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即欣喜 ——关于《给孩子的截句》最想说的一段话

驰骋
“截句”这一新的诗歌创作体裁,说实话,许是囿于识见,之前未曾读到过。更不曾想,当这一开本不大不小的精美书刊,就那么以恰恰吻合某一心灵尺度的样子呈现在笔者眼前时,竟然使我内心泛起一抹澄净与空灵,似乎纷繁日常中积重难返的繁杂与空洞,在遇见了这些只字片语之后,纷纷开道逃逸,留给读者的,是妥妥的清净与安宁,不多也不少。
没错,这是一本“写给孩子的截句”,轻轻盈盈,简洁朴实,寓哲理与情思于生活中的小片段、大情怀,既没有生僻的字眼,也没有错杂的句式,悠悠然间,也就润物无声地滋养了属于童蒙的妙曼时光。不得不说,在各类儿童读物良莠不齐地粉墨登场之际,我会选择它,选择它作为孩子们的“手本”,慢慢读,甚至隔着岁月的光阴,重拾起来再读,再再读,因为,“截句”文本似乎是图文清雅呼应着的“魔本”——垂髫稚子也好,舞勺、舞象之年之罢,直至而立或不惑,再延伸至耳顺古稀……不同的人生阅历者,都能从中品出新意,品出人生的不同况味,我想,这一点是“截句”的终极魅力所在。
记得少年时迷恋上了日本的俳句,尤喜读松尾芭蕉,清寂优雅的哲思,超凡脱俗的意境,于一瞬间,以去繁就简的禅意模式把内心的一切聒噪“涤荡”开去。俳句,...
显示全文
“截句”这一新的诗歌创作体裁,说实话,许是囿于识见,之前未曾读到过。更不曾想,当这一开本不大不小的精美书刊,就那么以恰恰吻合某一心灵尺度的样子呈现在笔者眼前时,竟然使我内心泛起一抹澄净与空灵,似乎纷繁日常中积重难返的繁杂与空洞,在遇见了这些只字片语之后,纷纷开道逃逸,留给读者的,是妥妥的清净与安宁,不多也不少。
没错,这是一本“写给孩子的截句”,轻轻盈盈,简洁朴实,寓哲理与情思于生活中的小片段、大情怀,既没有生僻的字眼,也没有错杂的句式,悠悠然间,也就润物无声地滋养了属于童蒙的妙曼时光。不得不说,在各类儿童读物良莠不齐地粉墨登场之际,我会选择它,选择它作为孩子们的“手本”,慢慢读,甚至隔着岁月的光阴,重拾起来再读,再再读,因为,“截句”文本似乎是图文清雅呼应着的“魔本”——垂髫稚子也好,舞勺、舞象之年之罢,直至而立或不惑,再延伸至耳顺古稀……不同的人生阅历者,都能从中品出新意,品出人生的不同况味,我想,这一点是“截句”的终极魅力所在。
记得少年时迷恋上了日本的俳句,尤喜读松尾芭蕉,清寂优雅的哲思,超凡脱俗的意境,于一瞬间,以去繁就简的禅意模式把内心的一切聒噪“涤荡”开去。俳句,本也渊源于中国传统文化,而今的“截句”不仅不失其中的蕴藉之味,更是新添了一股清新之息,更稳地“号”到了时人的生活之脉,直击心灵幽闭处,呈现纡徐回环之趣,且在“截拳道”的美学功夫里,暗含飒爽利索之初心。
又说中国古典的诗文画,向来讲究一个“留白”,我亦始终觉得生活处处宜留白:留白方能生发,方能天地无限宽,而截句,正完美诠释了留白的魅力。古典的绝句亦喜好留白,但是形式的规则化过于“阳谷白雪”,似乎少了一点截句的恣肆与亲和,也许,现代人更青睐在截句的“图文互唤”中,细细地咀嚼与品咂,给蒙尘的心灵做减法,重拾纯净之信念,从这一角度说,“截句”是治愈系大师,无形的大师,无为而无不为,当然,要达到这一妙境,仰仗的还是读者本人“悟与化”的水准。
当然,不急,一切缓缓来。诗人呼唤全民诗心的“玲珑构筑”,一行两行三四行,剥离了所有形式的束缚,甚至无需目录与标题,这是对传统的反驳与重塑——诗歌,不是象牙塔里遥不可及的物什,无需刻意雕琢与华饰,它是人类与普罗万物之间的对视,朴实又雅致,瞬间迸发,自然流淌。所以,创作“截句”的先行诗人们,无疑是开放豁达的,他们呼唤“诗三百”般的全民性融入,他们尝试搭建起孩子们创作“截句”的平台,他们在返璞归真的路途上,先行一步,走得自然而舒展,了无筚路蓝缕的艰辛作态。正因为如此,笔者方认为,这才真正是自由开放且贴近灵魂的“至诗”,这才是实实在在尘埃落地的“给孩子的截句”:我们的孩子是孩子,而我们成年人,永远也是宇宙自然的孩子;所以,我们都是孩子,诗歌是写给我们所有人的!
再赘言一句,在汗牛充栋的读物中,初见即爱不释手的,寥寥,截句当属之。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给孩子的截句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