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回初心

多多
2017-07-25 01:31:00
三个晚上读完了《亲爱的安德烈》,有一段时间没有体验过这种阅读的快乐了。

原本对这本书没有这么高的期待,只是当做“当时出版时想要读但没来得及读,现在来补完”的心态买回来,打开了。打开之后就觉得,我没有在08年读到这本书,而是17年,现在,这个年纪,这些经历之后,真的是太好了。跟一本书的缘分,出现在了目前来看最合适的时候。

如果08年读到这本书我可能会有什么体验?按照当时满满的书生意气,身在大学之中,迅速吸收着各种思想,建立自己的人生观,我大概会既不理解安德烈,也不理解龙应台,只是把他们的书信当做一个信息获取的渠道,吸收一部分而已。间或把课堂上听来的一系列概念与龙应台书信的内容相印证。也就仅此而已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在那个时候,@香@港@到底在发生什么,我也并不关心。我也并不会觉得这些思考有什么可贵的,因为这不就是所有知识分子的通识吗?我懂,我都知道。

但是现在,在外面读过书,工作过,承担了生活的压力,经历了大环境的变迁,再看这本书,体验完全不一样了。这种丰富的情感很难准确表述出来,就好像是一个快要迷失的人重新找回了与精神家园的联系,曾经叛逆出走的孩子又重新回到了属于ta的道路上来。





...
显示全文
三个晚上读完了《亲爱的安德烈》,有一段时间没有体验过这种阅读的快乐了。

原本对这本书没有这么高的期待,只是当做“当时出版时想要读但没来得及读,现在来补完”的心态买回来,打开了。打开之后就觉得,我没有在08年读到这本书,而是17年,现在,这个年纪,这些经历之后,真的是太好了。跟一本书的缘分,出现在了目前来看最合适的时候。

如果08年读到这本书我可能会有什么体验?按照当时满满的书生意气,身在大学之中,迅速吸收着各种思想,建立自己的人生观,我大概会既不理解安德烈,也不理解龙应台,只是把他们的书信当做一个信息获取的渠道,吸收一部分而已。间或把课堂上听来的一系列概念与龙应台书信的内容相印证。也就仅此而已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在那个时候,@香@港@到底在发生什么,我也并不关心。我也并不会觉得这些思考有什么可贵的,因为这不就是所有知识分子的通识吗?我懂,我都知道。

但是现在,在外面读过书,工作过,承担了生活的压力,经历了大环境的变迁,再看这本书,体验完全不一样了。这种丰富的情感很难准确表述出来,就好像是一个快要迷失的人重新找回了与精神家园的联系,曾经叛逆出走的孩子又重新回到了属于ta的道路上来。

在这种通信式的,气氛看似很放松的环境中,“龙应台”和“安德烈”讨论了代际特征,审美趣味,道德行使,身份认同,@政@治@倾向,少年的前途和老年生命的归途这些人生的大问题,同时又把这些大问题放到许多日常的细节中,让他们的讨论更有表现力。

在很多话题中,我的看法是龙应台和安德烈的综合,印证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是有两个话题给了我小小的震动,一个是道德行使,一个是@政@治@倾向,而它们也有一些联系。我在阅读的时候问自己:“你认为自己是一个zy主义者,你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期待mz?它确定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吗?你在意的究竟是什么?”08年的时候我或许可以斩钉截铁地回答这些问题,以一个未经考验的理想主义者的身份。但是现在,我要很努力才能抑制住自己无所作为的惭愧,告诉自己,也敦促自己:“我不完全是zy主义者,我也不完全期待mz,我只是在意无数的穷人能不能越过越好,社会财富能不能尽量平均,努力的人是不是能得到回报,我的有生之年,我的下一代,是不是依然能看到儿女牵着身为渔民的父母出席高端音乐会的场景。我的立场不可以是为了自己怎么过的更舒服而决定,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依然关心那些我一直关心的问题,我不在意那些狗屁@社@会@就是这样理论,我的理想一直都是乌托邦,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如果理想是吃腐肉,那可能最后只能吃屎了。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以后也不是。”

为人的苦难流泪,我依然有这种能力,我要鞭策自己,至少从道德行驶的最低层次——尽量支持小作坊开始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亲爱的安德烈的更多书评

推荐亲爱的安德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