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受伤的鲸鱼在雾中呻吟

诗茗

尤金·奥尼尔这部媲美《俄狄浦斯王》与《李尔王》的四幕剧《长夜漫漫路迢迢》以自传的形式向世人展示了他隐秘的生活,这位四次获得普利策奖、美国唯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剧作家以近乎白描的方式向人们讲述了一家四口在茫茫前途中,面对的永远是漫漫长夜,无法改变又无法逃出的命运。

这部四幕剧以蒂龙家的一天为全剧的内容,把他们全部的命运浓缩在一天展现,舞台也始终围绕蒂龙家为线索。故事以父亲蒂龙、母亲玛丽、哥哥杰米、小弟埃德蒙四人展开,父亲因从小生活艰苦而近乎吝啬的一个人、母亲染上毒瘾容易胡思乱想、哥哥是一个浪荡子、小弟患有痨病。故事的中心是母亲戒毒失败的挣扎和小弟要送去疗养院这两件事,随着这两件事情的不断发展,每个人在相互指责中揭露出曾经的伤疤。最后,父子三人进行心灵深处的痛楚独白,母亲也在麻醉中回到了修道院的少女时代……

书名是:长夜漫漫路迢迢。最后一幕有刚好发生在半夜,在所有人或自省或麻醉的夜色中,我们仿佛看到这一个家庭的痛苦是无止境的,就像这长夜漫漫、路途迢远。这样就显示了痛苦的延续性,痛苦并不因剧情的结束而结束,甚至这样的痛苦是看不到尽头的。

从一家四口的关系来分析,大致可以...

显示全文

尤金·奥尼尔这部媲美《俄狄浦斯王》与《李尔王》的四幕剧《长夜漫漫路迢迢》以自传的形式向世人展示了他隐秘的生活,这位四次获得普利策奖、美国唯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剧作家以近乎白描的方式向人们讲述了一家四口在茫茫前途中,面对的永远是漫漫长夜,无法改变又无法逃出的命运。

这部四幕剧以蒂龙家的一天为全剧的内容,把他们全部的命运浓缩在一天展现,舞台也始终围绕蒂龙家为线索。故事以父亲蒂龙、母亲玛丽、哥哥杰米、小弟埃德蒙四人展开,父亲因从小生活艰苦而近乎吝啬的一个人、母亲染上毒瘾容易胡思乱想、哥哥是一个浪荡子、小弟患有痨病。故事的中心是母亲戒毒失败的挣扎和小弟要送去疗养院这两件事,随着这两件事情的不断发展,每个人在相互指责中揭露出曾经的伤疤。最后,父子三人进行心灵深处的痛楚独白,母亲也在麻醉中回到了修道院的少女时代……

书名是:长夜漫漫路迢迢。最后一幕有刚好发生在半夜,在所有人或自省或麻醉的夜色中,我们仿佛看到这一个家庭的痛苦是无止境的,就像这长夜漫漫、路途迢远。这样就显示了痛苦的延续性,痛苦并不因剧情的结束而结束,甚至这样的痛苦是看不到尽头的。

从一家四口的关系来分析,大致可以分为两类:蒂龙与杰米,玛丽与埃德蒙。蒂龙对玛丽的爱与伤害恰如杰米对埃德蒙一样。从人物关系上,由这种痛苦的继承正反应了痛苦在下一代的延续。但是,蒂龙与杰米之间、玛丽与埃德蒙之间,甚至他们一家四口相互交叉之间,这种痛苦依然存在。他们的痛苦不指向每一个人,却又指向任何一个人,这种痛苦是广泛的。

书中出现最多的两个意向:雾和鲸鱼。尤其是雾,出现的次数非常多。作者大概是借雾来写出这个家庭对痛苦的麻醉和不知。雾让人看不见痛苦,不知痛苦的来源,也不知痛苦该如何消除。于是,他们只能在痛苦中麻醉或继续痛苦着,这也是痛苦永无止境的一个原因。鲸鱼的意向出现的就少得多,而且一般和雾笛一起出现,但是这鲸鱼是一条受伤的鲸鱼,它的呻吟就像雾笛的声音。这一家人谁不是一条受伤的鲸鱼呢?他们在雾中听见了对方雾笛般的呻吟声,却永远看不见对方的痛苦。

本书用来作为拍戏的脚本更为合适,各种各样的舞台提示,让人感觉舞台如在目前。每个人的心理描写也极细腻多样,奥尼尔在写作本书的时候大概就是照着舞台书写的。戏剧以对话为主,但是书中仅有的几次环境描写却写得很有诗意。而且,通过对莎士比亚台词的引用,足以说明作者对莎剧的了解程度。人物的上下场也很自然,没有专门写上下场的笔墨,跟国内戏剧有“上、下”字样的提示不同,这部剧显得“润物细无声”,人物似乎悄悄上台或者下台,这样的写法会更接近舞台的感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夜漫漫路迢迢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夜漫漫路迢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