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

洛小瑰

某天恍惚的发现,原来自己都已经走了这么久这么远了。久到好多事情说起来都可以冠以“当年”二字。

有人说:小时候,快乐很简单;长大后,简单很快乐。小时候,爱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一切出于自然。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随着时光的推移,反而是几个少时相识的好友,因为在最单纯的时候认识,才让人感到彼此的友谊如此沉稳而简单。

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可遇不可求,所以往往越值得珍惜。

出于对台湾女作家Echo不乏传奇色彩的一生的好奇,用一中午看完了她写的《撒哈拉的故事》。 第一次,羡慕一个人的生活。

Echo,回声。

四个字母,两个音节构成的单词。寂寥,固执而纯粹。

仿佛感受到大风刮过幽谷山林,绿色的波涛翻滚起伏。闭上眼,听到树叶在风中哗啦啦的响。

沙漠的生活并不美好,甚至可以说是艰苦的。可是为了所谓前生今世的羁绊,她不管不顾的丢下所有也要去,就是那样一个恣意妄为的女子,灵魂像是一阵风,好奇心强烈,但是单纯善良如同孩童。让人在讨厌她的自我和任性的同时,忍不住心疼。

大概因为那是她的执念之地;大概因为有荷西对她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所以在她笔下...

显示全文

某天恍惚的发现,原来自己都已经走了这么久这么远了。久到好多事情说起来都可以冠以“当年”二字。

有人说:小时候,快乐很简单;长大后,简单很快乐。小时候,爱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一切出于自然。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随着时光的推移,反而是几个少时相识的好友,因为在最单纯的时候认识,才让人感到彼此的友谊如此沉稳而简单。

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可遇不可求,所以往往越值得珍惜。

出于对台湾女作家Echo不乏传奇色彩的一生的好奇,用一中午看完了她写的《撒哈拉的故事》。 第一次,羡慕一个人的生活。

Echo,回声。

四个字母,两个音节构成的单词。寂寥,固执而纯粹。

仿佛感受到大风刮过幽谷山林,绿色的波涛翻滚起伏。闭上眼,听到树叶在风中哗啦啦的响。

沙漠的生活并不美好,甚至可以说是艰苦的。可是为了所谓前生今世的羁绊,她不管不顾的丢下所有也要去,就是那样一个恣意妄为的女子,灵魂像是一阵风,好奇心强烈,但是单纯善良如同孩童。让人在讨厌她的自我和任性的同时,忍不住心疼。

大概因为那是她的执念之地;大概因为有荷西对她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所以在她笔下沙漠中那些艰难的日子,苦也是甜。以一种平坦的怀抱来生活,一个干净的圈子,没有尔虞我诈,一个爱着彼此的人,平淡却幸福,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罗曼蒂克,更多的只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细水长流。

生存在那样一片沙漠中,落后的文明,冷漠愚昧的当地人,贫瘠的物质基础……生老病死都好似是如此自然的事。好像没有什么是很重要的,原来万事万物都那么渺小,自由自在多姿多彩的活着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那一刻,我好像终于懂得什么是真正的以我转物,大地尽属逍遥。

记忆犹新的是,书中描写的非洲杂货店里那个腼腆的沙伦,父母早亡,跟着哥哥在店里帮哥哥买东西。沙伦是个不起眼的人物,没有体会过最温暖的亲情,没有享受过最真的友情,所以他把他一生唯一的感情“爱情”宣泄的淋漓尽致。一个单纯到让人觉得傻逼透顶的人。沙伦把全部财产给了一个别人看来胭脂俗透了,在他心中却是最高贵美丽的女神的易莎达。他想娶一位能跟他相守到老的妻子,换来的却是一场欺骗。可沙伦却不肯死心,为了日思夜想的易莎达不惜豁出了性命。所以当三毛看不下去,怒吼出那个女人只是婊子想骗他钱时,沙伦绝望的跑进了黑暗的旷野里。其实他从开始到现在,心里一直明明白白,只是不肯醒过来,不肯自救,他要的是爱,是亲情,是家,是温暖。这么一个拘谨孤单年轻的心,碰到一点即使是假的爱情,也要不顾一切的去抓住。

当三毛夫妇得知沙伦最终的选择,得知他不惜舍下这片沙漠--沙哈拉威人的根,也要去寻找自己心中的镜花水月时。

“你在想什么?”荷西问。

“我在想,飞蛾扑火时,一定是极快乐幸福的。”三毛如是说。

最喜欢的是,结婚记那一章中三毛与荷西步行去镇里结婚的场景:漫漫的黄沙,无边而庞大的天空下,只有我们两个渺小的身影在走着,四周寂寥得很,沙漠,在这个时候真是美丽极了。

其实沙漠本身是苍凉死寂的,可是那样的黄昏,在她笔下却变得如此宁静温柔。也许,与荷西在一起时,她也是敏感、脆弱、孤独的,只不过这种敏感、脆弱、孤独被浓浓的幸福所包围,或者说,生活太过丰富而充实,没时间表露痛苦,而荷西的死,带走了幸福,她便原形毕露了,就像是海水退潮,露出了礁石。所以即便她后来在《雨季不再来》中说:或许,我们终究会有那么一天:牵着别人的手,遗忘曾经的他。我依旧相信荷西一直在她的记忆深处,被岁月覆盖,等着找不到来路归途的她。她从不曾真正遗忘。

荷西说:我的愿望是拥有一栋小小的公寓,我外出赚钱,Echo在家煮饭给我吃,这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事。

荷西说:我是碰到你之后,才想结婚的。

荷西对三毛说:“Echo,你再等我六年,我读大学四年,服兵役两年,等六年过去了,我就娶你,好吗?”他给她的六年之约,磐石无转移,大概耗尽了她这一生的运气。每一个人无论如何游弋放逐,总有一个家与爱的归宿,和一个中意的人在一起,便是一种完结。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所以,世亦不尘,海亦不苦,彼自尘苦其心尔。

无际的黄沙上有寂寞的大风呜咽的吹过,天,是高的,地是沉厚雄壮而安静的。 正是黄昏,落日将沙漠染成鲜血的红色。大地化转为一片诗意的苍凉。

三毛问:如果有来生,你愿意再娶我吗?

荷西:不,我不要。如果有来生,我要活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三毛打荷西。

荷西:你也是这么想的,不是吗?

三毛看看荷西:还真是这么想的。

既然下辈子不能在一起了,好好珍惜这辈子吧!

百转千回的寻找,却发现没有任何能驱走关于你的记忆,根深蒂固,无法逃离。就像回声一样,绵绵不绝。

那是哪一年,他们在充满未知的未来面前决定携手同行。

天地有万古,此身不再得。

荷西:你是不是一定要嫁给有钱人。

三毛:如果我不爱他,他是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爱他,他是千万富翁我也嫁。

荷西: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嫁有钱人

三毛:也有例外的时候

荷西:如果跟我呢

三毛: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就算了

荷西思索了下:你吃的多吗?

三毛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走得突然,我们来不及告别。这样也好,因为我们永远不告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撒哈拉的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撒哈拉的故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