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智:汤因比史学的当代意义在哪里?

云间呐
2017-07-06 看过
阿诺德·汤因比 ( Arnold Joseph Toynbee, 1889 -1975) ,生当西方社会的盛世,维多利亚 时代的雍容华贵,哈布斯堡王朝的轻歌曼舞, 交相辉映,风光一时。他的孩提时代就是在这 样的时代氛围中度过的。但随之而来的 “一 战”与 “二战”,时代动荡,社会剧变。

他在史无前例的 20 世纪大变革中,足足生活了四分之三个世纪,以其之行与思,著书立说,为后 世留下了丰硕的史学遗产。尽管学界对他的史 学成果褒贬不一,但毋庸置疑的是,他无愧为 现当代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他的 12 卷本的皇皇巨著 《历史研究》( A Study of History) ,为 其奠定了 20 世纪西方史学界大师级的历史地位。

检点现代西方史学东传史,汤因比的《历史研究》( 1 - 3 卷) 在 1934 年出版,两年后就 有中国学者作了介绍。以斯宾格勒和汤因比为 代表的文化形态学派,在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 年代里,在中国找到了知音,并对战国策派学人群产生了重大的影响。20 世纪五六十年代, 在 “以苏联为师”的时代风尚下,汤因比被戴 上了西方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思想的帽子,遭到了无情的批判。

中国新时期以来,在 “拨乱反正”的形势下,汤因比史学予以 “重评”,对 其史学贡献做出了客观的评价和深入的探讨。 近来,随着 《汤因比著作集》的发行,在学界又掀起了一次不大不小的 “汤因比热”。 汤因比谢世已 40 多年矣,今天我们重读他的著作,有什么意义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 要到汤因比那里去寻找。他在晚年时,写完了 他的压轴之作 《人类与大地母亲》 ( Mankind and Mother Earth: A Narrative History of the World) ,其最后一章的章名为 《抚今追昔,以史为鉴》。好了,答案就在这里,我们重温其 书,结合当下的时代与社会,回顾反思,为的 是 “抚今追昔,以史为鉴”,这也正应和了克罗齐的著名命题 “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

以下,就我所思,谈一下汤因比史学的当代意义到底在哪里?

首先,汤因比史学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汤因比的 “抚今追昔,以史为鉴”,其旨在于它的现实意义,史学的经世致用之功能, 也在于此。小文不容展开,试举一例: 20 世纪 20 年代初,青年汤因比在巴尔干半岛考察,而对满目疮痍的景象,他陷入了对西方文明前途 的沉思,在他晚年与池田大作、厄本等人的对 话中,以及在他迟暮之年的著作中,更陷入了 对人类文明未来的沉思,他从反思西方文明未 来的出路到反思人类文明的前途,真正称得上是一位具有 “最伟大的人道主义精神”的历史学家。说到当下,每每我晨起,看望窗外,阴霾笼罩着城市上空,甚至连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都成了一种奢望时,当读到他在 《人类与大地母亲》一书最后的话 : “人类将会杀害大地母 亲,抑或将使她得到拯救? ……何去何从,这就是今天人类所面临的斯芬克斯之谜。”真是不胜感叹。环顾全球,考察现在,气候变化、环 境污染、人口膨胀、贫富分化、恐怖袭击等, 也许可以缀合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缩影,试问: 今日之世界,何去何从? 这不正是今日全人类 难以索解的斯芬克斯之谜吗? 如此说来,今天 重读先贤遗言,于现实,还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仍然有着振聋发聩的重大意义。

进言之,读汤因比的史学著作,让我们沿 着历史的轨迹,重温过去,面对现实,思考未 来,从而鼓舞着人类一代又一代的前行。为此, 我们应该感谢这位被人们称之为 “智者”的历史学家———汤因比。

