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诃德 堂吉诃德 9.7分

堂吉诃德式

嘉子

我完全接受布鲁姆的观点:堂吉诃德绝对不是个疯子。

堂吉诃德跟桑丘这对组合,绝对是目前所看过的文学作品里最让我喜欢的形象了,没有之一。堂吉诃德的疯癫和敏锐,桑丘的愚蠢和忠实,让这两个经典的文学形象走到哪里都摩擦出耀眼的火花。两人的谈话更是令人捧腹不止,尤其是桑丘。顽固而理想化的堂吉诃德式信条,并不在讽刺什么东西,如果单纯的说堂吉诃德的主旨在于讽刺西班牙十六世纪的骑士小说,那么就太小看塞万提斯了。他的愚蠢举动(如把风车当巨人、把羊群当部队)固然令人瞠目结舌,可他高贵的气质更令人动容。如果没有疯癫,堂吉诃德必然是一个令人尊重的导师式人物,可如果没有疯癫,他也必将湮灭于历史长河中,波澜不惊。因为这个世界的任何时期,都不缺正派而高尚的人物。

相比堂吉诃德,桑丘的现实让人感觉到更多的亲近。他怕受苦、贪图安逸、多嘴唠叨、喜欢小便宜,典型一副市民小侩的嘴脸。可桑丘的现实主义一点儿也不比堂吉诃德差,即使百受苦难,即使好几次都濒临离开主人,可他最终是战胜了自己,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净化了主人。可以说,如果没有桑丘,堂吉诃德肯定是生存不下去的,最起码,也将黯淡无光。...

显示全文

我完全接受布鲁姆的观点:堂吉诃德绝对不是个疯子。

堂吉诃德跟桑丘这对组合,绝对是目前所看过的文学作品里最让我喜欢的形象了,没有之一。堂吉诃德的疯癫和敏锐,桑丘的愚蠢和忠实,让这两个经典的文学形象走到哪里都摩擦出耀眼的火花。两人的谈话更是令人捧腹不止,尤其是桑丘。顽固而理想化的堂吉诃德式信条,并不在讽刺什么东西,如果单纯的说堂吉诃德的主旨在于讽刺西班牙十六世纪的骑士小说,那么就太小看塞万提斯了。他的愚蠢举动(如把风车当巨人、把羊群当部队)固然令人瞠目结舌,可他高贵的气质更令人动容。如果没有疯癫,堂吉诃德必然是一个令人尊重的导师式人物,可如果没有疯癫,他也必将湮灭于历史长河中,波澜不惊。因为这个世界的任何时期,都不缺正派而高尚的人物。

相比堂吉诃德,桑丘的现实让人感觉到更多的亲近。他怕受苦、贪图安逸、多嘴唠叨、喜欢小便宜,典型一副市民小侩的嘴脸。可桑丘的现实主义一点儿也不比堂吉诃德差,即使百受苦难,即使好几次都濒临离开主人,可他最终是战胜了自己,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净化了主人。可以说,如果没有桑丘,堂吉诃德肯定是生存不下去的,最起码,也将黯淡无光。桑丘也能算的一个理想主义者,或许,正是因为他身上隐藏的这种理想主义,才注定只有他才能跟堂吉诃德擦出火花。显而易见,诱使桑丘一直追随堂吉诃德而不曾离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所向往的那个岛子,他才不管这个过程有多么难甚至可能根本就得不到,他就那样坚信着自己的主人肯定能够赏赐给自己。戏剧化的是,他还真当了几天总督。并且,在堂吉诃德的教导以及自己的天分下,他奇迹般的显示出了超凡的治理才能。并且在这段,我们看到桑丘并不是真正的贪图享乐、唯利是图。也看得出,堂吉诃德与桑丘绝对是聪敏过人的。这里不乏强烈的讽刺意味。然而桑丘还是逃了,这貌似也是整个故事里桑丘第一次主动逃跑,即使他能将一块地方管理的很好,可他深刻的认识到那并非是自己想要的,他觉得还是待在主人身边最踏实。当然,他的逃离与公爵开的玩笑可能不无关系,但那绝对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堂吉诃德与桑丘一路的搞笑与冒险,注定这条路不会一直走下去。虽然只有在路上,他俩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与救赎。堂吉诃德战败回村的路上,与桑丘商量回去当个牧羊人的理想真的特别让人感动,原来早在十六世纪的欧洲,人们同样向往着田园牧歌式生活。或许,这是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基因里未曾丢弃的荒野本能所致吧。堂吉诃德的死亡是令人悲伤的,不仅仅是因为再也看不到精彩的冒险,更重要的是他承认了自己的疯癫,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亲手毁了自己的理想主义呢?诚然,他最让人感动和喜爱的就是他的疯癫式理想主义。好在,桑丘依然快乐的活了下去,这应当是一种堂吉诃德式的传承,堂吉诃德并没有消亡,他也不会消亡,他留给我们的,比哈姆莱特更多。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堂吉诃德的更多书评

推荐堂吉诃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