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会做饭”的女生,是如何炼成的?

茶音锁寄
2017-07-18 看过

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儿,曾经被妈妈唠叨着学做饭,唠叨了二十多年?

我是其中一个。

有人说,这是担心你嫁不出去;有人说,这是爱;有人说,这是责任;还有人说,这是控制……

不管是什么都好,当我回忆最初被说不会做饭时候的记忆,大概是初中时,妈妈对我说的那句。

“人家农村的孩子小学时就会做饭了,我也是初中就会做饭了!你不学将来嫁不出去!”

当年类似的热门话题还有:“人家XXX学习多好多好,我当年也学习多好多好,到你就不成了!”

那时,我似乎是想起自己小学时一进厨房就会被妈妈很凶地骂出来,感觉进入厨房举步维艰,最后没有学会做饭。

高中时,因为本身就是吃货,所以心中是羡慕能做出好吃饭菜的人的,但是当自己鼓起勇气第一次尝试手作寿司的时候,当我把菜端到爸妈面前的时候,得到却是他们漫不经心的一句:“做得挺好的!”

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如果单看这句话,而忽略了当时从头到尾,他们一口没吃我做的寿司,即使不好吃,我自己全部吃掉的事实的话,这句话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之后,我又不做饭了。

因为只会卷寿司,而妈妈认为寿司不是饭,所以高中时,我仍是一个不会做饭的姑娘。

大学时,住校加便宜又好吃的食堂,基本上就没有想过自己做饭。

一晃工作几年了,现在,我一个人在家住,有时炒个鸡蛋西红柿,弄个辣炒鸡肝,有时自己炸鸡腿肉,有时做个葱油黄喉,煮点速冻饺子,或者自己拌个麻酱面。

饿不死。

但我依然是个不会做饭的姑娘。

好了,现在开始,重新从小学时看看,我这个不会做饭的姑娘,是怎么炼成的。

小学时,妈妈做菜会关上厨房门,而我会被吸引过去,因为有饭菜的香气。我想,如果一个人不被饭菜的美味和妈妈做出的特有味道吸引,大概是很难想学做饭的。那时的我,就像一个正常的好奇的孩子那样,想看看好吃的东西,是怎么诞生的,于是打开厨房门,然后……

“全是油你进来干吗?出去!关上门!”

如果我想帮忙,且擅自动了厨房里的东西,就是……

“别乱动!烫着你!出去!”

无数次,我被这样莫名其妙地赶出来。不知为何,儿时的我就开始相信,厨房是一个不能进去也不能乱动东西的地方,就是——禁地!

妈妈的理由很充分:因为我很小,很笨,在厨房会遇到危险,所以不能进厨房。

就像她同样说的:因为我很小,很笨,出去玩会受伤,应该待在家里。

但是那时还好,因为离我的适婚年龄还早,不会做饭,也还好。

初中时,我依然不到适婚年龄,但似乎到了妈妈觉得该学做饭的年龄。

可是,我的禁地封印尚未解开。我不明白,入学前还是禁地的地方,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我必须待在里面摆弄那些奇怪物件的地方了?

同样的疑惑,也发生在进入大学的时候。高中时总是莫名其妙把我叫进房间,关上门盘问我有没有早恋,可一进大学后又天天问我什么时候找男朋友!

我只觉得这个世界好混乱,有点不可理喻。

高中的时候,我是学过一段时间做饭的,但是每当我脑海中浮现出每年过节的家庭聚会时,我就好像忽然忘了刚学的做菜步骤。

逢年过节时,应该说那时我至少记得有四五年的春节聚餐,我曾无意中听到妈妈在亲戚面前大声说道:“她不会做饭!什么都不会!笨着呢!真不如她姐姐!”对面的是我堂姐的妈妈,就是我的婶妈,人家故作一脸担忧地道:“呦!那你可得让她抓紧点儿,我们家XXX最近都能炒两个菜了!”人家可不傻,问这话就是知道我妈喜欢骂自己家闺女,对方就正好趁机夸自己家闺女。

每一年,同样的戏码一直在上演,我的妈妈也一直乐此不疲地跟人分享我的“不会做饭光辉史”。

不知为什么,我好像就是学不会做饭。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不知道在担忧什么,就是妈妈一说让我学做饭,我就应激地有种想崩溃的窒息感。

