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

Standingbird
2017-07-22 看过

张楚

秦灭六国,楚最难打,李信带兵20万被楚打得抱头鼠串颜面尽失,以致嬴政被迫请回刚被他踢走的王翦,倾全国之力,举兵60万伐楚。

田老考据得出:楚公子昌平君在大将项燕游说下易帜反秦于郢陈,导致李信后路起火兵败。由此可证楚战力旺盛。

个人以为楚难攻主要原因有二:

其一,疆域广泛。河南发源,兴于湖北,开荒兼蚕食周边小国,最终囊括长江中下游。刘邦所在沛县本属宋,宋灭后被楚夺取,所以秦灭楚之前,刘邦户口是落在楚国的。

其二,贵族政治,王权不集中。楚春秋设县,县尹有两种:一是楚王直接任命,多为王公贵族;二因地域遥远,仍交本地诸侯管理。此举开始确有利于开疆强国。但后期逐渐演变为中央公族势大,地方封君林立,王权无法集中。

正所谓成败皆萧何。楚最大缺点是推行变法困难重重,政治腐败,国力日衰。最大优点是一时间各势力无法被秦彻底剿灭。项羽之叔项梁乃项燕之子,项家世代为楚将,后受封于项地成为贵族。

故秦灭六国后,楚残存武力与组织力远高于其余五国,亡秦必楚之说才会流行并最终得以实现。

############################

轮台诏

我的关注焦点依然集中于刘彻为何会逼死刘据,个人认为刘彻并非一开始就铁了心要废太子,而是情势发展逐渐脱离他掌控。

其一,吕后窦后势大让刘彻对外戚一直心存阴影。窦后曾建议汉景帝传位梁王刘武,在汉武帝执政初期又因政见不同对其多有掣肘。故刘彻放任江充搞事,目的之一是剪除卫氏外戚势力。

其二,刘彻和刘据政见不投,正如田老所述,刘彻兴利重法热衷开疆拓土,身后是法吏集团;刘据性情宽容希望与民休息,身后是守文集团。法吏集团与守文集团明争暗斗,江充与刘据也是早有嫌隙。故巫蛊案,汉武帝主要目的是打压太子集团以保障自身君权,江充等却是以权谋私想彻底扳倒太子。

其三,太子火烧屁股,以李广利刘屈氂为首的李氏集团为扶持昌邑王上位,乘机落井下石进一步构陷逼迫太子,彻底断绝太子生路。

巫蛊案发生于公元前91年,刘弗陵出生于公元前94年,就算是神童,当时也不过4岁奶娃。说汉武帝控制不了江充和刘屈氂固然不符合其一世英名,但为4岁奶娃逼死培养几十年的接班人岂非更加昏聩?要知刘彻适时已65高龄,随时可能羽化飞升,铁了心传位给奶娃???

刘彻原打算自己折腾,让刘据做太平天子,两人政见虽不同但交接时完全可无缝对接。可惜刘彻晚年猜忌多疑纵容巫蛊案,以致多方势力角逐下情势失控太子自尽,才迫使其下定决心自己转变政策。

############################ 人身依附关系的发展

此章节因涉及政治经济制度尤显深奥,土地兼并在整个漫长封建社会从未消失。

通常我们把拥有众多土地之人称为“大地主”,钱权是成为大地主的充要条件。简言之,大地主初始并没“很多”土地,但世袭或非世袭的地位和财力足以使其发展成“大地主”,故大地主不仅是“地主”,还是特权阶级。相较之下小地主有钱没权,受大地主压迫暂无进一步发展空间,而大地主想继续发展,势必不断兼并土地成为人身依附对象。

大地主兼并土地基本有两种方式:其一,大地主有特权,可减免国家规定的徭赋,农民主动投献土地依附,以便受其权势庇护免除徭赋,当然相对需付出大部分人生自由和缴纳田租。其二,农民在面临灾荒歉收无力缴纳国家赋税、或遇瘟疫急需钱款治病等窘境下,只能贱卖田产给地主抵债,无其他出路的农民成为流民,最终部分流民为生存所迫不得已依附大地主。

