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很快乐,但他不想要。

旷世鸡血侠

一个人要是跌进水里,他游泳得好不好使无关紧要的,反正他得挣扎出去,不然就得淹死。

斯特里克兰德一定是这样的人,因为一旦跌进了艺术的秘洞里就万劫不复了。他的灵魂中就埋藏着某种创作的欲望,这种欲望即便被生活环境掩藏,却仍在毫不留情的膨胀壮大,正像肿瘤在有机组织中不断长大一样,直到最后完全把他控制住,逼得他必须采取行动,毫无反抗能力。我迄今为止仍然能记得那种充满肉欲的脸,因为这张脸上写满了才华横溢。写满了需要情欲却也厌恶情欲。类似于高更这样的人,一定是让人羡慕并嫉妒的。

人人都渴望是天才,而多数人只是庸才很多人都羡慕思特里克兰德,除了画画,所有的事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塔希提这样的荒岛,逃离北上广是一波又一波的话题,它一次次的引爆的同时就预示着一次次商业契机。逃离北上广需要勇气,逃去塔希提岛呢。

前一段电影学院出现的恶性事情,我特蠢特天真的认为真正搞艺术的每天活在镜头美感与推敲故事当中,权钱是一片虚无的浮云。如此说来,当艺术不能够自律的时候,很多问题的弊端无疑尽显。

毛姆可以不带感情的捕捉人性,刻画人性。不偏重叙事,叙事永远只是辅助刻画人性的手段。看...

显示全文

一个人要是跌进水里,他游泳得好不好使无关紧要的,反正他得挣扎出去,不然就得淹死。

斯特里克兰德一定是这样的人,因为一旦跌进了艺术的秘洞里就万劫不复了。他的灵魂中就埋藏着某种创作的欲望,这种欲望即便被生活环境掩藏,却仍在毫不留情的膨胀壮大,正像肿瘤在有机组织中不断长大一样,直到最后完全把他控制住,逼得他必须采取行动,毫无反抗能力。我迄今为止仍然能记得那种充满肉欲的脸,因为这张脸上写满了才华横溢。写满了需要情欲却也厌恶情欲。类似于高更这样的人,一定是让人羡慕并嫉妒的。

人人都渴望是天才,而多数人只是庸才很多人都羡慕思特里克兰德,除了画画,所有的事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塔希提这样的荒岛,逃离北上广是一波又一波的话题,它一次次的引爆的同时就预示着一次次商业契机。逃离北上广需要勇气,逃去塔希提岛呢。

前一段电影学院出现的恶性事情,我特蠢特天真的认为真正搞艺术的每天活在镜头美感与推敲故事当中,权钱是一片虚无的浮云。如此说来,当艺术不能够自律的时候,很多问题的弊端无疑尽显。

毛姆可以不带感情的捕捉人性,刻画人性。不偏重叙事,叙事永远只是辅助刻画人性的手段。看完之后我的情绪很复杂。有一次看《奇葩说》的时候,一个观点至今让我印象深刻。21岁的我总是以为看透了人性,并毫不犹豫的保留讲出,这里面带着不少洋洋得意的成分。直到很久之后才明白人人都不是傻瓜。人们不聊真相不是因为不懂,而是刻意避开或压根不想,这种真相是会折磨人的,因为糊涂的快乐远比痛苦的清醒能让生活更为滋润。

忽然又想到了《了不起的盖茨比》,每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你要记住不是所有人的都拥有你那些优越的条件。说的也许就是这样吧。

他盯着天上的月亮,从不去想地下的六便士。世俗很快乐,但他不想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