沿街叫卖的糖葫芦老人,没了单车碾过瓦砾的嘎吱声。一座又一座四合院在巨大的推土机面前土崩瓦解,只余下倒坍前的最后一声叹息。沿街拉起的电线,沿街伫立的电线杆都消失了。一个又一个高亮度的街灯拔地而起,占据了街头,占据了原本毫无遮蔽的天空。于是乎,北岛用笔,勾勒出北京,他记忆里最初的北京。“我要用文字重建一座城市,重建我的北京——用我的北京否定如今的北京。”
        那时的北京,是什么样的呢?入了夜,黑夜笼罩着整座城市。柔和的灯光从家家户户的窗户溢出,淡淡的,朦朦胧胧的。北京仿佛就被这灯光织成的轻纱笼着。几乎每家电灯所

...
显示全文
忽而想起之前很流行的一个词:记忆之城。北京,就是北岛的记忆之城。可,流浪在海外的北岛,过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再回北京时。城门开启,北京,已经不是以前的模样了。
      北岛在《城门开》的序里面写道:我在自己的故乡成为了异乡人。这句话,就如同不可阻挡的浪头,向我喷涌而来。在海外长期居住的北岛,有一天拉着行李箱,如同两年前的我一般站在北京的街头不知所措。这是北京吗,这还是北岛记忆里的北京吗?没了房瓦灰墙,没了沿街叫卖的糖葫芦老人,没了单车碾过瓦砾的嘎吱声。一座又一座四合院在巨大的推土机面前土崩瓦解,只余下倒坍前的最后一声叹息。沿街拉起的电线,沿街伫立的电线杆都消失了。一个又一个高亮度的街灯拔地而起,占据了街头,占据了原本毫无遮蔽的天空。于是乎,北岛用笔,勾勒出北京,他记忆里最初的北京。“我要用文字重建一座城市,重建我的北京——用我的北京否定如今的北京。”
        那时的北京,是什么样的呢?入了夜,黑夜笼罩着整座城市。柔和的灯光从家家户户的窗户溢出,淡淡的,朦朦胧胧的。北京仿佛就被这灯光织成的轻纱笼着。几乎每家电灯所耗费的电力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四瓦。把时间往后推三十年,夜里的北京,变了个模样。车的喧闹,人的喧哗充斥着黑夜底下的这座城市。那原本昏暗的灯光,一点点变亮,好像不把黑夜照亮成白天便不罢休似的。如今的北京,物欲横流,满目疮痍,繁华背后有无数流浪者的悲欢。就如同汪峰歌里唱道: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如今的北京,没了过去的恬淡与安适,就连热热闹闹的胡同也变得死气沉沉。
        乡愁,在门前,渐渐飘散在空气里。故乡去哪了,这不是我的故乡。
          1966年,文革的第一年,那年,北岛17岁。爆发前,正是北岛考试前夕。文革的开展使各大学校停课,开始阶级斗争。街道两旁的墙上,贴满了毛泽东头像,人们手举毛主席语录,胸前带着有毛主席头像的胸章。与此同时,一场革命闹哄哄地开展了。北岛的邻居被调查后上吊自杀,北岛的小姨也因为当过江青的特护,怕知道太多而被迫害致死。北岛,胸有满腔热血,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投入革命。却在不久后罢手,因为身份,因为恐惧。是以,1976年,他写下《回答》对文革的黑暗进行深刻的批。诗中的一字一句,都是黑暗划下的伤痕,多年之后还在隐隐作痛。“那未来的人们在凝视。”
       或许有一天,这不久的一天。我也会如同北岛一般,背上行囊,离开故乡,踏上异乡的土地,成为漂泊者。或许,等我再次走到家门前,那街道,那店铺,也不能同我的过去重叠。那时候,或许我也会如同北岛,脑海里,一首童谣随时光倒流而响起
               城门城门几丈高?
               三十六丈高!
               上的什么锁?
               金刚大帖锁!
                城门开不开?
          …………
        开了也不是记忆之城……
         记忆之城:北岛的北京
        忽而想起之前很流行的一个词:记忆之城。北京,就是北岛的记忆之城。可,流浪在海外的北岛,过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再回北京时。城门开启,北京,已经不是以前的模样了。
      北岛在《城门开》的序里面写道:我在自己的故乡成为了异乡人。这句话,就如同不可阻挡的浪头,向我喷涌而来。在海外长期居住的北岛,有一天拉着行李箱,如同两年前的我一般站在北京的街头不知所措。这是北京吗,这还是北岛记忆里的北京吗?没了房瓦灰墙,没了沿街叫卖的糖葫芦老人,没了单车碾过瓦砾的嘎吱声。一座又一座四合院在巨大的推土机面前土崩瓦解,只余下倒坍前的最后一声叹息。沿街拉起的电线,沿街伫立的电线杆都消失了。一个又一个高亮度的街灯拔地而起,占据了街头,占据了原本毫无遮蔽的天空。于是乎,北岛用笔,勾勒出北京,他记忆里最初的北京。“我要用文字重建一座城市,重建我的北京——用我的北京否定如今的北京。”
        那时的北京,是什么样的呢?入了夜,黑夜笼罩着整座城市。柔和的灯光从家家户户的窗户溢出,淡淡的,朦朦胧胧的。北京仿佛就被这灯光织成的轻纱笼着。几乎每家电灯所耗费的电力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四瓦。把时间往后推三十年,夜里的北京,变了个模样。车的喧闹,人的喧哗充斥着黑夜底下的这座城市。那原本昏暗的灯光,一点点变亮,好像不把黑夜照亮成白天便不罢休似的。如今的北京,物欲横流,满目疮痍,繁华背后有无数流浪者的悲欢。就如同汪峰歌里唱道: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如今的北京,没了过去的恬淡与安适,就连热热闹闹的胡同也变得死气沉沉。
        乡愁,在门前,渐渐飘散在空气里。故乡去哪了,这不是我的故乡。
          1966年,文革的第一年,那年,北岛17岁。爆发前,正是北岛考试前夕。文革的开展使各大学校停课,开始阶级斗争。街道两旁的墙上,贴满了毛泽东头像,人们手举毛主席语录,胸前带着有毛主席头像的胸章。与此同时,一场革命闹哄哄地开展了。北岛的邻居被调查后上吊自杀,北岛的小姨也因为当过江青的特护,怕知道太多而被迫害致死。北岛,胸有满腔热血,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投入革命。却在不久后罢手,因为身份,因为恐惧。是以,1976年,他写下《回答》对文革的黑暗进行深刻的批。诗中的一字一句,都是黑暗划下的伤痕,多年之后还在隐隐作痛。“那未来的人们在凝视。”
       或许有一天,这不久的一天。我也会如同北岛一般,背上行囊,离开故乡,踏上异乡的土地,成为漂泊者。或许,等我再次走到家门前,那街道,那店铺,也不能同我的过去重叠。那时候,或许我也会如同北岛,脑海里,一首童谣随时光倒流而响起
            城门城门几丈高?
            三十六丈高!
            上的什么锁?
             金刚大帖锁!
             城门开不开?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城门开的更多书评

推荐城门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