农民依附大地主后多为佃客部曲,即有钱有势的大地主既有田又有劳力,越做越大后还有家将,最后发展成能与国家势力抗衡、甚至割据一方的豪族,土地兼并在历朝历代都是一个循环往复的无解过程。

王莽改制:在封建王朝大搞社会主义,因不合时宜无法实施而失败。

唐,均田制(把国有土地分给农民):因无地可分最终形同虚设。

宋,方田均税(土地多交税多)+ 青苗法(官府收低息给农民贷款粮):由权贵主导向下无法顺利推行。

明,全国丈量土地+一条鞭法(徭赋等杂税合并由官府统一征收银两):银贵谷贱不利于农民、万历烂泥扶不上墙,张居正人亡政熄。

清,摊丁入亩+官绅一体当差纳粮+废除满人吃皇粮:乾隆烂泥扶不上墙,雍正力抗全国特权阶级后人亡政息。

############################ 青徐豪霸

开篇即点出汉末地主武装割据势力有两种主要形态:世族和豪霸。

豪霸:亦属庶族,多为地方官,亦有外戚宦官势力,甚至平民进阶,如臧霸。是兼并土地、拥有私人武装的地方一霸,有进一步向上空间或可成为世族。

世族:世代高官的家族,做官是根本,在拥有强大政治势力后,兼并土地、获取私人武装都轻而易举。故世族即豪霸,但又不仅是豪霸。

九品中正制:出身直接加入选官标准,地方选拔官员的权利逐渐收归中央,结果中央世族彻底压制地方豪霸,其势力更壮大巩固。

勋贵是凭战功成为世袭贵族。世族虽不能世袭官位,却可垄断做官升官渠道,故其发展至巅峰门阀时与勋贵已无本质区别,都是生而贵、垄断资源的特权阶级,皇帝想除之后快,寒族欲取而代之,底层百姓受剥削压迫日久迟早官逼民反,天下人之公敌!

青徐军作为豪霸同曹操在利益上有共同点,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和世族争天下,但因黄巾军底层阶级出身缺乏学识和长远目光,军队无法彻底为曹操所用,终成闲子。曹操死后,曹丕进一步倒向世族,更不可能有其生存空间。

###########################

关于曹操的几个问题

曹操最大功绩是从战乱中统一北方,恢复发展北方社会经济、依法治国改善民生,其中有三层意思:

其一,汉末农民起义、天下动荡、诸侯割据,汉朝名存实亡,即非曹操破坏,亦非他能挽救,其腐朽本质也不值得任何人挽救。

其二,曹操排除万难统一、经营北方,此功绩同汉朝并无任何关系;挟天子及欲挟天子令诸侯者不止一人,但唯曹操有能力成功。

其三,曹操立志当天下霸主,作为统治阶级虽有局限性,但其所为在客观上既有利于百姓安定,亦有利于历史的发展和进步。

以上三点也可归纳为两句:曹操没篡汉,曹操是英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正确,但取天下须光明正大打拼,治天下也切忌开历史倒车,这是曹操与司马懿的本质区别。

############################

曹袁之争与世家大族

1)曹袁之争的本质

世族特征:高官+田产+家学。高官是基础,田产、家学都可后天兼并培养;非高官出身的豪霸和士子也有进阶世族的可能。 四世三公的袁绍就出自汉末有名的世族之一,门生故吏遍布天下。

有人认为曹操也是世族,原因无非他家有钱有人、亲戚都在做官。其他姑且不论,但有一条:曹操祖父是知名宦官、其父曹嵩乃宦官养子,官宦和宦官能划等号?不仅不平等,而且向来不对付。

