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舟何往

2017-07-05 看过
格非《迷舟》以萧七天的经历顺序记叙,离开棋山—来到小河村奔丧(视察情况)—与杏偷情—被枪杀。是“侦破式‘陷阱’结构。但在叙事风格上,它并没有侦探说战争小说那 种紧迫感,反而让读者有一种柔和,甚至是诗意的感觉。那些如诗如画般的景物、环境描写以及儿女私情的穿插,打破了本应是紧迫的气氛。《迷舟》的主题则是揭示历史与现实的无序,也就是人类命运的无常。这也正是通过萧的亲身经历中的巧合和偶然性来展现这一主题。
《迷舟》通过叙事时间的来回跳跃,就是萧七天的行动序列中,运用追叙和回忆的方式叙述。在现在与过去之间来回交替,这种叙事时间上的交替起到了间隔小说紧张情节的作用。在视角上,作者用了非聚焦型(又称零 度聚焦)。因其全能型的视角,在叙事层转换不受在场人物的牵制,在叙事时间上的跳跃也比较频繁,也不至于对一萧七天经历为核心叙事造成阻碍。《迷舟》包含了两条线索,而这两条线索则是由回忆连接起来的。两条线索在作者的叙事中一直延伸着,没有交接,“萧去榆关”是他们的交点,也是故事发展的高潮部分。然而因为“萧去榆关”这个关键情节被“空缺”了,最终造成了两条线索的突然的终结,而它对于战争还是爱情都是至关重要的。或许在三顺看来,萧去榆关是去看望情人杏,因而莫名其妙放掉了萧;而时刻紧跟萧的警卫员认为他是去给驻扎在榆关的哥哥的敌军通风报讯。不同误读使战争与爱情这两条线索错开,然而萧去榆关到底为何的“空缺”使这两线索又连接起来。警卫员武断的一枪填补了空缺,其实警卫员也只是接到命令这样的命令“只要你去榆关,我就必须把你打死。”这就说明警卫员或许也不知道萧去榆关是做什么。“萧去榆关到底为何的‘空缺’永远存在,使这个‘空缺’变成了‘不在之在’,它不是无,而是无限。这展示了格非高超的空白艺术。”空缺在这里由一种单纯的技巧手法变得具有结构性功能,从而直接引发小说的焦点和高潮。而在传统的小说中高潮往往是小说详细,笔墨最重的部分,但是格非却不仅没有详写,甚至是空白。传统叙事要求故事是一个完整的世界,符合因果必然规律,让叙事者成为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来讲事 一切,表面看来《迷舟》采用的似乎也是这样的一个非聚焦型叙的视角,本应是一个全能的叙事者,却把高潮的部分省略了,打破了故事的完整性,逻辑的因果必然性。
 
在格非的小说《迷舟》的叙事中,我们能够发现格非是很注意在那些看上去无关紧要的细节上停留和环境描写的,去捕捉那些与习惯感觉方式很不相同的一种表达情感,那些苦难和不幸的因素都转化成了“审美”的情境。这种和谐优美的下我们很难感受到战争在即,作为战争双方互相争夺的这个小村庄,竟然是那样的宁静、 安详,就像是世外桃源。这种环境描写是与故事应有的氛围 是不相符的,正如余中华在《有意味的形式—论格非小说的 叙事艺术》上所说“在危急时刻品味诗意,在激情时刻体会孤独,情境与感觉发生了严重的错位,从而突出了话语情境的多形特征,使情境表现出一种异常状态。”环境在格非的小说中已经不再作纯客观的描摹。关于主人公萧的死亡,很多人导致他的死亡,包括他的情人、他的表舅,包括他情人的老公,包括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参加了北伐军,他参加了孙传芳的部队——包括了很多人,只有他的母亲跟这件事没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最后会发现,他在逃亡的过程中,正是他的母亲怕鸡从院子里跑掉,把院门关上了,他最后逃生的希望就被他母亲关上了。故事的最后:“警务员站在离他只有三步远的地方,非常认真地打完了六发子弹。”这句话把警卫员的性格完全勾勒出来了,正如前面交代的:墨守成规、愚钝、呆板,所以他对任务的执行是非常认真的。他在这个悲剧中不可或缺。
11 有用
0 没用
迷舟 迷舟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迷舟的更多书评

推荐迷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