其次,汤因比史学具有丰厚的借鉴意义。 汤因比史学的借鉴意义与上述的现实意义 是密不可分的,没有借鉴意义,还能谈什么现实意义; 没有现实意义,所谓借鉴意义也流于 一句虚言。有道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 读汤因比的史学著作,也可以达到这样的目的。 20 世纪以来,西方史学处在变革的潮流中,汤因比是这一潮流中的弄潮儿,在 1936 年斯宾格勒逝世后,他更以 “洪荒之力”,对以兰克为代表的西方传统史学发起了挑战,为新史学呐喊,他的 “文明同时代论” “各个文明价值等同论” “文明之间可以进行比较论”等新见, 震撼了当时西方史坛,他为攻破传统史学营垒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于现当代西方史学的发展,功莫大焉! 汤因比处于西方史学变革潮流中所发出的 真知灼见,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多多。还是略 举一个范例吧。在庞杂的汤因比史学的辞汇里, “挑战与应战”一词组应当是格外引人注目, 并已成了坊间的流行语。在他看来,文明起源于 “挑战与应战”,人类对于各种挑战,做出 创造性应战,当在文明起源中具有决定性作用, 他说古代中国文明起源于对黄河流域困难自然 条件的应战,此说当为可取。文明的起源是这样,文明的发展与建设也是这样。从内部说, 在某个文明发展的进程中,始终存在着传统与革新这两者之间的挑战与应战,在这过程中, 社会迈出了前进的步伐; 从外部说,在某个文明发展的进程中,也始终存在着域外文明与本 土文明之间的挑战与应战,从中也使后者跨出 了前进的步伐,近百年来的中华文明史有力地 打上了这样的印记,当代中国的发展也是如此。 进言之,他的文明史研究范式,也将为我们的 学术研究提供了更多的启示。

最后,汤因比史学具有榜样性的示范意义。 这里主要对历史学家自身而言,作为一位 现代西方的卓越史家,汤因比不无史才。不过, 他是以思辨型史家登上史坛的,这充分显示在 他的 《历史研究》一书中。他继承德国历史哲 学家斯宾格勒的学说,在前人基础上,力求创 新,以便用 “英国的经验主义”来填补 “德国 先验方法”。然汤因比在此书中的述史体例,与 其前辈是一致的,都是属于思辨类型的作品, 但汤氏的研究却更出色。是的,在 20 世纪的西 方历史学家中,用哲人的睿智与眼力,从宏观 的角度对人类历史与文明进行广泛探索的,无 人能望其项背。在他的笔下,世界各个地区文 明兴衰的图景,既纷繁杂沓、广阔无垠,又自成一说。他学识渊博,视野开阔,他的史学思 想包含着无比丰富的内容。概言之,汤氏的史学思想用 “博大精深”来形容庶几可矣。 汤氏以思辨型史家扬名天下。

在 《历史研究》中,他从历史哲学层次上为人们描绘了一幅宏观世界历史的进程,然而这种理论探索还不能代替叙事的世界历史发展进程的本身,为此,他 没有止步,从不满足。令人感叹的是,在汤因比晚年,完成了一部 70 多万字的 《人类与大地母亲》,时为1973 年,两年后他就过世了。 《人类与大地母亲》与 《历史研究》一样,其共同点都是从宏观的视野来考察与研究人类历史,但叙事体例明显不同,《人类与大地母亲》是按年代先后顺序写作的编年体通史之作,从人类形成迄 于1973 年,行文具有长篇叙事型的史诗风格, 具有引人入胜的史学魅力。这部通史,与我们一 般常见的世界通史也有不同,它的政治编年史极其简略,全书旨趣是落墨在以人类与生存环境为中心来展开论述的。汤因比以此走完了从思辨型 走向叙事型的史学路径,充分显示出其兼具两种 史学风格的良史形象,这于当代中国历史学家当具有示范性和榜样性,遑论前述汤氏的经世、益智等所具有的指导意义。 让我们放开眼界,从世界史学发展史来探 讨、评估汤因比史学的贡献: 从史学思想上看, 汤因比从思考西方文明的前途与出路到思考整 个人类文明的前途与出路; 从编纂史才看,汤因比从思辨型之作走向叙事性之作,且互为补 充,合二而一,又皆成气候。试问有哪一位能做到呢? 似乎还没有其他人选可与汤因比媲美。 “认识你自己”,古希腊德尔菲神庙入口处 刻着这句箴言。为此,请读汤因比的著作吧! 哪怕是浏览一下也好,也是有益于 “认识你自 己”的,不是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历史学家的宗教观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历史学家的宗教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