曹家直系三代,曹腾宦官、曹嵩买官、曹操举荐,如朝局欣荣稳定,后人努力经营,风评未尝不可扭转。曹嵩时期曹家在沛谯已富甲一方、一呼百应,热衷打击豪强的曹操自己就是豪霸地主阶级。

豪霸的常规发展,是挤身更顶级的“世族”,这也是曹操早年愿望,故曹袁之争本质是地主阶级内部矛盾延续。曹胜袁败关键是曹操知人善用、自身谋略战术强过袁绍,这也是部分世族投效他的根本。

2)曹操与世族的关系

世族最大特点是垄断社会资源,垄断官场、田产和士林。

曹操初期重用世族,因为世族是当时人才的基本来源,很有用所以也不得不用。如颍川世族荀彧,非但本人有王佐之才,还接连为曹操举荐了荀攸、钟繇、陈群、戏志才、郭嘉等一连串人才。

但对国家而言,底层流民和顶层世族始终是隐患。流民没田产和固定收入来源,聚集人数越多越易引发暴乱。顶层世族田产众多,但不交税不服役、和国家争夺人口;有能力招募私兵、控制舆论、把持官路,最终走到皇权对立面。

优秀帝王为维护自身统治和社会稳定,势必设法控制两极分化,这也是曹操在官渡大胜后,制定一系列打击世族政策的根本原因。

租调制、扩大屯田、重豪强兼并之法是和世族争田产徭赋人口,唯才是举是同世族争人才官位、降低世族在朝堂影响力。这些政策既有利于巩固政权,也有利于民生和社会发展,同腐败不堪、乱象丛生的汉末相比毫无疑问是积极进步的。

曹操的局限性并非走回封建帝王老路,而是特权阶级对任何朝代的统治者而言都是必然存在,只能限制、无法根除。出身不太光彩的曹操没按特权阶级制订的游戏规则从豪霸晋升世族,统一北方后也没被世族牵着鼻子重蹈汉末覆辙开历史倒车,他能做的已经都做了。

############################ 隆中对再认识

隆中对的取荆州、联吴抗曹、跨有荆益、待天下有变,是诸葛亮为刘备规划的最理想发展前景,具体实施过程风险高、难度大,但事实证明前三步都可行,渺茫处在天下有变,用此策不能称王但可称霸。

首先取荆州很艰难,此殆天所以资将军纯属安慰。刘表只是貌似肥羊,否则孙权不会久攻不下;短期内刘备无机可乘,只能徐徐图之。刘表病死、刘琦刘琮内斗、曹操挥军南下,既是契机也是隐患。

契机:孙刘联盟一蹴而就;刘备借刘琦名义顺理成章接收荆州四郡。隐患:联盟开始双方非平等关系;赤壁后荆州一分为三,取荆州变分荆州,孙刘最大嫌隙恰落在“分”上。

赤壁之战实以周瑜为主、刘备为辅,故东吴要求战后收益按劳分配,我方投入多、功劳大,自然对荆州归属拥有更高话语权,我方说南郡是暂借就是暂借。对刘备而言,南郡是渣权为联盟抗曹做出的让步,本就不给也得给,开始便不存在借,既无借,何谈还?

刘备夺益州后,渣权愈加觉得联盟对刘备更有利,自己简直养虎为患,心中不满达到极点。而刘备认为同意以湘水为界重分荆州,双方已两不相欠。是以隆中对第一步取荆州和第二步联吴抗曹,实际效果打对折,第三步跨有荆益可能性至多五五,此等情势关羽北伐等同两线开战,故连五五之数也没保住。

其实较合理的做法是刘备在攻取益州后,就衡量跨有荆益的得失。不要纠结跨荆益可行与否,而是要考虑即使跨有荆益,北上也必然会两线开战,此情况下是否还有必要分兵荆州?我理解刘备的不甘,但中原逐鹿是真不由人。

