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西游记 9.2分

与至尊宝比较

[已注销]

心猿大圣与至尊宝

紫霞仙子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紫霞仙子描述的是齐天大圣,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至尊宝。

如果说《西游记》中大圣“在这门前扯出嘴来,把人唬倒了十来个;若到闹市丛中,也不知唬杀多少人是。”生的怪异令人惊怕。我们见到至尊宝的一出场,受到的惊吓不亚于闹市之人。无论是形象,性格,作为,至尊宝都是对孙悟空的一次颠覆,在周星驰的无厘头中消解了大圣。

孙悟空是极有本事的,呼风唤雨不在话下。“孙行者又把金箍棒钻一钻,望空又一指,慌得那:雷公奋怒,电母生嗔。” 至尊宝莫说上天入地,即使是人中龙凤也谈不上。仅仅是一个小混混。当这样的至尊宝被冠以大圣转世,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孙行者从神坛被拉下,真正成了“人”。

美猴王天性自然,拜师,偷桃,闹天宫,无一不是天性使然,它并不想主动去冲破什么。“话表齐天大圣到底是个妖猴,更不知官衔品从,也不较俸禄高低,但只注名便了。只知日食三餐,夜眠一榻,无事牵萦,自由自在。闲时节会友游宫,交朋结义”至尊宝在《大话西游》却从开始便心术不正,主动与牛魔王勾结意欲谋害唐僧。美猴王最初可...

显示全文

心猿大圣与至尊宝

紫霞仙子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紫霞仙子描述的是齐天大圣,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至尊宝。

如果说《西游记》中大圣“在这门前扯出嘴来,把人唬倒了十来个;若到闹市丛中,也不知唬杀多少人是。”生的怪异令人惊怕。我们见到至尊宝的一出场,受到的惊吓不亚于闹市之人。无论是形象,性格,作为,至尊宝都是对孙悟空的一次颠覆,在周星驰的无厘头中消解了大圣。

孙悟空是极有本事的,呼风唤雨不在话下。“孙行者又把金箍棒钻一钻,望空又一指,慌得那:雷公奋怒,电母生嗔。” 至尊宝莫说上天入地,即使是人中龙凤也谈不上。仅仅是一个小混混。当这样的至尊宝被冠以大圣转世,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孙行者从神坛被拉下,真正成了“人”。

美猴王天性自然,拜师,偷桃,闹天宫,无一不是天性使然,它并不想主动去冲破什么。“话表齐天大圣到底是个妖猴,更不知官衔品从,也不较俸禄高低,但只注名便了。只知日食三餐,夜眠一榻,无事牵萦,自由自在。闲时节会友游宫,交朋结义”至尊宝在《大话西游》却从开始便心术不正,主动与牛魔王勾结意欲谋害唐僧。美猴王最初可以说是“无知”,但这份“无知”在我看来更是天真无邪。从他跟着唐僧取经那一天起,他渐渐失去了曾经的稚气。和众妖的斗争,和众神的周旋,美猴王一步步社会化。狂妄恣肆的妖猴被规训为恭敬有礼的斗战胜佛。“尊者之言虽当,但吾师如何挑得经担?如何牵得这马?须得我等同去一送。烦你在空少等,谅不敢误。”遇到困难时仰仗观音,天上的众仙。孙悟空消泯了他的锐气后在天上人间过得如鱼得水。一个圣人英雄的形象到此定格。

《西游记》中的大圣的改变如果说隐喻了传统意义上的人的改变之路,《大话西游》中至尊宝却象征了那一代人的迷惘。

《西游记》改编后主线从西天取经变成了爱情故事。从单线维度的猴子变成双重身份双重时间的至尊宝。这看似荒诞的故事,引起众人对它的再一次的解读或者说是重构热情。孙悟空身上的是非大义使命等宏大话语被消解了。对爱情的态度,孙悟空从未动过凡心,《西游记》第三十一回孙行者智降妖怪一节中,宝象公主原是天上的玉女,与奎木狼星相爱下凡。孙悟空明知二人做了十三年的夫妻,却罔顾人伦,摔死二人的孩子,训斥公主,擒住奎木星。是非正邪处于二元对立状态,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至尊宝则不然,他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取经对他而言毫无意义,不期待也不愿意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妖身上好的一面被放大,唐僧的那一句“人是人他妈生得,妖是妖他妈生得”混淆了人与妖的边界,在身份认证上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共通性。孙悟空的取经之路也充满了艰辛黑暗,但社会不容许他逃离。先有如来五行山的重压,后是观音金箍的束缚,即便唐僧听信谗言将他驱逐,最终也不能在水帘洞过他的逍遥生活。孙悟空从开始的反抗到后来屈服于命运,担起了苍生的重任。至尊宝在九十年代并非横空出世,八零后会自称“《大话西游》的一代人”,我们试做一个尝试,至尊宝减去孙悟空后还剩下什么?无厘头的滑稽,混混的生活,追求爱情,对世界的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反抗。过着底层的生活,不断的反抗,失败。至尊宝身体力行的践行着他的执着,他拒绝这个世界对他的期许,拒绝重复他人的生活。他的滑稽更像是对生活的嘲弄。在经济腾飞,社会秩序的建设,贫富不均,社会矛盾突出的那个时代,整部片子表现了集体的癫狂。就好似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中一代人的迷惘。对《大话西游》至尊宝的解读,我认为或许是在探讨面对命运要我们扮演的角色,究竟是接受还是拒绝?至尊宝始终在逃避,逃避到俗世,逃避到过去,逃避到爱情。即使到最终,也不曾给我们一个明朗的答案。《西游记》的结局悟空的凡胎顺水流去,头上的金箍也消隐无踪。《大话西游》的结尾却富有深意,是至尊宝主动戴上金箍,成了齐天大圣。担起责任的同时,又留下了凡胎与紫霞仙子共度余生。一生一死,一戴一去,《大话西游》最终的指向与《西游记》背道而驰。至尊宝可以有两个分身同时满足承担责任与个人意志。对我们而言却无法做到。至尊宝的形象因而笑里有悲,不似孙悟空,最终呈现个人主义人性的完全消解,成为理性的符号。也正符合当时所盛行的王阳明的心学之说,“心猿意马”最后都归了性,收了心,方可成佛成神,由凡入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游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游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