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

一枚呆子
2017-07-06 看过

不得不说,郑渊洁很懂。披着童话的外皮提及了一些人们日常在意的东西,比如名利与皮囊,但感觉限制于篇幅和受众,并没有写完。 小时候看这本书有点害怕,当时差不多十来岁吧,当作是冒险恐怖故事来看的,常常在西北书城坐了一个下午,结果连金门的内容都没看完。还记得问同班同学李根(小学以后也没有和这位同学联系过,不知道是否还是那么爱哭鼻子)借过这书,也是没看完就归还了,他的书好多,不像我,没钱看就去书城,好像那时候电视也不演什么我感兴趣的内容,一个西游记看到吐。不过我也从来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还经常呼朋引伴地带同学一起。 然后,今天下午花了一个小时看完了,得出的观点和当时看完卡尔维诺整理的意大利民间故事一样:有些童话不适合小孩子看。 其实我也不知道儿童文学有没有限制级,什么内容该被了解什么内容不应该,其实本书的内容不惊悚,只是我想起来自己小时候看的东西有点超出年龄范围限制但是没人阻拦,根本就没人在乎我看了什么。我也不知道这种行为对我的人生观造成过什么样的影响,反正到目前为止,我确实很讨厌看《白鹿原》这种书,让我觉得大人的世界,天天和乱七八糟的这些打交道,有一种很恶心的感觉。尽管我现在对此是不能更平常的平常心,仔细想来还是青春期性教育不够到位的缘故。 以上都是废话,是和本书内容无关紧要的唠嗑。下面说说书的内容。 我觉得郑渊洁脑回路很奇特,可以说是非常天马行空了,开始有一种看网文的爽感,很快就被打消了,反正主角不是无敌的也有主角光环,基本上每次都能成为正义的化身。 首先是第一道门,遇到金钱的诱惑怎么办?小时候的我可是视金钱如粪土的,捡到钱必然教给老师,因为对金钱支配并没有概念,哪怕上了大学也是,吃穿用度外几乎没有需求,从来不会看自己卡上有多少钱,反正知道用不完就是了,没有丝毫的危机感。少年儿童时期的我也许会做的和主人公并无二致,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常常听到“年龄渐长,心灵蒙尘”这样的说法,这也许是成为社会人的一个必经过程。 和书中少年对比的是他们的父母,我本来以为他们的做法会和所有缺钱的人一样,但是作者显然把他们塑造成了放大版的鲁西西和皮皮鲁,除了在第四道门那里稍微展露了一下大人视角外,再和主人公没有区别,具体之后说明。第一道门的反派是由被追捕的人担任的,意思是为了告诉大家不要向他学习。但是仔细想想,现在的哪个人走进第一扇门后不会变成反派呢?我还是大方承认,我就会。这可能是一种有捷径为什么不走的思想。我原来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有的人为了钱财名利给老公老婆带十几年绿帽的情形,后来有人提到过,说这样可以少奋斗十几年,会轻松一点。我听了竟然说不出话来,我觉得别人的选择无可厚非,他们开心就好,我也无权去指责我看不惯的地方。怎么样不都是生活么? 关于第一道门的结局,作者处理的也很有意思,一种说法是上交国家,另一种是保守秘密。最后的选择也不迂腐,但是郑渊洁对国家的态度可见一斑,我就不说那些与动画片《魔方大厦》相关的事儿了。另外关于门内的世界,作者还是比较善良的,里面的人智商都比较低,至少低于地球人,所以并没有人想到要反过来绑架皮皮鲁,把他们当作奇珍异兽来赚钱,可以说那个世界十分的桃花源了。如果我家里也有这样的暗室,遇到相同的事情,当我知晓门后面世界的状况时,我能做的大概是努力赚钱,然后买黄金回来,只有足够多的钱才能买足够多的黄金,然后仿制门内人的皮肤,谨慎地防范被绑架的事儿,然后拿着地球上的东西和他们做交易。挣钱这个东西也不能着急,不过要是急用钱,绑架对面一两人也是无可厚非吧,就是可能会影响未来生意的持久性。 毕竟还留着一个送饭的小尾巴,因此作者所说的一家人日后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我不是很相信。第一道门讲的是利,你说这个东西是不是诱惑?是。用不用抵御?不用,我觉得只要合理合法就行。就和郑渊洁199X年在北京买了几套房产一样,当时说是为了存放读者来信,依照现在的市价看,早就过亿了吧。但是人做法合法啊,所以我觉得最后那样处理没必要,给人的感觉就是柳下惠在那里枯坐,周围坐着一圈果体人都不动心。