############################ 李严兴废与诸葛用人

1)刘备托孤

刘备托孤李严,有两层意思:一,夷陵大败,两军对峙,永安转型军事重镇,李严军政才能兼备,可协助诸葛亮镇守一方。二,李严是荆州人,后投效益州刘璋,不新不旧,可缓和朝堂关系。

有人提出刘备用李严制衡诸葛亮,其实不然。刘备去世时,诸葛亮官职高于李严。在文,丞相录尚书事直辖尚书令;在武,司隶校尉监察中都护。鉴于两者皆托孤重臣,刘备还煞费苦心,特意用“君可自取”点明诸葛亮为首辅,以确保新为主、旧为客,由此可见刘备手腕。

2)李严的不满

章武三年,刘备病笃,以李严为中都护,统内外军事,留镇永安,与诸葛亮并受遗诏辅政。李严之后所有不满,其实都源于“留镇永安”。

首先,尚书令是中央高官,但永安只是边境小镇,故李严最开始就失去辅政机会。其次,中都护即主力部队统帅,但诸葛亮修复了吴蜀关系、立志北伐,永安军事重镇地位逐渐丧失,以至李严在军事上重要性还不如汉中太守魏延。

李严此后种种挑衅都是不甘现状、发泄怨气,不太过分的诸葛亮都不与之计较,同意他移驻江州,只是不许巴蜀分峡而治。他们之间的矛盾本是时局和国策变更间接导致,非派系之争,但鉴于两者身份必然对朝堂新旧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由始自终诸葛亮做法并无不妥,是李严不能认清现实。如若诸葛亮对李严的指控真有蹊跷,何以历史没任何记载?蜀汉又非铁板一块,豪族对诸葛亮行峻法向来不满,有他黑料会不记上一笔?

3)诸葛亮治蜀

依法治国:通过公平、公正、公开的法治手段,平衡新旧关系、扫清政治弊端、稳固政权和提升战力。此国策在历史上基本一致好评,和曹操打击世族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客观上都造就了积极、进步的清明政治,但中原世族盘根错节,故曹操遇到的阻力更多。

北伐:很多人认为诸葛亮北伐加速蜀汉灭亡,那请问除降魏外还有何高招?某些人扯要团结益州本土世族,怎么团结?奉还辛苦夺取的益州?此情况下本土想投降、东洲集团模棱两可,荆州派当然要拉着前两者搏一把!如诸葛亮是坐而待亡之人,当初就不会有隆中对。实施隆中对的过程中遇到多少波折?但不管结局如何,至少知天命的刘备从无到有不枉此生了!

############################ 诸葛亮《与兄瑾论白帝兵书》辩误

诸葛亮欲出军汉中,严当知后事,移屯江州,此时李严质疑永安守军非精练、且太少,有何目的?

1. 李严不想离开永安。留镇永安导致李严失去辅政机会,无法履行尚书令和中都护的职权。无论是否打算与诸葛亮争权,继续滞留永安都毫无益处。李严在收到调令后提永安未尝没故作姿态之意。

2. 李严不想去江州。江州即重庆,李严从边镇调往重庆,再进一步就能回政治中心成都,他不愿去江州,只能是暗示想回成都。若刘备在世,诸葛亮对和李严一起共事必无异议,但如今主少国疑,在李严表态前,诸葛亮绝不会自找麻烦。

3. 李严不支持北伐。诸葛亮回信中用了“嫌”字,可见他觉得李严的态度颇有和自己唱反调之意。且诸葛亮回复的白毦和复部分江州兵广益之,李严自己也能轻易想到,如果他支持北伐,根本不会多此一问。

############################

蜀史四题

公元225年[建兴三年],年末诸葛亮在南征归途中遇魏国降人李鸿,通过其转述,萌生引诱新城太守孟达为北伐外援之念。

公元226年[建兴四年],年初诸葛亮修书孟达示好。同年春,李严移驻江州,诸葛亮欲调其镇守汉中,李严求做巴州刺史,诸葛亮不允。同年夏,曹丕病逝,孙权出兵攻魏。

公元227年[建兴五年],建兴四年至五年,诸葛亮、李严与孟达书信往来频繁。年末诸葛亮使反间计,孟达反,司马懿兵临上庸。期间孟达致信诸葛亮,预测司马懿将于1个月后抵达,故准备时间充足,以此推测诸葛亮曾提醒孟达加紧防范。