于是做饭于我,仿佛成了一个诅咒,如果我今天炒了个鸡蛋西红柿,第二天,我好像觉得昨天做出饭来的那个我仿佛死了。今天这个我,照例不会做饭,也不记得之前是怎么炒的。

就好像,我深深地相信,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学会做饭,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说我不会做饭,不会做饭,不会做饭,不会做饭,不会做饭……

工作之后,我尝试着从妈妈那里争取一点自尊,我会学着做饭,但请她不要总是到处宣扬我不会做饭这件事。可得到的回答却是:“你本来就该学做饭,而且你不会做饭是事实,我说了又怎么了?”如果我解释说这些话容易加重我的心理负担,她也不以为然,转移话题:“怎么了,我就跟亲戚们说两句又怎么了?你还不让我跟人说话了?!”每年我都尝试沟通,至今仍是失败的。

然后,现在,爸妈到外地养老去了,我一个人住,有时做些能吃的饭菜,并且发照片给妈妈报备。

现在,我的吃饭生活是这样的:

有时自己做点晚饭,吃不了第二天带去单位做午餐。如果有一天我累了没做饭,那么焦虑程度将会直线上升,并满脑子都是“我不会做饭”的魔咒。

亲戚们时常发来似是关爱的信息:“你不会做饭去我家吃啊!”

“我自己能做饭。”

“呦,没听说你什么时候会做过饭啊!没饭吃就来我家啊!”

兄弟姐妹们也非常亲切:“你不会做饭吧,来我家吃啊!”

“我能做点饭,不至于饿着。”

“少来了,你什么时候会做过饭啊!”

“应该能吃,不必费心。”

“老天爷就是公平的,你看你从小学习好,却连饭都不会做~”

“……嗯,我是不会做饭。”

妈妈每天回复的话仍然是:“你要多学着做几个菜,不然找不到男朋友,嫁不出去。”

同样的版本还有:

1、“你要穿漂亮点,做个头发,不然找不到男朋友,嫁不出去。”

2、“你要穿高跟鞋,不然找不到男朋友,嫁不出去。”

3、“你要减肥,不然找不到男朋友,嫁不出去。”

4、“你要学着上网相亲,不然找不到男朋友,嫁不出去。”

5、“你要学化妆,不然找不到男朋友,嫁不出去。”

然后,如同中了做饭魔咒一般,我如今仍是不穿漂亮衣服(喜欢规整利落的职业装,不属于漂亮)、不穿高跟鞋(有5双)、不减肥(早就不敢吃甜食了)、不上网相亲(被迫三次微信相亲,只聊了一晚就没信了)、不会化妆(学习中)……

在所有人眼中,我仍是那样,什么都不会,尤其是不会做饭。也许就算天塌地陷海枯石烂,大家都仍是认为,我不会做饭。

那样也好,我可以继续给那些会做两个菜的人们垫底,毕竟人心太脆弱,伤不起。

我想,我大概一辈子都学不会做饭,然后一辈子也嫁不出去……

真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能够扭转局面的,自然只有我自己,而且我一直都在努力抵抗这种不合时宜的影响——“催”人奋进。

在伊里戈扬的《冷暴力》一书中,清晰地阐明了施虐与受虐的关系。我的遭遇虽然不是极端案例,却在很多地方都能找到有类似经历的人,是一种普遍却又难以言说的状况,是植根于暴露沟通和偏见的一种社会常见状况。

如果从书中的角度来分析,可以看看我的妈妈和亲戚们在不知不觉间是如何完成精神暴力沟通的。

1、拒绝直接沟通

当我需要对阻止我走向厨房和厨艺的行为给出合理解释时,妈妈将我人格的弱小和无能当做焦点,直接拒绝,却没有关注我的成长所需的尝试和试错。这是一种拒绝直接沟通的态度,将她认为理所当然,我却不觉得合理的理由抛向我,甚至不能明白,为何我不能理解她的理由。

2、言语歪曲

妈妈将我尝试表达自己因为她的言论而感到受伤的观点,歪曲解读为“我在限制她的言论自由”,甚至曾经还因此将问题上升到“我不孝顺”的层面过。

3、撒谎

有些谎言,当事者并未意识到这是某种谎言,或许只是因为无法接受某些事实。事实是我确实可以做饭给自己吃,也许不熟练,但厨艺在不断提高中,然而全盘否定我会做饭这件事,却有利于大家保有与我相比时的优势,并且愿意相信这是一种永久优势。

4、运用讽刺、嘲笑、轻蔑的伎俩

“呦~你连饭都不会做啊!”

