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海崧译后记:写在呕吐袋带上的,是途中的孤独与告别

未读
2017-07-21 看过

当我们想要找到一位足够熟悉Nick Cave的译者来翻译《呕吐袋之歌》时,才发现真够叫人头疼的。

熟悉Nick Cave的音乐人翻译水平不够,文笔不俗的译者又不够懂得这位音乐鬼才。好在嘎调的詹盼向我们推荐了P.K.14乐队的主唱杨海崧,我们都很熟悉这位舞台上爆发力极强的摇滚音乐人,演唱中的杨海崧忘我又神秘,而舞台之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写作者,自出版的诗集《半衰期》文笔很是惊艳。

翻译顺利完成后,我们请杨海崧写下了一篇译后记,看看这位同样在巡演路上的音乐人,如何解读Nick Cave写在呕吐袋上的自言自语。

杨海崧 独立音乐人、诗人、作家

文/杨海崧

巡演路上最伤感的事情,莫过于告别。你伸出的手被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然后松开,接着是另一只手。这些手大多年轻,有力,习惯于在握手时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热情。然后是最后的道别时刻,彼此不停地挥手,在不同的城市,面对不同的面孔,说着同样的话。“再见,下次再见”,你说,“保重,保重”。但是你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许就此将会从你的生命中消失。等到你下次再来到这个城市,你将会面对的是另一个人,另一只手,也许比不上上一次的年轻,有力,但仍然热情。接下来,将会是同样的挥手告别在等着你。

好吧,这些告别而引起的伤感远远不是巡演路上最糟糕的时刻。要等到你演出结束,回到酒店,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时,那个时刻才会到来。你会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要为那些陌生人表演他们也许并不熟悉,但对我意义重大的歌曲?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会始终缠绕着你,在一次又一次的巡演路上,在一个又一个的酒店房间里,甚至在舞台上,你偶尔也会在恍惚的瞬间看见这些问题被灯光倾泻而下,刺痛你的眼睛。

但渐渐地你了解到,你并不是唯一被这些问题困扰的人。每一位音乐家都或多或少面对过这些问题,而每一个人也或多或少将会找到各自的答案。

除此之外,你还要面对的是各种生活中无法适应的细节。你已经不再年轻了,你的体力正一年一年的离你远去,骨骼正在磨损,代谢正变得缓慢,你再也回不到二十岁时的自己了。

比如睡眠,你根本无法在凌晨四点前入睡,一天又一天,在每一次精疲力尽的演出结束之后,你的神经绷紧,敏锐,对抗着身体的疲惫。但你知道你必须抓住仅剩的一点时间入睡,无论用什么方法。

再比如食物,你尽力抵抗美食的诱惑,尽力让自己健康一些,再健康一些,至少健康到巡演的结束。但是也许在某一天不经意的一顿午餐,却让你所有的努力白费。然后你将不得不拖着将近虚脱的身体走上舞台,而观众们却期待着一场精彩的表演。

是的,观众们总是渴望一场精彩的表演,而这也是你巡演路上最不确定的事情之一。在演出结束后,面对每一个向你说“这真是一场无以伦比的精彩演出”的人,你都不禁会稍微感到疑惑,“真的是这样吗”?你会不停地问自己,“也许这只是一些寒暄时的客套话”?你恨不能有魔法让你有个分身,可以在你演出时在舞台下观看,亲自见证这场演出是否就是你想要的最好的表演。在这样的时刻,你总是会感觉到某种孤独,那些赞美的话语从你的耳朵边飘过,那些你几乎不能理解的含义,以及那些词语背后的动机,成为演出后的嘈杂的背景。

但是孤独却是推动你沿着道路继续走下去的力量。在巡演车里,你蜷缩在一角,听自己的呼吸,听被雪崩覆盖的灵魂。想着把你带到这里的那些过往。年轻时听过的一首歌,你曾经爱上的某个人,曾经让你落泪的某个人的去世,那些未曾接听的电话,老朋友们的误解与被误解,让你愤怒的以讹传讹,以及某个沮丧的瞬间紧咬的牙关。正是这些一个又一个的小秘密构成了现在的你,使你成为和其他人不一样的那个人。而这些秘密,你从未和你的同伴们分享过。并不是你不愿意,事实上是因为你会觉得尴尬,害怕受到嘲笑,害怕被另一个人看出你的软弱。所以你把这些写进你的音乐,写进你的文字,让它们见证一次巡演,见证你曾经经历过的孤独的瞬间。

2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呕吐袋之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呕吐袋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