公元228年[建兴六年],年初司马懿平孟达,同年春诸葛亮一次北伐。

公元230年[建兴八年],曹真三路伐蜀,诸葛亮调李严率2万人赴汉中阻敌,李严暗示要开府,诸葛亮迁李严为骠骑将军,并命李丰都督江州,李严同意北上,诸葛亮命李严以中都护署丞相府事务。

公元231年[建兴九年],第四次北伐,李严运粮不力并上奏刘禅诬陷诸葛亮,诸葛亮联合新旧上表弹劾李严,李严被贬为庶民。

按时间线推测:诸葛亮劝降孟达初衷是为北伐 → 李严不支持北伐,欲与诸葛亮平起平坐,却又同意写信劝降孟达,诸葛亮疑其用心 → 诸葛亮改主意当孟达弃子,仅做转移魏国注意之用 → 诸葛亮想收李严兵权,李严消极怠工终被抓到把柄。

对诸葛亮而言,调李严去江州是试探和观望,但事实证明李严不能为其所用,此前提下李严同意以托孤重臣身份给孟达写劝降信,就不能不使诸葛亮疑心。诸葛亮向来谨慎,考虑到李严有同孟达串联夺权的可能,故而放弃了孟达。

在李严看来,刘备临终留给诸葛亮的托孤之言“君可自取”有猜忌之意,而让自己同为托孤重臣目的之一就是制衡,故他与诸葛亮应是平等关系,所以他始终在打自己的小算盘。也可以说李严是被刘备的遗命留镇永安和遗言君可自取坑了,刘备所想是新为主、旧为客,李严理解岔了,反观诸葛亮其实在思路上和刘备一直很合拍。

############################ 东三郡与蜀魏历史

诸葛亮在隆中对提到2条北伐路线:一,命大将率荆州兵攻襄阳、洛阳;二,刘备亲率益州主力攻长安。两路出击可使曹操腹背受敌,成功关键是两路间有个能相互策应支援的连接点。从汉中沿汉水顺势而下过三郡可达襄阳,故北伐的战略目的,决定荆益连接点是东三郡,而非远离前线的三峡。

失荆州后,东三郡虽仍保有牵制魏军、连吴抗曹的战略价值,但从此路北伐会有较大风险:下水易上水难,一旦战事不利将难以退守;汉水运粮是较秦川方便,但中原魏军补给线亦很短;三郡北、东面皆有魏军可不断驰援,南面吴军不可控,西南面永安上庸山道难行。

东三郡崇山峻岭相对较独立,仅拥有汉中的张鲁或仅拥有荆州的刘表,都无法完全控制此地。刘备顶峰时虽跨荆益,但三郡未固关羽就匆匆北伐,以至荆州兵败,三郡转眼兵不血刃易手曹丕。魏取刘备前车之鉴,使申仪、孟达相互制衡。申仪亲魏留守离长安更近的魏兴,申耽亲蜀调南阳,上庸和房陵统交孟达,同时荆州刺史夏侯尚协助孟达开拓修整上庸道路、收编流民。

按地理位置,东三郡以北、以东与曹魏有大面积相连,故曹魏守东三郡较稳妥。夷陵大战后,东吴可从秭归取房陵,但再往西北深入难免鞭长莫及;同理,蜀可从汉中攻魏兴,但失荆州后,三郡北、东、南三面皆属他国,不利防守。出兵风险高,固守困难多,这也是诸葛亮最终放弃支援孟达的客观原因。

############################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秦汉魏晋史探微(重订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秦汉魏晋史探微(重订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