说到这又萌生了两个想法:1.柳下惠同志会不会是gay啊(看看看,看我已经被某些思想荼毒成什么样子了;连看《梁山伯与祝英台》都觉得不对劲儿了,可不是吗,祝英台突然变女的以后就爱的死去活来,性别男的时候梁山伯怕不是要憋死了,英台兄变英台妹子给他解决了巨大问题啊,问题是梁山伯急什么啊,早日考取功名来迎娶才是王道);2.就是甘地那个老色鬼的“禁欲”活动,把这混蛋放到任何方面(包括金钱和权力)估计都是一样的毛病,什么都禁不了的,所以说热爱“核”平的甘地啊。私心想着作者这样处理可能是一方面为了平衡人们心中的落差吧,碰上从天而降的巨额财富比买彩票困难多了,尽管这些内容都是书里瞎编的;另一方面塑造道德楷模。 第二道门,关于伟人的作用。我不知道郑渊洁同志是不是研究过马列毛思,先写了两句伟人对人类社会的作用。我觉得这个吧,大概文明系列的老玩家比较有发言权,我就不多说了。我倒是觉得郑渊洁可以和刘慈欣还有一干穿越小说的作者聊聊这个设定,凭一己之力改变人类命运的事儿,我感觉《新宋》里的石越做不到,《窃明》里的黄石也只是掌握了正全,《临高启明》里的500废还需要长生不老药和海量的时间及人力来从头至尾改变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等等结构,所以第二道门的时间进度太过于夸张了。 另外有点违背设定的是,既然造出来的这个人全知全能特别聪明,应该知道怎样循序渐进,而不是做出了让皮皮鲁一家都觉得太过超越生产力的事儿。别跟我说“聪明反被聪明误”,要真这么讲话,这个人就不能算真聪明。这一道门讲的是科学智慧所带来的利,最后还是打哪来回哪去。 第三道门和第四道门可以一起说,综合起来的概念就是认为地球是一个巨大的沙盒,其实这个设定本身没啥好说的,就是这后面嘲讽的对象有点意思。第三道门批判了一番自以为是的科学家,我也不知道郑渊洁这么批评有没有道理,但是从他对儿子的教育态度来看,他不信任当前的教育体系。郑亚旗的故事很早就听过,他现在在干嘛我不知道,也不清楚他是否取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这些批评表面上看来自于不同的维度,作者给人一种站在一个全知全能的角度批判这一切的感觉,但是现实是否真的如此呢?我觉得郑渊洁还是无法脱离开当下的体系,因为这就是他的出身,为了批评而批评,甚至捏造出一个不存在的视角,其实有点无力。 第四道门,真的是吓一跳,皮皮鲁妈妈的行为突然有点超纲,她竟然在害怕自己的女儿和他们班的女同学发生不正当关系。我看到这里真的一脸蒙蔽,大哥啊,这是儿童读物,您扯这个干嘛?我保证,郑渊洁这么写,十三年前的我绝对看不懂这是在说什么(所以才说越大的人越不纯真了啊),其实作者对此的态度也能看出来吧。我当时是真的吓一跳,因为我觉得爸爸妈妈的人设基本就是放大版的皮皮鲁和鲁西西,这突然冒出来一下很不寻常。 另外关于第四道门的设定,直指人的皮相,我对这个感觉不是很深刻。不过其中有些描写,估计小学生的我会比较有发言权,但是现在已然什么都忘了。我不由得想起以前要写日记、周记、读后感之类的事儿,感觉真的没啥可写的,所谓读后感就是复述整个故事,根本就不是什么读后感。一个学生缺乏经历、很少看书,你指望他能写出什么来?要我说,有写这个的时间不如多去玩多去看书,回来写一两句都行,只要是真情实感就好。每当我自己在翻自己日记的时候,我马上就能分辨出哪些是我编造的,哪些是我仿写的,生搬硬套感很严重,很无聊。不像现在啊,看的东西乱七八糟,所以也能写一堆乱七八糟的浆糊出来。 总的来说,作者夹杂的私货比较多,但是还没有表达完全,比如最后一道门,有个“一号试验场”,那么二号、三号去哪里了,都有什么?悬而未决的问题让人难受,最后居然戛然而止。就童话作品的体裁而言,尚可;但是和现在发达的网络小说比起来,那是大大不如的。反正我深刻的文学作品没看过几部,能比较的就只剩下口水书了。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我水平有限,啥也看不出。

1 有用
0 没用
309暗室 309暗室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309暗室的更多书评

推荐309暗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