我曾经常听到的这句话的语气,应该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5、利用矛盾

曾经,我也尝试过更加强硬地向妈妈强调,我不希望她总是公然在其他亲戚面前贬低我。然后我的妈妈说不过,突然就哭了起来,一边解释说她不是那种意思,一边又骂我不争气,让她在亲戚面前丢脸。对方矛盾的言行,和我无法继续强硬的立场,让我每每陷入被动,只能先一步投降,但退让从未让对方有所改变。

6、否定人格

在他们眼中,我不会做饭不是因为“我尚未学会这项技能”,而是因为“我太笨,学不会这项技能”。

7、离间与征服

妈妈们都会这一招。我的姐姐和弟弟的妈妈们,会用我的学习好来刺激他们。所以,我的妈妈就会用他们会做饭来刺激我。可惜我一对二不说,做饭和学习的时效还不对等。

都工作了,他们轻蔑地对我说:“你看你就会学习,都不会做饭。”

“对,我是不会做饭。”但学习成绩早已是过去时了,连回嘴的余地都没有,吃亏。

8、展现强势

“过来!跟我学做饭!”妈妈下达了命令。

如果我拒绝,她会说:“你就等着嫁不出去吧!”

如果我接受,但做得不好,她会一把抢过去说:“你就是什么都不会,还得我来!”

如果我做得尚且能吃,她会说……她一句话都不会说,也没必要让别人知道我做了饭。

这项技能,她永远要保持优势,要当强者,要蔑视所有不愿意做饭(我爸)或者不会做饭(我)的人。

即便我很努力地寻求改变和成长,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很难不受长期暗示留下的阴影影响。这种阴影,让我在接触许多新事物时,第一反应是恐惧,是觉得自己无能,什么都做不好。可是许久,我都不敢认为这阴影的来源是一种暴力,因为看上去,大家都是关心和爱护我,我怎么敢说他们那是种暴力?

现在,我不这样认为。如果以爱之名,就该更加致力于尊重对方,从对方的角度考虑,并且要更加小心地反思自己的对待方式。有些人害怕同情,有些人害怕批评,有些人承受不住冷漠,有些人喝了鸡汤会中毒……不要擅自将这些方式强加到亲密的人身上,除非你真的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在做饭的经历中,我最怀念的,竟是与初学做饭的闺蜜一起。

那时,我做了难吃的寿司,她做了半生不熟的意面。

我们一边评价对方的成果,提出改进建议,一边一起吃掉仅有的两盘口感不佳的食物,同甘共苦。

那才是我想要的过程,享受青涩,吸取教训,共同成长,而非被一个人居高临下地盯着,定下我无法满足的目标,等着看我出丑还缺乏有效的反馈。

这样程度的暴力,自然不会严重到要诉诸法律或者找心理医生解决,但是学会自尊自爱,是我走出阴影的前提。如果我自己能燃起爱的能量,就不会畏惧这些非爱的方式,也能抵御精神暴力带来的负面影响。

如今,我努力让自己能快乐地炸一只鸡腿,然后大口大口幸福地吃掉,并且告诉自己,下次要记得多方点椒盐,腌的时间再长一些。

做饭本该是幸福的事,就像学习和婚恋也本该是幸福的事,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越来越受不了这些事了呢?从周围的唠叨开始!这种只能增加反感的唠叨,将一种或许会深刻的体验,化成了一个无味的概念,也让我们逐渐失去了咀嚼出美好味道的能力。

爱的教育,这件事关于未来,必须好好思考,谨慎对待。

此生,我不想再继续错过那些可能美好的体验,所以努力前行。

如果这篇文你能看到这里,我会很高兴。

或许你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认为人生各自有经历,不必强求。

或许你是在寻找标靶和猎物,好发起奇袭,骂一下不会做饭的女人,或者喷一下敢说妈妈不好的不孝之人。

或许你只是觉得无所谓,我的故事没有什么共鸣。

但都好,生于此世,渺小之人的微薄之力,不过就是尽可能将自己的经历分享出来,融入人类的经验宝库,或许能让以后的人少走一丁点弯路,能多一丁点教训,更加幸福一点罢了。

即便只有一丁点,我也仍在努力。

59 有用
2 没用
冷暴力 冷暴力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7条

查看更多回应(37)

冷暴力的更多书评

推荐冷暴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